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拋開藍營「路人甲」質疑,顧立雄寫下純網銀開放新頁

2019-08-10 11:50

? 人氣

在就職即將滿兩周年之際,顧立雄成功完成純網銀開放釋照的工作。(柯承惠攝)

在就職即將滿兩周年之際,顧立雄成功完成純網銀開放釋照的工作。(柯承惠攝)

二○一七年九月,在金融業一片驚呼聲中,顧立雄由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轉任金管會主委。當時國民黨立委、前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曾大酸特酸:「太好笑了,假如他可以當,路人甲乙丙丁都可以。」而在就職即將滿兩周年之際,這位「路人甲」率領金管會一批專業技術官僚,完成純網銀的開放、釋照工作。這件事勢必寫入金管會未來的歷史。

政治力介入?藍委難尋施力點批顧

或許是習慣讓市場驚呼,七月三十日下午,當顧立雄緩緩地講出:「在場大家最關切的就是本會純網銀設立的名單,經過審議審查會後評估、評審,以及經過審查會共識決提出建議,三家均獲得設立許可。」語畢,幾乎在場所有媒體都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答案,金管會會議室裡「哇聲」連連。不墨守成規的顧立雄,又再度給了市場、媒體一個驚喜。

而針對純網銀「通通有獎」,國民黨立委許毓仁、費鴻泰、曾銘宗、賴士葆迅速在八月二日召開記者會,以金管會政策轉彎為由,指出總統蔡英文在評審階段率團參訪LINE,恐有政治力介入之嫌,痛批為了蔡英文政權保衛戰,金管會給盡所有方便。記者會的看板「純網銀大放送、金管會拚選舉」,擺明了是衝著顧立雄而來。

顧立雄深綠的色彩,經常讓財委會的國民黨立委逮到機會就想修理他。面對政治力介入的指控,顧立雄似乎早就做好了防範。他並非金管會純網路銀行審查委員會成員,加上審查會採共識決,顧只是被動地接受審查會的建議,讓政治力介入之說在他身上找不到「施力點」。

顧立雄接掌金管會主委時,總統蔡英文曾期許他「能有新思維,不要被舊的金管會官僚拉著走」。不過,對顧立雄這個財經門外漢而言,難就難在何時該接受金管會部屬、幕僚的建議,何時又該獨排眾議,果斷地除舊布新。在純網銀政策的轉變上,很顯然顧立雄雖明知道會招來「政策髮夾彎」、「自打嘴巴」的批評,但還是接受金管會官僚的建議。

原給外界除弊大於興利的刻板印象

老實說,純網銀的決策,顧立雄是最終的定奪者,所以他不是被拉著走,而是跟著大家一起走。持平而論,以台灣的人口規模、金融業現況,究竟適合幾家純網銀,其實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換句話說,倘若顧立雄繼續堅持過往只開放兩家的原則,對金融產業的發展未必有意義。

長久以來,顧立雄一直給外界(尤其是金融業)除弊大於興利的刻板印象。事實上,就在金管會公布純網銀設立許可名單的當天,他也針對銀行理財專員涉嫌挪用客戶款項等長久的缺失,特別親自宣布華南銀行、聯邦銀行、台新銀行、匯豐銀行(台灣)、中信銀行、新光銀行、國泰世華銀行等七家銀行的違規行為及裁罰,總計裁罰金額高達四五○○萬元新台幣。

重點是,除了宣布裁罰名單及金額,顧立雄更進一步表示,過去類似事件層出不窮,如今已訂定新管理辦法,未來不只是罰鍰,若有相關事件再發生,將會追究總行相關人員責任,希望銀行建立主動督察、吹哨者機制,不要等東窗事發才來通報,也將做為罰鍰輕重的參考依據,展現他該堅持的仍會堅持,該彈性調整的也絕不會故步自封。

顧立雄常說,開放純網銀主要是希望刺激台灣傳統銀行的創新能力,希望藉此產生「鯰魚效應」,推出許多更符合消費者需求的金融商品、服務。不過,前行政院長陳冲卻狠狠地潑了顧立雄一盆冷水。陳冲認為,網銀是「業務」,不是「機構」,網銀確實是金融業發展趨勢,但把純網銀當機構來發給執照,希望純網銀發揮「鯰魚效應」代價恐怕會很大,將讓現有銀行業惡性競爭的問題更嚴重,金融紀律難維持。

將來銀行將成制衡外資純網銀籌碼

可能是早已料到外界會有類似陳冲這樣的批評,顧立雄再三強調:「純網銀市占率仍低,對實體銀行與市場競爭的影響尚屬有限。」耐人尋味的是,這位線上記者眼中認真、不打官腔,而被封為金融業創新「領航者」的主委,似乎在藍營財經大老心中,還是把他當做「路人甲」。

相較於過去幾任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給人更重視金融監理的印象。外界普遍認為,無論國家隊將來銀行是否為金管會「保送上壘」,具有官方色彩的將來銀行,將成為金管會牽制或制衡另兩家外資純網銀的籌碼。站在金融監理的角度,顧立雄無論是刻意或意外造成這樣的結果,都為金管會日後在純網銀的監理上埋下伏筆。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哲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