「全球最強大的國家希望我從這世界消失」史上最強揭密者史諾登回憶錄暢談童年與揭密心境

2019-09-15 10:00

? 人氣

美國國安局前雇員史諾登7日藉由會議機器人現身。(取自推特)

美國國安局前雇員史諾登7日藉由會議機器人現身。(取自推特)

全球最知名揭密者史諾登10日出版回憶錄《永久檔案》,暢談2013年披露「稜鏡計劃」監控案而遭到英美通緝的心路歷程。史諾登警告大眾,由於AI技術進步,人們不應鬆懈,反而應該投入更多行動力,掀起對隱私權保護的關注。

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前雇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10日在全球20餘國出版回憶錄《永久檔案》(Permanent Record),台灣將與全球20多國9月17日同步發行。現居莫斯科的他也接受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專訪,公開暢談他對俄羅斯的看法與私人生活。

揭密引發國會修法 但世界沒有更好

史諾登曾任美國中央情報局(CIA)電腦工程師與NSA雇員,他在工作時發現美國與英國共同參與的「稜鏡計劃」(PRISM),以非法方式監控公民的電子郵件、影片、照片等所有資訊。他在2013年6月飛到香港,把大批秘密文件披露給《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體,從此遭到美國政府通緝。

史諾登在回憶錄中描述,2001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之後,美國不斷推出見不得光的政策、法案、司法審查,甚至包括戰爭行為,「18年來,美國人陷入自我毀滅的輪迴」。他也認為,揭密事件引發的危機還未結束,因為人們似乎以為「世界現在更美好、更安全了」,反而更無防備之心。

揭密事件爆發後,美國國會也陸續通過《美國自由法》(U.S.A. Freedom Act)並修正《愛國者法》(Patriot Act),規定政府只有在法院批准下才能取得特定案例的通聯記錄,限縮NSA的監控行動。但史諾登認為,最大的危險仍然橫亙在眼前,因為臉部辨識、圖形辨識等AI技術仍在不斷強化。

「一架配有AI的智慧監控鏡頭,不再是普通的錄影機器,而更像是機器人警察,」史諾登說。

一舉一動成為刪不掉的紀錄 人們應起而反抗

他在書中警告,美國或其他國家會與科技巨頭合作,記錄下全球每個人的生活點滴,一舉一動都化為「刪不掉的紀錄」。除了督促立法者通過限制政府監控權的法案,通訊、聊天時使用「端對端」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技術也是保護隱私的好辦法。但他強調這樣遠遠不夠,全世界都應該為了保護隱私權發起抗議行動,如同人們願意為了氣候變遷所付出的努力。

「如果你希望事情有所改變,就要做好為此站出來的準備,」史諾登說,「我希望這本書能幫助人們下定決心。」

史諾登文件再爆,美國AT&T協助NSA監聽聯合國總部。(美聯社)
史諾登文件再爆,美國AT&T協助NSA監聽聯合國總部。(美聯社)

回國將面臨30年重刑 選擇流亡俄羅斯

2013年揭密案爆發後,史諾登曾向冰島、厄瓜多等國家遞出避難與庇護申請,最後俄羅斯發給他一年的臨時難民身分,他也飛抵莫斯科居住。2014年8月,史諾登獲得俄羅斯永久居留許可,只要每3年更新一次。史諾登也在回憶錄中,首度公開自己的成長背景,包括揭密事件前後的心路歷程。

史諾登表示,他現在幾乎已經能過上正常生活,不像2013年剛抵達莫斯科時孤立無援。當時史諾登受到英美通緝,若回國將面臨30年以上重刑,他變得疑神疑鬼、草木皆兵,走在街上都擔心被美國特務射殺。

「那時,全球最強大的國家希望我從這世界消失,」史諾登說。

現在的史諾登,已經不需要時時帶著太陽眼鏡、帽子和夾克等偽裝工具。他可以在莫斯科四處活動,搭乘地鐵與朋友見面或觀賞芭蕾舞劇,與一般人無異。

史諾登(Edward Snowden)(取自網路)
史諾登(Edward Snowden)(取自網路)

曾遭疑為叛國賊

揭密事件爆發後,曾有民調調查大眾認為史諾登是「叛國賊」還是「告密英雄」,結果約一半一半。但他在美國人民心中的爭議形象已經逐漸淡化。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日前曾說,如果他當選總統,會尋找辦法解除史諾登的永久流亡狀態;另一位民主黨參選人加伯德(Tulsi Gabbard)5月也說,她若當上總統願意給予特赦。

曾有輿論指出,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考慮把史諾登引渡回美國,當成討好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禮物。川普2016年3月曾說:「史諾登是間諜,如果俄國尊重美國,他們就會立刻把他送回來。」

史諾登解釋,俄羅斯視他為很有用的「公關工具」,畢竟俄國自家的人權紀錄聲名狼藉。「他們終於有一個正面的人權紀錄亮點,怎麼會放棄呢?」他說。

視訊演講、愛好旅遊但無法出境

現年36歲的史諾登,住在莫斯科市郊一間兩房公寓。主要工作就是接接演講,他會透過視訊直播向海外的學生或公民運動人士演說,賺取講師費用。史諾登描述自己是「自願待在室內的貓」,相當享受一整天窩在電腦前,與海外支持者對話的時光。

2015年在檀香山的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會議上,史諾登藉由網路視訊「現身」會場。(美聯社)
2015年在檀香山的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會議上,史諾登藉由網路視訊「現身」會場。(美聯社)

不過他仍被限制出境,不能離開俄羅斯領土。愛好旅遊的他曾去過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與位於黑海沿岸、曾舉辦冬季奧運的索契(Sochi)。他也罕見公開稱讚俄羅斯的風土人情,過去他擔憂被美國民眾視為叛徒,從未提到這些親身經歷。

「這是全球最美麗的國家之一,人民也很溫暖友善,但在CIA眼中,這裡只是敵方堡壘而已,」史諾登說。

女友伴隨十年走過風雨

史諾登透露,他在2年前就與女友米爾斯(Lindsay Mills)在俄國結婚。米爾斯2009年開始與史諾登交往,一路支持他度過揭密風暴。過去極少談論私人生活的史諾登,首次在書中敞開心房,形容米爾斯為「此生摯愛」。

《永久檔案》中史諾登還提到,2006年他和米爾斯相識時只有22歲,兩人在約會網站上張貼自己的檔案和照片,讓陌生人評分。他還透露自己給了米爾斯10分滿分,不過米爾斯只給了他8分。

史諾登當年飛往香港跟《衛報》和《華郵》記者會面時,並沒有告知米爾斯揭密計劃,擔憂她受牽連。回憶錄也擷取米爾斯的日記,她當時一無所知又沮喪,很氣男友突然消失,甚至懷疑有第三者。但後來聯邦調查局(FBI)就找上門來。她在日記寫下:「探員看我的方式,好像以為我殺了愛德。他在房子裡搜索愛德的屍體。」

史諾登透露,當女友終於抵達莫斯科,他一開門迎接卻被賞了一巴掌。不過米爾斯隨即表示非常愛他,也支持他的揭密行動。

 
 
 
 
 
 
 
 
 
 
 
 
 
 
 

L's Journey(@lsjourney)分享的貼文 張貼

最愛薩爾達傳說 從小就當駭客

史諾登還提到,他從小就很愛玩電腦與電玩,最愛的遊戲是任天堂(Nintendo)的「薩爾達傳說」(Legend of Zelda)與「超級馬利歐」(Super Mario Bros)等系列。他在少年時期曾駭入一家位於洛杉磯的核武研發機構,並把資安漏洞通報給當局,高層還因此親自致電給他的母親道謝。

《永久檔案》也記錄下21世紀情報機構的工作樣貌,「才沒有什麼龐德啦。」史諾登表示,國土安全局愈來愈常將工作外包而非雇用正式職員,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知名導演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執導的2016年電影《神鬼駭客:史諾登》(Snowden),也詳細描繪了史諾登把記憶卡藏在俄羅斯方塊裡夾帶的故事。史諾登沒有評論該情節的真實性,畢竟這也可能成為起訴依據。

「俄羅斯方塊是很有用的工具,可以藏東西,也可以稍微分散注意力,」他語氣曖昧地說。

但史諾登也回憶,他在搜羅秘密文件時曾把資料都存在一台舊電腦。他想搬走這台電腦時被一位主管叫住,「你在幹嘛?」。他回答:「我在偷機密啊」。

當下,兩個人都笑了。雖然主管完全不知道,史諾登說的都是實話。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