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今日香港,明日臺灣——論香港「故宮」風波

2017-01-18 06:30

? 人氣

香港政務司司長兼西九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林鄭月娥與北京故宮簽署協議,要在香港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來源: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香港政務司司長兼西九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林鄭月娥與北京故宮簽署協議,要在香港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來源: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臨近聖誕,香港忽然傳出將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屆時將長期展出由北京故宮博物院(下作北京故宮)借出的文物。筆者剛好有要事處理,在臺北過年,友人調侃:「可能中國怕港人沒錢上京,又或擔心北方的霧霾會影響你們的健康。」其實,故宮很近——欲到士林區的國立故宮博物院一遊,交通尚算方便。

即或港人歡迎故宮文物,仍不屑政府欺世惑眾

新年後回港,才發現政府繞過既定程序的做法引起軒然大波,形成「港人『好像』不歡迎故宮珍貴文物」的奇怪現象。回首故宮博物院自一九二五年十月十日開館的坎坷與成長的歷史,可謂首次發生這種情況。九十多年來,故宮文物無論在中國、臺灣以致世界各地,都深受政客和民眾歡迎(不計文革時期,當時紅衛兵確有破壞的意圖,幸得周恩來下令軍隊進駐故宮)。故宮南院的興建故然也有不少爭議,但嘉義的羣眾似乎並未呈現相同的反應。話說回來,正當香港大眾和傳媒全神貫注的在這次風波時,較少人注意到當地正在展出從北京故宮借來的文物。香港文化博物館於上年十一月至今年二月,舉辦名為「宮囍 — 清帝大婚慶典」的專題展覽,由北京故宮借出多組清代皇帝大婚文物。然而,雖涉及北京故宮文物,卻沒有絲毫爭議。顯然,關鍵不在港人對中華文化嗤之以鼻、「逢中必反」,大多港人都不抗拒故宮文物,問題在於政府的處事手法。

周末的香港文化博物館,門庭若市。(黃樂祈攝)
周末的香港文化博物館,門庭若市。(黃樂祈攝)

整件事情發展迄今,令市民詬病的地方不只一處。最多人提出的疑問是:為何政府可以在毫無諮詢的情況下,定意把西九龍(下作西九)原定興建大型表演場地的地段,改為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若參照項目的時間軸,更會發現其荒謬之多

參照項目時間軸,會發現其荒謬。(取自香港眾新聞、傳真社)
參照項目時間軸,會發現其荒謬。(取自香港眾新聞、傳真社)

定稿之前,再有傳媒揭發,政府沒有經招標且「偷步」委任的建築師嚴迅奇,原來是舊中區警署(建於一八六四年,二○○五年由政府接管)保育工程的認可人士,然而相關工程在上年五月突然倒塌。有如此往績的人,為何仍能在沒有競爭下,收取四百五十萬(約一千八百萬新台幣)的前期顧問費,主責一個意義非比尋常的文化項目?政府迄今沒有給予合理解釋。

漠視情理法,港府百辭莫辯

歸根究底,政府重覆「因為涉及重要文物,所以要保密,待成事後再宣布、公開諮詢並無問題」的說法,正是風波的源頭。絕大部分指摘政府的人士,不是反對故宮文物「長駐」香港。正如上文已提及,故宮文物在香港展出,絕對不會惹人非議,但若特此在表演場地本已嚴重不足的彈丸之地,擱置原來的大型表演場地,轉而興建一個博物館,事前的公眾諮詢顯然是責無旁貸。於理,政府無理,於法,政府亦沒有依法辦事。按照香港法例六○一章《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十九條:

「管理局須就關於發展或營運藝術文化設施、相關設施及附屬設施的事宜,及任何其他管理局認為合適的事宜,在該局認為適當的時間,藉該局認為適當的方式,諮詢公眾。」

當然,政府可以辯稱在篤定於確定地點興建博物館(甚至早已開始設計工作)後,才諮詢公眾也能稱之為「適當的時間」,但未免是強詞奪理。

上年度全港可作表演的文化場地之使用率,明顯已接近飽和,平均值超過九成五。(取自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上年度全港可作表演的文化場地之使用率,明顯已接近飽和,平均值超過九成五。(取自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那麼,為何政府仍然要排除萬難,無視文化界的訴求,急於興建博物館?當林鄭被問及何以不先諮詢公眾時,她作出這樣的回應:「若大家用大半年走這些程序,若有某一方面不同意,就會產生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不少輿論立刻抨擊林鄭,認為她把「怕中央尷尬」置於程序公義之上。左派的《文匯報》立刻為之辯護,認為此次事件涉及的機構,除了國家文化部、故宮博物院,還有西九文化局、賽馬會,外界若把「某一方面不滿意」扭曲為「中央尷尬」,是把事件政治化。但是,理論上諮詢的方向並非「故宮文物應否在香港長期展出」,而是「應否因為故宮文物,擱置西九的大型表演場地項目,改為興建博物館」。就算後者經諮詢公眾的結果是「否」,最多是另覓館址,甚或改建已有的博物館作展覽之用——故宮文物仍會外借香港。不要說中央,筆者想不到會有任何單位會因展覽場地的變更而尷尬。看來,政府「特殊處理」的主因只是為了趕及於二○二二年,則香港回歸二十五周年時落成博物館。若為此還特意建造一所博物館,更可望令中央龍顏大悅。至於剛辭去政務司司長一職的林鄭,是否想借此為自己競選特區首長添分?外人看選戰宛如霧裏看花,大概只有呼召林鄭參選的「上帝」才能知曉,筆者也就不敢定斷了。

以力假仁者霸

無論如何,這種不顧程序、馬首是瞻,甚至阿諛奉承、指鹿為馬的管治文化,在中國見怪不怪,但香港至少在上世紀七○年代廉政公署成立後,依法行事成為了普遍的社會共識。八○年代,鄧小平為了實現統一,提出一國兩制,香港(和澳門)成為了臺灣的示範樣本。時移世易,二○一四年太陽花運動,流傳一句「今日香港,明日臺灣」。同年的雨傘運動,臺灣有不少人士和組織聲援香港之時,亦深感不妙。正如已定居於臺灣超過十年,加拿大資深記者與戰略學者Jean Michael Cole(寇謐將)所言:

「如果能從香港特別行政區看出任何啟示的話,那就是,北京先前保證,臺灣的生活方式和政治制度的完整,都將在『一國兩制』的模式下獲得保障,這其實不用當真,就如同過去北京作過的任何承諾。」

臺灣人眼見對岸的香港,再望望自己家園附近繞行的航空母艦和戰機,以及日趨收窄的外交空間,又會得到甚麼啟發?

由著名藝人黃子華演出的獨角喜劇《秋前算賬》,是現在不少港人深感共鳴的作品。(取自Google)
由著名藝人黃子華演出的獨角喜劇《秋前算賬》,是現在不少港人深感共鳴的作品。其中有句「街上都是『全港市民熱烈慶祝回歸』的宣傳,有八個字是騙人的,只有『回歸』是事實」,是經典對白之一。(取自Google)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現居香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