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專欄:反西方,不是中國的強國富民之路

2017-01-18 07:10

? 人氣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14日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中,談及各級法院做好意識形態工作必須掌握的幾項內容: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要旗幟鮮明,敢於亮劍,堅決同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詆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錯誤言行作鬥爭,決不能落入西方錯誤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周強言論遭到輿論普遍質疑。北京律師梁小軍受訪直指:這番言論再次印證中國的法律是在為共產黨服務;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則撰文質疑:「憲政民主怎麼就成西方的了?憲政就是實施憲法。中國現實是有一部憲法,而憲法當中規定了民主。『憲政民主』就是要實施中國憲法,落實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和民主選舉。否定『憲政民主』,就是否定『中國憲法』;否定憲法,也就是否定了憲法規定的所有國家機構的合法性,各級人大、政府和法院都成了不合法的存在。不知這是出於對憲法的無知呢,還是無底線自黑?」

本文作者則就周強言論核心「反西方」提出商榷與質疑。

周強在中國十二屆人大報告司法院工作。(資料照/新華社)
周強在中國十二屆人大報告司法院工作。(資料照/新華社)

周院長1月14日講話,荒誕所在多有。要害之一,即是反西方。而這是權貴階層的普遍心態。憲政民主好不好?當然好而且好得很,但一加上西方兩個字,馬上就變成洪水猛獸。司法獨立好不好?當然好而且好得很。但一加上西方兩個字,也馬上變成了洪水猛獸。總之無論什麼好東西,只要加上西方兩個字,再好都是壞東西。

這種對西方的強烈排斥,對西方的汙名化,歷史上,只有軍國主義的日本可比。

日本的現代化轉型,無疑受惠於西方。明治維新不僅學習西方,而且空前堅決。以至有意見領袖斷言,日本連人種都不行了,必須從人種上改造。也因為堅決學西方,明治維新很成功,成了日本現代化的起點,成了日本強大的起點。

但強大後的日本昏了頭,一戰而敗中國,再戰而敗俄國。十年之內兩次大戰,亞歐兩個頭等大國都成了日本的手下敗將。日本從此忘乎所以,以為自己真崛起了,模式了,既不把自己過去的老師中國放眼裡,也沒把自己現在的老師西方放眼裡。不僅處處與自己過去的老師中國作對,而且在日俄戰爭之後,開始與自己現在的老師全面對抗,全面反西方。

這就是所謂「大亞細亞主義」的起因。所謂「大亞細亞正義」,核心就是反西方,就是以西方、以白種人為敵。日本人做解放者,做救世主,把所有東方民族,尤其是中國,從所謂「白人帝國主義」的邪惡統治下解放出來。這種反西方的種族主義理論,也是日本侵華戰爭的重要依據,即侵略中國只是第一步,只是要把中國變成向英美主導的所謂「白人帝國主義」進攻的基地。

小寺謙吉和《大亞細亞主義論》
小寺謙吉和《大亞細亞主義論》

後來的結局眾所周知。欺師滅祖的日本,終遭天遣,被自己過去的老師中國和現在的老師美國聯手擊敗。美國刺刀壓迫下的日本,開始洗面革心,徹底告別反西方,徹底拜西方尤其美國為師,整個政治、司法制度全盤西化。重新沐浴歐風美雨的日本,鳳凰涅槃,僅僅三十年即重新崛起為世界強國。但是徹底拜西方尤其美國為師的日本也並沒有喪失自己的文化,而是完美地實現了日本傳統的現代化轉化。今天的日本固然摩登,但仍不失自己的特色。沒有人會在文化上把日本跟任何西方國家尤其美國混為一談。

反西方導致毀滅,兩度拜西方尤其拜美國為師,結果都是國富民強。這就是日本的經驗,日本走過的道路。

在跟西方的關係問題上,近代中國,一度比日本高明。早在巴黎和會上,日本代表已當眾要中國代表顧維鈞表態,是否支持其反西方議案。但被顧維鈞故意忽略,中國不上這賊船。至於後來的二戰,中國更毫不猶豫地站在英美主導的反法西斯陣營一邊,才有了八年抗戰的最後勝利。百年歷史證明,但凡中國在俄國、日本挑撥下走上反西方之路,就一定遇挫。但凡中國告別反西方,跟西方國家尤其美國合作,就一定受益。不僅八年抗戰受益,三十年改革開放受益更多,鄧小平就有過精闢論斷,中國的改革開放主要就是學習美國。

但是,國力剛有點起色,人民剛吃飽飯,中國的權貴階層就像當初日本那樣忘乎所以了,「崛起了」、「模式了」的喧囂,越來越響徹雲霄。忍不住到處亮劍,尤其對國內所謂「西方思潮」亮劍。周院長1月14日講話,不過是迎合了權貴階層的這種普遍需求。即他們越來越感到憲政民主、司法獨立等思潮對他們的特殊利益的威脅,他們無法正面拒絕,就乾脆汙名化,給所有於自己不利的思潮貼上「西方」的標籤。這麼一來,就可以不戰而勝。

毋庸置疑,無論憲政民主,還是司法獨立,的確都起源於西方。但在人類文明走向深度融合的今天,憲政民主、司法獨立絕不僅僅屬於西方,而早已作為整個現代文明的基石,屬於全人類,是人類共同的財富。同時人類其他文明也為憲政民主、為司法獨立作出了自己的貢獻。人類文明深度融合的第一個結晶就是聯合國憲章,其中就有中國的貢獻,中國不僅是聯合國創始國之一,而且派出自己的代表參與了聯合國憲章的起草。人類文明深度融合的其他結晶,還包括《世界人權宣言》,包括《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包括《世界司法獨立宣言》等等。而且所有這些重要文獻,中國政府都早已經簽署。

1954年9月中國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圖為1954年國慶節,遊行群眾抬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模型通過天安門。
1954年9月中國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圖為1954年國慶節,遊行群眾抬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模型通過天安門。

人類文明深度融合,註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憲政民主、司法獨立皆不例外。怎麼能夠斷言,憲政民主、司法獨立都只是西方價值,然後祭出當初日本反西方的種族主義神器,試圖拒於國門之外呢?

如果西方價值都是壞的,所謂西方憲政民主要不得,這不欺師滅祖嗎?不是對建立了亞洲第一共和的辛亥革命的否定與背叛麼?不是對四十年代中共亦曾參與的憲政運動的否定與背叛麼?它們的關鍵字,無一例外都四個字:憲政民主。

如果西方價值都是壞的,所謂西方司法獨立要不得,但是,司法獨立四個字,進而,現代意義上的司法概念本身,難道不都來自西方麼?諸如無罪推定、程式正義等關鍵字,不都從西方舶來?如果徹底反西方,西方舶來的統統淘汰,中國法學還能剩下什麼?

其實,說到底,連共產黨這個名詞,社會主義這個名詞,無產階級專政這個名詞,乃至馬克思主義本身,所有四個堅持,哪個又是中國土產?哪個不是西方舶來的?

一方面,在物質享受上高度依賴西方,離開了西方的物質文明就寸步難行。但另一方面,又必須偷師大亞細亞主義,即反西方的種族主義理論,拒絕西方的政治文明尤其制度文明,中國的權貴階層該是何等的精神分裂,又何等的黔驢技窮。

*作者為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前《南方周末》評論員。原文刊作者微信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