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習近平號召「鬥爭」,會不會殃及香港臺灣?

2019-09-12 05:50

? 人氣

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檢閱解放軍。(美聯社)

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檢閱解放軍。(美聯社)

習近平9月3日在中共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講話時大談鬥爭,僅官媒報公開道時出現的 「鬥爭」一詞出現58次,原文稿可能超出這一數字。為什麼大劑量重倡「鬥爭」,習近平在講話中指出,中共目前面臨的風險愈加複雜,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因而鬥爭是長期的,各級官員要堅定鬥爭意志,骨頭要硬,敢於出擊,敢戰能勝。

習近平為什麼突然大篇幅重倡「鬥爭」?基於黨內國內的政治需要,還是國際形勢逼迫?鬥爭如何展開,會不會影響到香港與臺灣局勢?

美國之音近日報導,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日前透露出重要資訊:習近平明確告訴他在南中國海問題上中國不會讓步。杜特爾特說,他認為香港示威給了習近平壓力,讓習近平「有些衝動」。菲律賓在南海是「依法」維權鬥爭,習近平則要進行「偉大的鬥爭」,香港抗爭者在為雙普選民主權利而抗爭,習中央呢,仍然在進行「偉大的鬥爭」。

人們不難看出,習近平高喊的「偉大鬥爭」,成了對抗國際法理的鬥爭,也成為抵抗民主潮流的鬥爭。毛時代階級鬥爭不講法理與公理,階級鬥爭是最大的道理,最大的政治正確,習中央呢,不再講階級鬥爭而代之以偉大的鬥爭,其本質仍然一樣,不講法理與公理,而是唯我獨尊、唯我政治正確前提下,進行對敵、對政治異已的鬥爭。

一、缺什麼才會號召什麼,習氏的鬥爭意欲何為?

中共總是缺什麼,號召什麼,缺勞動力了,就號召多生育人口,缺豬肉了,就號召大力養豬,嚴厲的環保規則即行廢止。

習近平顯然認為中共或中國現在缺鬥爭與鬥爭精神,所以要求中央學校官員有鬥爭精神與鬥爭技術,敢於鬥爭善於鬥爭。習式的鬥爭是對異已力量的鬥爭,對不聽話的體制內力量進行鬥爭,對國際國內敵對勢力進行鬥爭,特別是所謂的疆獨、藏獨、港獨、台獨力量進行鬥爭。習近平如何啟動全國性的鬥爭運動,中共與政府如何配合運動開展,則成為難題。因為整個社會都經濟化追逐利益,鬥爭如何轉換成利益、創造財富?如何解決個人面臨的各種難題?階級鬥爭在極度貧困化的中國是一種娛樂與發洩,而今日之中國,更多的人追求的是財富與各種有效保障。習中央認為缺乏的鬥爭精神,並不是整個社會追求的「精神財富」。

有分析人士以為習講話的指向更多的是內鬥、權鬥,當習近平到西北視察,有人高喊習萬歲,而此時的《人民日報》卻在紀念鄧小平反對領導幹部終身制,這顯然是對習近平修改憲法使党國最高領導人終身制合法化的一種抵制,這樣的觀點、聲音能夠發表出來,人民日報是不是沒有鬥爭精神?這裡的鬥爭,已不是階級鬥爭路線鬥爭了,而是與習近平保持一致的鬥爭。

更為普遍的事實是,習治下的整個體制內官員開始犬儒化、工具化、木偶化。

習近平不可能既要求官員們聽話順從講規矩,又要能積極搞鬥爭,鬥爭影響團結,影響同舟共濟,還可能影響大局,只有習團隊與習的親信政客,才知道應該鬥爭什麼,鬥爭誰,其它人不可能積極地捲入鬥爭、參與鬥爭。誰是習近平的敵人,誰是習近平的朋友,這是鬥爭的首要問題,這個問題官員們無法得到準確回答,所以無法展開鬥爭。

鬥爭需要領袖號召,需要運動式的群眾迷狂參與,鬥爭需要犧牲精神,因為有鬥爭就有犧牲,當然,需要領袖與群眾共識,還要有鬥爭的潛規則,這一切在文革之時基本都具備,而經濟開放時代,即便希望參與鬥爭的官員,如何鬥爭,與誰鬥爭,鬥爭失敗又將如何?鬥爭勝利了有怎樣的獎勵?如此複雜而無利益的鬥爭,稍有智商的官員與群眾都不會積極參與,習的號召難以落實,更難以運動化大規模實施。

所以,現階段習近平提出的鬥爭號召,只是他一時的政治意願,一種情緒表達,對中美貿易衝突、對香港送中條例無法通過並引發抗爭運動,對臺灣與南海局勢,特別是整個國際社會對中共開始的敵意升級,都讓習焦慮不堪,外在的焦慮內化為一種衝動,似乎只有照搬毛澤東的鬥爭哲學,才能解決自己面臨的各種難題、困境。

鬥轉星移,在現在的時態中,他既不可能變成毛澤東那樣的精神領袖,也不可能廣泛啟動運動式鬥爭,用「困獸猶鬥」來總結他現在的精神狀態,可能最為真切。

香港反送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地位可能被撼動(AP)
香港反送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地位可能被撼動(AP)

二、中共的「鬥爭」會不會殃及香港、臺灣

中共的鬥爭哲學已深度殃及香港,淺層次影響了臺灣。

說中共的鬥爭哲學造成了香港動盪,是因為林鄭港府與員警受制于中共意識形態與指令,用鬥爭方式對待提出和平訴求的香港公眾,人為製造了香港動盪,甚至已造成災難性後果。說它淺層面影響了臺灣,是中共既用經濟統戰方式影響臺灣部分民眾,又通過紅色媒體與愛國小粉紅滲透,使臺灣出現撐中共紅旗的群體,在部分區域造成「鬥爭」衝突。

先分析香港:中共不尊重民意,讓港府堅持錯誤的決策,造成大規模抗爭,引發事端導致香港社會分裂,港府本來還是有一點體面,但此次送中條例使港府幾乎完全站到中共立場上,全然不顧港人的利益與生命安危。最重要的安全保衛力量香港員警,本以文明素質令世界稱道,但此次也被中共分裂,不得不聽從港府與中共有關方面指令,對和平示威者祭以重拳,許多暴行與中共軍警無異,完全是對敵打擊的鐵血手段對待香港手足。

如此殘忍對待供養自己的納稅人香港民眾,是不是對敵鬥爭思維所致?只有對待敵人才會祭出殘暴的手段,決不妥協,直到最後的勝利。即便如此重拳打擊,香港抗爭者誓不屈服,迫使香港政府撤回送中條例,習感受到一次挫敗,也正是這次挫敗,既使菲律賓總統感受到習「有些衝動」,還有就是香港當局有鬥爭精神,但沒有鬥爭技術,導致送中條例失敗。不允許人民通過抗爭獲得勝利,對於中共來說,「此風不可長」,不能讓抗爭運52A8出現不利於中共的效應。

這一次為什麼成為一次例外,習近平的鬥爭出現了歷史性的重大挫折?

香港人眾志成城,絕地抗爭,不惜付出生命的代價,經濟代價也是巨大,但在所不惜。加之國際社會的強力干預,特別是美國將香港問題人道解決當成解決經貿協議的前提條件。而更多的制裁與有關香港人權的法案也在制定之中。中共無法承受這樣的代價,從前所說的不惜一切代價,是不惜別人生命與經濟代價,而不是指自己要付出的,現在的代價不僅會影響著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海外財富,國際制裁,還會影響到香港作為中共紅色權貴的特權飛地。

所以默許林鄭月娥以港府決定的名義退回一步,公開撤回送中條例。

既然港府可以自行撤回,為什麼六月不公開說出,拖延近三個月,造成了香港人生命與財產巨大的損失,由誰來承擔責任?中央政府與港府,沒有一句承責與問責的相關話語。

中共在香港的鬥爭,只是為了特權利益。

現在人們看到,香港抗爭者沒有勝利,港府沒有勝利,習中央當然也沒有勝利。

習中央不滿意,因為港府讓步了,公開聲明撤回送中條例,使親共的香港力量顏面全失,香港抗爭者與市民更不滿意,既然送中條例不符合民意與香港情勢,那麼決策者是錯誤,沒有及時修正錯誤導致如此嚴重的災難性後果,當局無人負責,卻要對抗爭者進行後續的「法辦」。全世界支持香港抗爭運動的人們也不滿意,因為抗爭者提出的五項訴求合理適當,特別是普選權,這是香港基本法規定的目標,為什麼當局阻撓而得以實現?

香港被分裂了,怎樣的修補才能恢復常態?只有港府與中共讓渡屬於港人的自由民主權利,如果屬於港人的權利得不到滿足,等待中共的只有抗爭,而中共也只會讓港府與員警與市民進行鬥爭,這樣的惡意鬥爭,由中共控制與製造。

對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群體進行殊死鬥爭,是中共既定的方針,因為人民有了自主權,中共就會失去特權,退一步,中共就會退出歷史舞臺,所以在自由、民主權利方面,中共是不惜一切代價進行「鬥爭」,在鬥爭過程中將對手汙名化,戴上暴亂、動亂分子的帽子,並認定是國外敵對勢力煽動的結果。1989年民主運動之時,中共絕對不與學生代表對話,答應對話也拖延推搪,對話變成訓話與威脅。四年前香港市民爭雙普選的雨傘運動,中共強硬到底,寸步不讓,留給香港人的只有悲情與絕望。此次抗爭只是迫於世界局勢中共才退回一步,如果形勢一旦有利於中共,香港的危局隨時出現。

現在,人們看到的是香港的抗爭運動仍然在繼續,香港政府與員警仍然高壓、暴力應對,與此呼應的,既有習近平的敢於鬥爭勇於鬥爭號召,又有相關中共機構發言人的恫嚇,抗爭的城邦面對鬥爭帝國,如果國際社會不強力而有效的聲援與制衡中共,後續對香港抗爭者肯定是悲劇。

反送中民眾8日再度上街,促請美國拯救香港、通過法案。(美聯社)
反送中民眾8日再度上街,促請美國拯救香港、通過法案。(美聯社)

再說臺灣:臺灣社會基本完成了自由民主化立憲過程,中共只能接受臺灣政治現實,自欺欺人地提出一個中國各自解釋,以及一國兩制的構想。美國與臺灣海峽的存在,使臺灣免受中共「收回」之害。

中共只能以經濟統戰、文宣滲透、外交打壓、政治恐嚇對待臺灣,而這一切都是中共新時期鬥爭方略。

這一切沒有給臺灣帶來香港那樣嚴重的衝突與危機,看起來是淺層面的影響,如果聽任其發展擴張,後果仍然會嚴重不堪。

今年六月初本人到臺灣參加紀念八九六四活動之時,與出租司機、普通店員聊天,都能感受到大陸經濟對臺灣民意的影響力,這種影響是潛在的,大陸通過收放對臺灣的旅遊觀光,輸出旅遊經濟資源,造成臺灣部分從業者一度的「致富」,這些群體由此產生財富幻想與依賴,似乎中共大陸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市場資源,而與大陸保持距離或政治抗爭,則會使臺灣失去巨大的市場,因此精神上開始了對大陸的順從與依賴,當有總統競選人基於這樣的心態,高喊臺灣與大陸無條件和好,發大財,相當一部分民眾就不自覺地追隨親大陸的候選人。

因經濟或地緣關係而親大陸的民眾,一部分進而開始撐中國國旗,唱中國國歌,成為一股公開的政治勢力,公開與反共力量進行「鬥爭」,這些力量與中共一致的方式在於,鬥爭性特別強大,聲勢奪人,不容異已。一些國民黨政治勢力更是利用身份地位,遊走兩岸三地,謀取的是政黨與個人利益,在紀念北京八九六四之時,表現得非常充分,連出席紀念活動都不敢,怕得罪中共,影響自己在大陸的關係或市場。有政客說臺灣許多人在家裡「繡紅旗」,此言也許對某些親共力量並不虛飾,共產黨真的征戰臺灣,他們以親共可能在火中取栗,就像國共內戰之時,部分投誠中共的國軍力量一樣,但最後的結果怎樣,歷史早已告訴人們,投誠中共的沒有好下場,在大陸一直都是中共鬥爭與迫害的對象。

對臺灣,大陸中共卻更強調鬥爭,沒有一句妥協話語,強調不排除武力統一臺灣的決心,持續在外交上打壓,國際組織中排擠,從來就不考慮臺灣利益與主流民意的感受。其敢於鬥爭精神,一以貫之。

一國兩制因香港抗爭事件而除魅,中共只有通過更進一步切斷臺灣外交與壓縮臺灣國際空間,來鬥爭臺灣,並用戰爭恐嚇臺灣,這些都是中共傳統的鬥爭手法,以鬥治國,以鬥亂港亂台。而那些經濟誘惑,也只是狼在披著羊皮施予的「溫暖」,以此包藏統戰臺灣的野心,一旦無法「和平」統一,最後就露出真面目。臺灣如果沒有美國主導的國際正義力量庇護,中共早已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毀滅也要收回。鬥爭就是犧牲,而犧牲與代價,都是百姓與異已,中共最高統治當局,成為被祭奉者。

熱愛臺灣民主自由的人們,不要幻想與依賴大陸施捨的巨大利益,在歷史時刻要通過政治競爭、博弈,平衡臺灣的政治生態,最不要陷入的是中共的鬥爭思維與滲透到臺灣的鬥爭生態中,成為犧牲品。魚與熊掌,難以兼得,自由民主才是價值中的價值,既不讓大陸統戰鬥爭禍及臺灣,也不要染上大陸的意識形態與狂熱的鬥爭之病。

*作者為獨立學者 專欄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