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韓國瑜的「狂粉」與「門閥政治」之戰

2019-09-12 06:30

? 人氣

韓國瑜的「狂粉」,之所以支持他,是認為韓敢戰能戰。(資料照,盧逸峰攝)

韓國瑜的「狂粉」,之所以支持他,是認為韓敢戰能戰。(資料照,盧逸峰攝)

韓國瑜的「狂粉」,之所以支持他,是認為韓敢戰能戰。而國民黨在「門閥政治」薰陶下的青少派,只懂得七分拍馬屁,三分靠努力,對韓粉不屑一顧。

這幾天去看了兩位有歷練,頭腦聰穎的前輩。一位原本不看好韓國瑜的選情,另一位則是持觀望態度。在98三重造勢大會之後,都同樣説:「韓國瑜應該沒問題了。」

不過整場活動結束後,有關馬英九上臺講話被噓,以及500多平方米草皮被踩壞的新聞,還是佔到不少輿論流量。干擾了整場活動的正向性,可見國民黨「門閥政治」的餘蔭猶在。

西晉末年,由於無法抵禦北方民族的入侵,司馬皇室和首都洛陽的世家士族,都南遷到建康(今南京)。在皇權與顯貴的共治下,形成門閥政治,延續了100多年。最後又在門閥的內鬥之下,衰弱滅亡。

民國政府被中共逼退臺灣,先是軍事集團的強人政治。但在兩蔣之後,國民黨則形成由李、連、吳、郝、馬、王、朱(候),領軍的「門閥」山頭。這裡的「吳」是吳伯雄,而非吳敦義,因為他沒有自己的人馬。

2020國民黨的總統人選之爭,以及分裂危機,就是政治「門閥」相互傾軋、內鬥的現象。98造勢大會所引發的內訌,成為最好的註解。

一、韓粉噓馬,不禮貌,應該譴責和教育,流程掌控不當也值得檢討。但牽扯到有人(韓國瑜)遲到、誰等誰、不誠信,就變成兇狠的內鬥;

二,國民黨在「門閥政治」薰陶下的青少派,只懂得七分拍馬屁,三分靠努力,對韓粉不屑一顧。他們看到「門閥」的首領被羞辱,情不自禁跳出來,維護首領的顏面,即使把整場活動的真正意義全部湮滅,也在所不惜;

三,但是他們忘了,馬英九洩密案官司雖然無罪定讞,但更大條的「三中案」,已經依證交法及背信等罪嫌起訴馬英九。保韓挺韓,才是護馬,讓他免於綠營的司法追殺。這樣子護馬,其實是害馬;

四,只要被稱為「粉」的,就有偏執、不理性,甚至少數就是「神經病」。國民黨的建制和「門閥」派,斯文慣了。有些「狂粉」的言行,遠超過他們可憐大腦的理解能力。早期民進黨支持者,在街頭丟汽油彈、棍棒齊上,他們稱之為「人民的怒吼」。柯粉曾四處網路霸淩,柯説這些是「網路義勇軍」,多麼正面的恭維。綠營和柯P對「狂粉」求之不得,只有傳統國民黨人,無福消受,還想要切割。並以此來「黑韓」。

五,「韓粉」之所以支持韓國瑜,是認為他敢戰能戰。除了他之外,國民黨中只有一人稱得上「戰將」,就是羅智強。雖然他是挺馬第一人,但完全靠自己的努力來打天下。同志有難,常常只看到羅發聲救援。國民黨裡其他大多數年輕人想,往上爬,不是與外在的對手競爭,而是把黨內的對手「弄倒」。然後迎奉、獻媚於上層,就立於不敗之地;

六,這些人忠於和服務「門閥」領袖,但對同志冷漠無情。蔡正元因「三中案」被無辜收押時,國民黨人都不敢出聲,怕惹禍上身。最後蔡被證明完全清白,這些人該怎麼説?反觀民進黨,雖然有派系,但一人有難,各派相救。而且民進黨人的發展,除了要跟對人,也要有「戰功」。結果,兩黨年輕人的競爭,變成「戰功」與「馬屁」的競爭。出來個無法無天、能戰、肯戰的韓國瑜,國民黨人自然不待見:

七,再看新北市長侯友宜,不接新北競選總部主委,不去站臺,都説的過去。不過,為了場地草皮被踩壞,大肆宣揚一定要讓韓辦「賠錢」,就是小心眼和充滿算計。其實,這種事讓相關局處,向主辦單位發個公文,就可處理。搞得舉世喧嘩,什麼意思?

説國民黨的2020,是一場「庶民與權貴之爭」,是不對的。而應該是一場「平民政治」與「門閥政治」之戰。

東晉曾多次試圖北伐,但由於門閥內部不團結都失敗了。元熙二年(420年),宋公劉裕廢除晉恭帝,建立劉宋,東晉拖了100多年後滅亡。

國民黨東遷臺灣也70年了,要麼透過2020換血,在「平民政治」的衝擊下,消弱破敗的「門閥」,改頭換面。要麽也和東晉一樣,走向終途。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