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五四精神不死,民主自由在台灣

2019-05-06 07:0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右)出席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紀念會。(簡必丞攝)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右)出席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紀念會。(簡必丞攝)

百年五四,對兩岸政治人物來說,可能只是「五四」這樣一個學生運動,但對於走過五四的年輕心靈來說,五四就是新文化的「啟蒙運動」,她不會是過去式,只會是進行式!

1949年4月6日胡適從上海搭威爾遜總統輪到美國,他奉了老蔣命令出國。4月14日胡適寫了〈『自由中國』的宗旨〉一文,同一天夜裡再寫〈陳獨秀的最後見解〉序一文。距1919年的五四運動正好30年,這一年國共內戰造成了兩岸分治的歷史時代大悲劇。

在前文中,胡適指出,「……眼看見共產黨武力踏到的地方,立刻就罩下了一層十分嚴密的鐵幕。在那鐵幕底下,報紙完全沒有新聞,言論完全失去自由,其他的人民基本自由更無法存在。……」在《自由中國》1949/11/28創刊號中,胡適、雷震等人發起了「自由中國」運動,這本刊物就是推動的起點,他們提出四點宗旨做為工作方向:宣傳自由與民主的真實價值、對抗極權政府、協助淪陷地區同胞、使中華民國成自由中國。

在後文中,胡適是在看過《陳獨秀的最後論文和書信》後有感而發,(陳獨秀在1937年8月出獄,1942年5月27日過世),胡適認為,「我覺得他的最後思想—特別是對於民主自由的見解,是他『沈思熟慮了六七年』的結論,很值得我們大家仔細想想。」(參考《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第六冊,頁2083-2091)

談到陳獨秀對於民主自由的最後沉思,胡適寫道,「獨秀在這一年之內(1940),前後四次列舉『民主政治的真實內容』,……所以能用一話綜括起來:民主政治只是一切公民,(有產的與無產的,政府黨與反對黨)都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之自由。他更申說一句:特別重要的是反對黨派之自由。」胡適在此同時表達了他對民主自由的看法,「在這十三個字的短短一句話裡,獨秀抓住了近代民主政治的生死關頭。近代民主政治與獨裁政制的基本區別就在這裡,承認反對黨派之自由,才有近代民主政治,獨裁制度就是不容許反對黨派之自由。」

陳獨秀的最後結論有,「……所謂 『無產階級獨裁』,根本沒有這樣東西。即黨的獨裁,結果也祇能領袖獨裁。任何獨裁制都和殘暴、蒙蔽、欺騙、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離的」。對此胡適的反思是,「因為他是一個『終身反對派』,所以他不能不反對獨裁政治,所以他從苦痛的經驗中悟得近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內容,特別重要的反對黨派之自由。」

中國家書博物館展出陳獨秀與胡適往來信函。
中國家書博物館展出陳獨秀與胡適往來信函。

1917年1月1日,胡適在《新青年》發表了〈文學改良芻議〉,可說是新文學、新文化運動的宣言;1918年夏,胡適的學生傅斯年、羅家倫等人創立了「新潮社」,1919年1月1日出版了《新潮》,是繼《新青年》之後主張文學革命的第二本刊物。當五四爆發時,北大的傅斯年被公推為主席,五四當天下午一點在天安門集合,再往東交民巷向各國使館示威,抗議巴黎和約,要求收回青島。學生發出了「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的宣言(此一宣言是羅家倫在15分鐘內完成),接著有人高喊「到外交部去!」「到賣國賊的家去!」傅斯年勸大家不要激動,但群情憤慨,傅見情勢無法控制,就自舉大旗,率眾前往趙家樓曹汝霖家。

學生湧進曹家後,找不到曹汝霖(已聞風藏匿),拆床、砸家俱、毀車並放火燒客廳、書房等處,章宗祥適在曹宅躲藏,聞火而出,被學生痛毆,由日人中江丑吉救下,從後門逃出。當警察趕來時,學生已走光,只逮捕走避不及的二十多位學生,段錫朋與傅斯年都在其中。傅在警方盤問是否有參與放火時,答道:「好漢做事好漢當!」而被帶走。在蔡元培校長保釋,學生被釋回。日後傅斯年談到五四時,曾說過:「五四全是自動的,五四的那天,上午我做主席,下午扛著大旗,直赴趙家樓,所以深知其中的內幕,那內幕就是無內幕。」顯示五四只是動機純潔的學生愛國運動,是自動自發,並沒有被中共或其他因素所操控與鼓動。

然而五四後,北大學生會漸漸變質,此時共黨分子活躍於「工讀互助團」,毛澤東也是成員之一,他們吸收不少各省來到北京準備考學的學子們。1921年,《新青年》已變成了共產主義的下正式宣傳刊物,胡適另創《努力週報》。胡陳這兩位新文化運動的啟蒙者,至此分道揚鑣!

陳獨秀與新青年。(維基百科)
陳獨秀與新青年。(維基百科)

30年後,國共內戰,兩岸分治。余英時教授指出,「《自由中國》承擔了傳播第二度『五四』運動的重任是不足詫異的。」雷震、殷海光致力推動反對黨與推動民主政治走向政黨政治,不惜得罪老蔣的三連任算盤,得罪當道,成了威權的犧牲人物。1970至80年代台灣民主運動蓬勃發展,從事運動人士動輒身陷牢獄。1979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黨外運動人士多人以「叛亂罪嫌」被捕,在逃落網的總指揮施明德更被視為非殺不可的「首謀分子」,當時小蔣曾找《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商談此事,余先生向小蔣建言:「用殺不能解決問題」,在美國國會議員與外媒和國內各界壓力下,最後施被判無期徒刑,其餘皆判有期徒刑。

黨外組黨運動日趨熱絡,余紀忠對此一運動,特別是組黨一事,不斷給予同情與支持。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成立,當晚國民黨部與軍方聯合施壓封殺此一新聞,余先生以「在民主憲政體制下,壓制人民組黨結社的權利,無以向歷史交代」為由,拒不受命,新聞照發。翌日中時更發表社論對黨外人士組黨一事,提出「憲政體制必須完整,政黨必須開放,國土不容分裂」三點看法。完全和胡適在1949時為《自由中國》寫下宗旨的那種精神前後呼應!

小蔣放下了威權體制,讓中華民國走回真正民主法制,深切體會到「反攻大陸」是不可能圓的夢時,同時開放的老兵探親,小蔣甚至表明自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同時表示蔣家第三代不會在政治接班,來表明推動中華民國民主自由的決心。在黨的走向上,小蔣深知國民黨必須要本土化,才有生存與發展的可能。大量舉用台省籍菁英就是此時最重要的政策,謝東閔、林洋港、李登輝等人紛紛受到重用。

可惜的是, 在李登輝的手上出現了「特殊國與國關係」,不但阻絕了中華民國的正統性,更以「戒急用忍」來進行「鎖國」。小英變本加厲,把中華民國「架空」,藉「轉型正義」之名大施改革,實際就是要致國民黨於「死地」。2018年1124韓流在一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海中,戳破了小英所創造的「假相」,從民進黨執政的「無能」,贏回了藍營15席縣市長。

2019年,中國共產黨慶祝五四運動100周年(AP)
2019年,中國共產黨慶祝五四運動100周年,但却完全背離五四精神(AP)

韓流是民心思變的象徵,中華民國與國旗是他們最大的公約數,更是追求民主自由與反對黨派之自由的「五四」精神重現。小英和民進黨完全執政,卻一味地打壓這種「監督政府」的所有行動,完全背離了胡適在《自由中國》所列下的宏規與民主自由精神,失去了民主與自由精神的小英與民進黨已和「專制」沒有什麼兩樣。

至於彼岸的習近平在五四百年前發表了,要年輕人「聽黨話,跟黨走」,同樣荒謬的說法與心態,在經歷文革十年的迫害與摧殘後,老鄧復出,提出「改革開放」,就是因為中共專政已經走進死胡同了,唯一的生路只有開放,然而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就是大陸另一波五四精神的覺醒,老鄧沒有像小蔣一樣選擇了民主自由,卻發展「新威權主義」血腥鎮壓,習近平接續的就是這樣的「新威權」專政思維,還是走「一黨專政」老路,依然容不下反對人士與政黨與聲音,和陳獨秀生前最後對民主自由的省思繼續背離,也就是說繼續與五四精神說再見!

只是百年來在中國大陸、台澎金馬還有千萬分散在海內外的華僑,五四精神永遠不死,人民對抗專政、威權,爭取民主自由的心永遠不死!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