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和會失敗拒絕簽約:《曹汝霖回憶錄》選摘(1)

2019-08-10 05:10

? 人氣

巴黎和會四巨頭,左起:英國首相勞合喬治、義大利總理奧蘭多、法國總理克里蒙梭、美國總統威爾遜(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巴黎和會四巨頭,左起:英國首相勞合喬治、義大利總理奧蘭多、法國總理克里蒙梭、美國總統威爾遜(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民國七年冬,巴黎開和平會議,與會者有二十七國,我國亦被邀派代表出席,以外交總長陸徵祥為首席代表,其他代表即派駐外公使施肇基、顧維鈞、魏宸組兼任。南方軍政府亦要求派代表,政府以對外不應示以分裂,商由軍政府派人,政府加以任命,遂以王正廷為代表,一同出發。出發前,總統召集會議,商定應付方針,有關當局與段參戰督辦均列席,余亦列席。合肥發言,以此次參戰,宣布過遲,有名無實,不應多提要求。除收回德奧租界,並取消在中國之權益法權外,擬提議撤消庚子條約駐兵一條,及修訂海關稅則。至青島問題,日本一再宣言交還中國,諒不至食言,且看日本有無提議,隨機應付,沒有確定。眾無異議,就此決定。

陸代表一行此次由海道赴法,須經過日本。日本政府即通知章公使轉達政府,以陸代表經由日本,極表歡迎,俟陸代表過日時,隆重招待,日皇預定由避寒地回京接見等語。政府即轉電陸代表,陸代表回電應允,請轉謝日政府。後忽來電以途中受寒致病,囑外部電辭日政府接待。政府不知何病不能接受招待,但只好照電章公使請婉向日政府辭謝。日政府深為詫異,但允取消宴會,希望與外相一談。

陸氏到了下關,日本即派御醫往診,知係受寒,無甚要緊,且派專車接到東京,與日本內田康哉外相,晤談二十分鐘。後又來電云密件箱遺失,囑再速抄一分即寄巴黎使館,政府始有懷疑。余揣陸氏向來意志薄弱,易於動搖,此次同行者多是青年外交家,尚有南方代表,恐別有用意。及到巴黎,開會後來電謂,關於取消德奧租界,權益法權等項,均順利通過。至庚子條約事不在本會議應議之事,不能提議。後又來電謂美國總統問中國與日本有無密約,盼速復。余在國務會議發言,陸氏以現任外交總長出席與會,有無密約,外交總長豈有不知,不即答覆,反來電問,明明顯示內閣不統一,且對閣員有不信任之意,雖未指明,暗中似有對我不滿,且對外亦示以國內不一致,我恐這次和會將大有問題。錢總理即說,復他沒有密約好了。後來一直沒有公電報告,直到拒絕簽字之前,由陸氏來電略言,奉職無狀,電請處分。錢總理料知事情重大,回明總統,去電慰留,並令簽字,余在國務會議未發一言。

參與巴黎和會的中華民國代表。(wikipedia/public domain)
參與巴黎和會的中華民國代表。(wikipedia/public domain)

前寫此稿,因無資料,太覺簡單。後見顧少川巴黎和會回憶一文。顧氏歷使歐洲,見聞確實,其文必信而有徵,原文甚長,因將關於山東問題,摘要補錄,以見弱國外交,雖有能者,亦無能為力也。據云美國總統威爾遜,於和會之前已聲明,和會以公道為主,關於領土之解決,須以民族本身利益為前提,而以民族自決為根本原則,對於均勢政策,祕密外交,尤為抨擊。我國代表,迭次謁晤,表示對我國願意幫助。我代表以美總統有幫助之意,遂決定青島應直接交還中國,與威總統宣示之原則亦相符合。豈知日本早已與英、法、義等國訂有密約,許以在和會支持他取得德國在山東之一切權利。又以此次會議為英、美、法、義、日本五國把持,美由威爾遜總統出席,英代表為首相魯意喬治,法為總理克理孟梭,義為首相奧隆特,日本為西園寺公爵及牧野伯爵。和約草案已於會前由五國商定,提出大會只為形式的通過而已。至領土及分配權利問題,亦由五國商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