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采華專欄】:慷慨─一種把愉悅波至四周的能力

2015-10-18 08:40

? 人氣

作者畫作〈雪竹 〉( 油彩麻布 180x100 cm 2008 作於北京 。作者提供)

作者畫作〈雪竹 〉( 油彩麻布 180x100 cm 2008 作於北京 。作者提供)

當台北的計程車常常不要我的5塊,10塊的零頭,一開始我想社會富裕到一定的程度,才會開車的連一點小錢都不要。加上20 多年前離開台灣,還停留在5塊,10塊早上上學可以買麵包的想法。 第一次司機先生說,5塊不要了! 真是嚇到,紐約著名的黃包車,若下車不多付點小費是很令司機討厭的。

而在台北這樣慷慨的司機先生出現次數頻繁到,如果我拿零錢包銅板撞擊好幾聲他還在等我的5塊。。。。我也在等,「你怎麼不說不用啦。。。」

想說的「慷慨」不是有天災人禍任何宗教機構,短時間內聚集大家解囊捐款助人。這裡說的「慷慨」是自發的。

7,8年前到雲南的迪慶香格里拉旅行,旅館旁有個小學,牆裡有小孩嬉戲的笑聲,我帶了四歲女兒探了頭進去,和 四,五小女孩一起跳繩照相留念,臨走之前年紀最大的女孩到教室拿了一大疊紙和筆要送給女兒。很驚訝發現她們的富有,只有精神上富有的才會慷慨贈與,即使我是花錢來度假,身上穿的是季節合宜休閒服,還有好的照相機拍照留念,這些小女孩的富有和自在是我比不上的。

至今我把那張小女孩高興跳繩的照片留著,告訴自己要看遠做大事。

楊太太是朋友介紹來打掃的,和楊太太認識一個多月, 每10天會來整理房子一次。 第一次見面送了她我的新書-5.4的幸運,也許是亮粉色封面,加上用毛筆小楷簽的名,印了我的藝術章,她兩天後特地送來三包花生糖,那晚還把垃圾用她的小摩托車載走。她本來是不要我的書,宣稱她看不懂,但我說寫的很白話簡單,要她一定收下,為什麼硬塞書給人,我想楊太太生活際遇是離我最不同的人,想知道她會不會看我的書。 那天後來她還是忍不住說她兩個女兒都在美國,一個在讀書一個在工作。

最後一次打掃她退了2/3的酬勞,她的理由是今天不用做全方面的清理,我堅持加點錢,因為怎樣她也是從台北近郊來。 她的理由是妳們做藝術的生活我很了解,不管看起來怎樣,妳們的錢難賺,我女兒本來也是要念畫畫的,但錢因為做朋友保證人被敗掉,沒法培養她畫畫,所以她改念設計,現在在美國已經找到工作。

楊太太的慷慨及對我生命期許鼓勵是強大有力的,有一天她買我的畫是很合理的事。

在台北詹宏志老師請了我家人吃飯,我們回請了一次;兩次都是他選的地方,他和美食家太太以前常常一齊來的餐廳,熱心的要介紹給我們這些外來客,尤其紐約來的吃可挑剔了! 一家是江浙菜,一家是法式有白桌布白玫瑰那種,都很好吃,賓主盡歡。那兩晚餐廳裡人影稀稀,兩次飯前老師都一再說明這家廚師很認真,飯後廚師都會等到最後散會,目送老師出門。 當然老師是個名人,名人來吃飯是好事,要好好招待,但廚師眼光發散出的感激是明顯的,不完全因為老師是個名人,那感激是老師體會出他們對自己工作細節品質的堅持,一般人看不到或覺得不值得付那樣的錢。台北好吃的餐廳很多,消費比這兩家低更是多,很多地方要訂位,比紐約吃飯還麻煩。詹老師的慷慨和楊太太是同一種心,鼓勵助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