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專欄:中美關係必須建立在文明的地基上

2017-04-11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中國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俱樂部首度會面。(AP)

作者認為中國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俱樂部首度會面。(AP)

「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

這我完全贊同。但所謂中美關係,包不包括跟美國文化的關係、跟美國價值觀的關係?一言以蔽之,包不包括跟美國文明的關係?

必須承認,美國不是普通的世俗國家,而是燈塔之國。美國固然也有自己的國家利益,也會跟其他國家一樣,追求其國家利益的最大化。但美國對其國家利益最大化的追求,會受到美國文化、美國價值觀的制約。美國對外政策因而往往有兩面性:一方面也往往無利不起早;但另一方面,其利益追求是有邊界的;甚至不乏理想主義的衝動。

這也是美國對華政策和所有其他國家對華政策的根本區別。所有其他國家的對華政策,只受一種驅動,即利益驅動,無論歐洲,還是俄日,這點上都不例外。惟獨美國,其對華政策不可能不追求利益,但也不可能完全背叛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價值觀,不可能不擇手段地追求利益。

正因為如此,美國在列強中一直特立獨行。跟其他列強一樣,美國在中國可以有租界,卻放棄了租界。可以獨享自己名下的庚子賠款,卻半數用來回饋中國人民,資助留美學生。進而有所謂威爾遜主義,主張把美國的民主、自決、公開協定、自由貿易等帶有道德高度的國內政策,投射到國際社會;主張在國際社會,也要「公理戰勝強權」。

這些主張後來被中國主流知識界嘲笑,這主要因為中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失敗。

據說中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失敗等於「公理戰勝強權」的破產,即威爾遜主義的破產。但事實是,巴黎和會只是中日兩國就山東問題博弈的一個節點,而非博弈的全程。雖然一度支持中國與日本博弈的威爾遜總統,因其自身利益考量而在和會後期動搖退縮,以致中國外交失敗,但威爾遜總統的動搖退縮和中國的外交失敗極大激怒了美國輿論,美國輿論普遍認為威爾遜總統背信棄義。迫於朝野壓力,威爾遜總統不得不改變決定,重新支持中國就山東問題與日本博弈,最終於1922年2月華盛頓會議上,讓中國爭得了對山東的主權,挽回了在巴黎和會上的損失。可惜中國的主流知識界,這時已因巴黎和會的失敗而對「公理」絕望,一頭紮進了蘇俄懷抱,對華盛頓會議上中國的勝利幾乎毫無興趣毫不關心,也就無法重新燃起對公理的嚮往和對公理戰勝強權的信心。

前美國總統威爾遜。(wikipedia/public domain)
美國前總統威爾遜。(wikipedia/public domain)

顯然,僅僅依靠當時中國自己的力量,中國不可能迎來華盛頓會議的轉機,不可能贏得山東問題上的最後勝利。中國的這次轉機,這次勝利,是美國文化、美國價值觀在國際社會起作用的結果,很大程度上是威爾遜主義的勝利。威爾遜主義並未破產,甚至威爾遜本人想動搖都不行,想退縮都不行,美國朝野不答應。這恰恰說明以民主、自決、公開協定、自由貿易為要素的威爾遜主義,已經深植於美國社會之中、美國文化之中,決定了美國對外政策包括對華政策的大方向,任何政客都難於撼動。

也就有了二戰中的中美同盟。二戰中英國援助過中國,但有點苛刻;蘇聯援助過中國,很苛刻。唯有美國的援助最大度、最慷慨,也最具決定性。可以這麼說,沒有中美同盟,沒有美國對中國抗戰大度的、慷慨的、決定性的援助,中國抗戰的勝利是不可能設想的。誠然,美國援華也有其國家利益的考量,美國也從中受益,但是比較起來,難道不是中國有求於美國更多,也獲益更多麼?

這一切意味著什麼?這一切意味著,如果我們主要基於國家的立場、民族的立場、公共利益的立場,而不是別的立場,我們就不能不承認,並非普通的世俗國家的美國、燈塔之國的美國,不僅在對內政策上、而且在對外政策上,都有一定的超越性,體現了美國文化、美國價值觀總而言之美國文明的優勢。一個多世紀以來的中國,則是其主要受益者。當然遠不止中國,同樣大受其益的還有美國曾經的敵人德國、日本等等。以威爾遜主義為發端,最終因二戰勝利奠定的美國主導的國際新秩序,顛覆了從前弱肉強食、零和博弈的國際規則,創造了合作共贏哪怕與從前的敵人合作共贏的新格局,為國際新秩序深深打下了美國文明的烙印。這也是二戰之後即便蘇美爭霸、兩大陣營冷戰,和平發展大局依然維持不墜的重要原因,中國的改革開放即因這種和平發展的大局而受益非淺。

為什麼「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根本原因在這裡。只有從文明上,才能真正理解美國對世界的意義、美國對中國的意義。這是任何別的國家都不能比擬的,不可替代的。這就註定了,中美關係必須建立在文明的地基上。固然因為國家利益最大化的需要,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考慮到文明的需要、尤其中國文明轉型的需要,我們更不止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

鄧小平做對了一件事,其對外開放首先是對美國開放,經濟上跟定美國,中國經濟才有了30年的大發展。但往後如果不在文明上學習美國,經濟上的大發展如果沒有文明轉型的支撐,其終究不過是沙灘上的建築,不可能行之彌遠。而在文明上,美國顯然絕未過氣,依然是中國最好的老師。獨特的歷史註定了中美兩國在生活方式上、文化上的巨大差異,但文化可以差異,文明必須趨同。中美關係能否以文明為地基、中國能否文明上學習美國,從民主、自決、公開協議、自由貿易等各個方面向著美國急起直追,無疑將決定中國今後百年國運。一切真正的愛國者,在這問題上都不會糊塗,也不容糊塗。

1979年,尼克森在白宮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交談,一旁的是總統吉米·卡特。(維基百科)
作者認為,鄧小平做對了一件事,其對外開放首先是對美國開放,經濟上跟定美國,中國經濟才有了30年的大發展。圖為1979年尼克森在白宮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交談,一旁的是總統吉米·卡特。(維基百科)

*作者為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前《南方周末》評論員。原文刊作者微信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