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從西方理性精神審視五四百年後的兩岸政治與文化發展

2019-05-12 06:00

? 人氣

今年為五四運動百年,作者認為蔡政府應以胡適所倡導的「科學精神」及杜威的「教育即生活」為教改方向,以短中長期的教改時程,改革保守的師範教育體系,培養優秀師資,方能培養學生思考能力及人文與民主素養,建構優質的民主政治與文化價值體系。(取自網路)

今年為五四運動百年,作者認為蔡政府應以胡適所倡導的「科學精神」及杜威的「教育即生活」為教改方向,以短中長期的教改時程,改革保守的師範教育體系,培養優秀師資,方能培養學生思考能力及人文與民主素養,建構優質的民主政治與文化價值體系。(取自網路)

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週年,當時胡適、陳獨秀等人是以西方理性精神為基礎,透過民主與科學的建構,推動新文化、新思想運動。這是廣義的五四運動,狹隘的定義是民族主義的愛國運動。兩岸分離70年後,中國與台灣,各自以自己的觀點,從廣義與狹隘的定義,審視五四百年後的兩岸政治與文化發展。

從當年胡適等人所倡導的民主與科學精神來檢視,毛澤東統一中國,建立共產獨裁政權後,不僅視西方民主政治如敝屣,更在民族主義旗幟下,展開反毆美帝國主義以及三反、五反、大躍進、大煉鋼與文化大革命等違反西方理性精神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狂飆運動,搞得民不聊生,政治、社會混亂,喪失傳統文化。

毛澤東死後,鄧小平復出掌權,全力推動經濟、社會、政治與軍事四個現代化運動,雖然經濟起飛,但發生震驚全球的天安門鎮壓事件,死傷數千人,受到國際社會嚴厲譴責。今天中國雖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在共產一黨獨大專權下,加上習近平取消領導人任期制,全面控制網路、媒體及人民的言論與集會自由,操控司法,中共已全面壓制民主改革,走向獨裁統治之路。

文化大革命(文革)與毛澤東,對中國社會影響深遠(美聯社)
作者認為,毛澤東建立共產獨裁政權後,在民族主義旗幟下展開反毆美帝國主義及三反、五反、大躍進、大煉鋼與文化大革命等違反西方理性精神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狂飆運動,搞得民不聊生,政治、社會混亂,喪失傳統文化,其後的鄧小平與習近平也持續全面壓制民主改革,走向獨裁統治之路。(美聯社)

在科學發展方面,中國雖然在數位科技、大數據及人造衛星、太空船等科學發展上有驚人成就,但由於中國的教育仍以傳統的灌輸知識為主,未採用西方開放式討論教學,在研究發展、創造發明方面,仍落後歐美先進國家;同時還利用網路科技,建構了駭人的數位獨裁控制體制。

文化建設方面,中國大陸這幾年在影視大眾文化發展上,有令人驚艷的表現,但由於傳統教育的侷限,無法透過開放式教育,將文化落實於生活實踐中,加上中共鼓吹全面解放,在中國經濟發了以後,大陸人民普遍粗魯無文,沒有文化、喧囂混亂,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與溫暖。

台灣方面,以五四當年倡導的民主、科學精神,映照台灣今天的民主亂象與醬缸文化,顯現了缺乏「科學精神」的台灣民主與文化的膚淺與浮亂。

五四運動所強調的西方民主、科學,源於兩千五百年前的希臘民主政治與科學理念。古雅典的民主政治雖是建構在維護貴族利益的不平等基礎上,但雅典人根據城邦環境、人民需求,以理性精神建構的公民直接參與、權力制約與法律至上的民主政體,穩建實用,是西方民主政治的起源。希臘並藉由民主機制,讓人民自由自在地追求新知,以理性、智慧,在科學、哲學、藝術與文學領域大放光采。希臘文明已成為人類重要的文化遺產,這是民主與科學相輔相成的結果。

五四運動,德先生。(取自封從德Twitter)
五四運動強調的「德先生和賽先生」(Democracy and Science)就是民主與科學。(取自封從德Twitter)

希臘的理性精神是促動西方文明的重要力量。我們可從古希臘輝煌燦爛的文學藝術,理解「理性精神」的重要性。當年希臘哲學家亞理士多德所著的「詩學」(Poetic ),從人類的生理與心理反應,提出感情的「淨化與洗滌」(Catharsis)論說,指出觀眾觀賞悲劇時,會經由對劇中主角慘烈的遭遇所引發的驚駭與憐憫,清除掉潛藏在內心深處的罪惡,進而讓自己的精神提升起來,而後高貴的情操油然而生。

這是希臘用科學實證的思辨方式,來析述戲劇的教化功能,並到處設立劇場,鼓勵人民免費觀賞,能理性地面對人的侷限與命運,開創了希臘輝煌燦爛的文明。古希臘的理性精神,正是五四先賢所追求及台灣要學習的。

五四運動時倡導「科學精神」不遺餘力的胡適,授教於美國「實用主義」哲學家杜威,秉持科學理性態度,推動新文化與新思想運動,提出「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懷疑主義,尊重「事實與證據」,主張實驗是真理唯一的試金石。

胡適認為「科學是ㄧ種生活態度」、「文化是ㄧ種生活方式」,這也是杜威「教育即生活」的概念。杜威認為灌輸式的教育方法不是真正的教育,必須從教育場域的生活環境中學習,創造充分的條件讓學習者去「經驗」,才能吸收知識、成長。這就是胡適所強調,知識、文化需經由科學的求證、檢驗與理解,並落實於生活的親身體驗,才能建構、發展出與生活密切結合的文化價值體系。

此「科學精神」不僅是科技發展,著重的是國民懷疑精神、理性分析與探索能力的培養。這種尊重事實的理性精神,是台灣人民長久以來所缺乏的,也是台灣政政治與文化亂象的底層因素。

自五四以降,胡適是影響兩三代人的「時代代言人」。
五四運動時倡導「科學精神」不遺餘力的胡適,授教於美國「實用主義」哲學家杜威,秉持科學理性態度,推動新文化與新思想運動,提出「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懷疑主義,尊重「事實與證據」,主張實驗是真理唯一的試金石。

就台灣政治與社會現況來看,由於國民黨實施一黨專制太長,人民被壓抑過久,解嚴前不久,民進黨即以「合法暴力」衝撞國會的專權體制,開啟了往後立院的鬥毆;解嚴後,黨禁、報禁的解除,更解凍了封閉已久、蓄勢待發的台灣社會力,各種社會、校園運動以及許多禁忌,更是如鍋爐蓋子掀開後往外面流竄的汽體一樣,到處奔放流竄,難以管制,以致自由氾濫、煽情失序,私利凌駕公益,只享自由不願負責,人民無法理性探討事情,法治不彰,社會價值扭曲,政治鬥爭更激烈。

在朝野激烈鬥爭下,台灣社會漸邁向兩極化,柯文哲、韓國瑜得以精勘的表演政治趁勢崛起,以激情語言煽惑不滿現狀的民眾,狂飆成強大的民粹亂流,讓台灣社會變得更狂烈激情,沒有理性智慧與核心價值。   

文化方面,台灣解嚴那麼久,國人的思想仍未解嚴,思想腐舊、落後習俗充斥於生活、迷信鬼神、公私不分、虛假愛面子、誠信不足、盛行走後門,仍活在前農業時代的「醬缸文化」中,影響台灣的前進發展。

台灣解嚴後,已推動民主政治三十二年,政治、文化亂象還如此嚴重,空有民主外殼、無民主內涵,除了媒體偏激煽情、政黨惡鬥與新世代網路誇大煽情等外在環境因素外,主要原因是在民主轉型過程中,台灣的教育體系仍以杜威所批判的填鴨式背誦的方式為主,以致無法培養國人對公共事務及文化價值的獨立思考與探索分析能力,邏輯思辯能力不足,喪失理性精神,沒有可落實於生活的人格與文化教育。

對此,蔡政府應以胡適所倡導的「科學精神」及杜威的「教育即生活」為教改方向,以短中長期的教改時程,改革保守的師範教育體系,培養優秀師資,推動全台中小學優質小班制開放式討論教學,訓練學生蒐集資料、分析、組織、探索問題的能力,透過「親身體驗」與互動討論,將教育與生活經驗結合,方能培養學生思考能力及人文與民主素養,建構優質的民主政治與文化價值體系。

*作者為退休駐美外交人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