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得罪日本學者這麼嚴重嗎?

2019-09-15 06:3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右)日前接見日本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卻引發爭議。(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右)日前接見日本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卻引發爭議。(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6日接見東京大學松田康博學者訪問團,韓對媒體說「等了日本人25分鐘」,事後遭松田康博在臉書發文打臉,讓他的臉書一天內被一萬六千多則留言灌爆,其中有不少網友是留言辱罵,松田康博在緊急關版一天後,8日凌晨重開臉書,發聲明談到「被遲到事件」,表示願接受韓市府團隊的聲明跟道歉,也希望風波到此告一段落。

特別受到非議的,有關台灣大多數縣市首長對於外國事務一定都特別經心,很少像如今高雄市長「不可思議」的表現,先是遲到,後來又「讓人遲到」還自找標榜準時。這件事情發生,日本政府會怎樣解讀,又尤其是與松田關係特別良好的內閣官房、防衛省與外務省的有關當局,會收到什麼訊息?

主其事者突然又改時間又改地點,事後還亂講話。客觀上來說對任何客人來訪時這樣做與說都是當然相當失禮,別說是重量級外國學者。但是對於自身不在現場的東京有關人士,他們的想法並非恐怕如此單純。

首先特別值得探究的是,韓國瑜這樣的表現是不是向來對外國客人都這樣,還是第一次見外國客人時表現如此?跟美方官員約見面時,他有沒有遲到且失禮?之前約見日本青年相關團體人員時韓也爆出類似的遲到糾紛,日本相對應單位有國關歷練人員的解讀,其實很可能會認定這連續兩次走鐘不是疏失,恐怕就是故意。

當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8月訪問高雄,韓國瑜在影像上表現的跟個小媳婦似的,還被綠媒嘲笑。見到美國長官時表現地像個小弟,見日本國關學者時就如此高姿態,反差實在太大。日本人自然會認定外交無小事,這些事情不太可能真的是沒常識,韓國瑜這些動作顯然有意在傳達某些訊息。又聯繫到韓是政大東亞所的碩士,其指導教授蘇起也在他現在的國政顧問團當中,因此這些狀況其實恐怕是縝密計畫的一部分。韓國瑜分明有意識地向台灣國內外釋放印象,他將會是一個不會太親日的領袖。

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酈英傑(中)、AIT高雄處長歐雨修(左)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合照(翻攝AIT臉書)
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酈英傑(中)、AIT高雄處長歐雨修(左)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合照。(翻攝AIT臉書)

2010年10月底,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第一任首相下台後,也曾經在松山羽田機場首航之際,趁機來台到松山機場附近的忠烈祠參拜。當時外交部不但沒排禮賓車輛接送,讓安倍自己搭計程車到忠烈祠。據說當局還故意在前一天晚上先把抗戰陣亡將領如王銘章饒國華張自忠等人的牌位,連夜都拿來放在陳列架前面顯眼的最高處,次日由忠烈祠人員引導,特別給安倍低頭參拜。

這種小鞋安倍事後會不知道嗎?當年的陽春議員,現在的日本首相,不過早去晚歸就不過來台北市幾小時的閃電行程,都還會碰到馬政府這種實在有點小鼻子小眼睛的幹拐子動作。自民黨與日本政府對於國民黨系深藍外省政治人物,在與日本關人員的互動中,會使用哪些在小細節上做文章的手法,以表白自己對於過去歷史中日恩怨的深刻記憶,恐怕其實對日本人來說,都是了然於胸與可以預期的。

至於這種損人的小動作會不會受到台灣社會內部特定族群的讚賞呢?偏偏此後韓粉大舉出征,灌爆松田的臉書至一度關閉,更表示台灣社會內部並非弱小的反日勢力已經把韓國瑜奉為領袖,看到他慢待日本人就高潮了。又尤其是現在同為受到黨國教育嚴密教育薰陶的外省第二代,企業家郭台銘要參選總統的消息甚囂塵上。韓國瑜必須要向反日勢力交心,爭取他們的支持。從郭台銘的基本群眾當中挖走這一塊,迫使他放棄在2020競逐大位。以韓陣營8日下半日的三重造勢活動人數來看,這個操作無疑是成功的,永田町(相當於我國博愛特區)內的國會議員與內閣大臣恐怕也會坐實這樣的判斷。

20190908-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高雄市長韓國瑜在新北市舉行首場造勢活動,熱情民眾到場力挺。(簡必丞攝)
支持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的群眾相當熱情。(資料照,簡必丞攝)

假如日本的外部情勢剛好現在也很安穩,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韓國瑜應該就會被日本人恨之入骨,就像是某些韓黑所相信的,台灣就將在韓當選以後失去日本這個盟友。可就在9月6日同一天,又有另外一件大事,發生在跟日本一衣帶水的南韓。釜山市議會決定,在二戰時期,要求朝鮮半島上的人民為其生產軍需物資的日本企業,將被定義為「戰犯企業」。並通過條例,要求釜山市等單位,今後有義務努力不購買這些企業所生產的產品。過去在南韓的許多地方議會,都曾經提出類似的「戰犯企業」條例案,但由於來自南韓國內的批評聲浪不斷,也未曾出現過成功案例。如今此例一開,勢必會有許多韓國的其他單位團體群起效尤。

韓國總統文在寅的任期迄今尚未過半,其內心世界的強烈反日態度已經是路人皆知。韓國瑜如果當選台灣總統,會不會效法文在寅,鼓動社會上的反日勢力活躍行動?甚至兩人竟聲息互通,依靠北京與平壤,形成東亞反日的統一戰線?日本政治方面所涉及的官員、議員與學者,現在更關心的應該是,韓國於內心深處到底是真的很討厭日本呢?還是因為現在要跟深藍支持者交代而有所一時的權宜?甚至真的如某些人的解讀,純粹只是外交上的無知?

韓國瑜這次很精密地出手,故意挑並沒有公職身分,卻又與東京政治中樞關係良好的學者松田等人修理一頓,顯然志在敲山鎮虎。把訊息能精確地快速傳達到永田町,卻又不會明白得罪日本官方。甚至日本政府可能也還會相信,連心直口快的松田會在臉書上迅速回擊韓市府的接待品質與辦事能力,也早在韓陣營的精準情報與嚴密估算中。所以早有準備的韓粉才能迅速大舉出動,用民族主義情緒給在台灣社會人氣正在直線下降的韓總統參選人塗脂抹粉。

現在永田町的想法,如果按照日本人尤其癡迷蒐集情報的習性,應該是要更深入了解韓國瑜及其親信,遍尋他喜歡打交道的方式。怎樣才能使韓親日或至少是不討厭日本?如果韓對日本學者的無禮動作,純粹只是出於外交上的無知。東京方面爾後又該如何操作利用韓對於國際關係的這種無知,使自己的利益極大化?例如韓國瑜嗜酒的傳聞不斷,下次日本要派出的代表,一見面是不是要先跟他直接約到酒桌上拚酒呢?這些才是日本政治圈現在正要全力開展的,韓國瑜學的探索方向。

畢竟韓國瑜如果未明年當選,仍可能繼續鼓動台灣社會的反日傾向,這恐怕才會是東京政治家的惡夢吧?所以現在是不是應該趁韓國瑜還沒有選上,努力使之樂意交好日本呢?對這種事太緊張的台灣人們,是不是自己嚇自己呢?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