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采華專欄】不服輸的女人最美 (上) 風暴丹尼爾 vs. 蜜雪兒奧巴馬

2019-05-29 08:50

? 人氣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並不是刻意把這兩位天南地北的女性拿來比較,只不過在同時間讀了她們的自傳。發現人命運的巧妙,不服輸的性格可以把人生帶到最高點,一般在意的出生文憑其實只是備註。

太多人被川普壓榨欺騙,合作過的建築師、做工的、電梯飛機上被騷擾的,他不停利用名人身分招惹無數的女人, 夜路走多了總是會碰到鬼。 A片導演、演員暨跳脫衣舞起家的風暴丹尼爾Stormy Daniel 忍無可忍豁出去。她和川普曾有一夜情,在美國總統競選期川普怕醜聞洩漏,雇了打手威脅利誘Stormy閉嘴。在紐約法庭前對著如山的媒體麥克風,聲音中有出戰的氣魄面不改色說,「這麼多年以來川普和他的打手無法無天,他們絕對想不到像我這樣的女人會出面,發誓將所有事實公諸於世!」她臉上的粧在奔波下脫落不少,可以看出和惡魔宣戰的疲乏。當時川普已經選上美國總統,一夜之間Stormy Daniel 成為注目焦點。 《完全披露》(Full Disclosure)這本書, 就是官司打贏後有權公開她的經歷。

蜜雪兒奧巴馬 Michelle Obama 是美國第一位黑人第一夫人,即使她有傲人常春藤學歷,哈佛法學院畢業的成功律師,在奧巴馬上台後不斷地被抹黑, 說她像猩猩,到底是男還是女?企圖塑造她成刻板印象中兇悍暴躁的黑女人,種族歧視不會因為對象是美國總統的太太而消失,反而是更公開地大鬧, 因為她名氣大。這位自主性特高,刻意穿弱勢年輕設計師時裝的第一夫人,任期一開始的日子非常不好過。這些心中折磨清楚表露在這本書裡《Becoming》,台灣翻譯成「成為這樣的我」。蜜雪兒寫自傳不是為了凸顯自己人生,在每個章節常常重複「我行嗎?」 (Am I good enough?) , 誠實地流露不足之感,有效引起讀者共鳴 。第一天就賣了725,000 本, 至今全球超過 一千萬本,從來沒有這樣爆紅的美國第一夫人。她的簽書會在倫敦、阿姆斯特丹、布魯克林、亞特蘭大一樣,場場爆滿,黃牛票賣得滿天飛,參加的人各種族都有。 她在對抗川普的一句話成為經典——「當對手出招越低級,我們更需要高尚地回招 (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 在對錯顛倒是非不明的時局,蜜雪兒像一道耀眼又溫柔的光,讓無力的市井小民找到一股希望和力量。

由小看大, 幼小時發生自主反應事件,本性清楚流露。

Stormy 6歲父母離婚,媽媽發了瘋似完全不能自立,更無力照顧女兒。 爸爸回家搬東西,在雞飛狗跳時Stormy躲進車廂藏在箱子中, 爸爸沒有想到和她告別, 媽媽也大哭大鬧更不會找她, 一直到了好幾哩外,Stormy才發聲,興奮地大叫給爸爸一個驚喜「Surprise!」爸爸卻不太有表情地和她說「寶貝我不能帶妳走,妳一定要回家......」, 她這時才大哭起來。六歲的她同時被父母遺棄,跳上車子是本能反應。有誰可以想像自己如果在六歲時像一隻被遺棄的狗,在成人大鬧的當頭會想到跳上車自救,Stormy不幸地出生在這樣的家,但從跳上車的那一剎那,幸或不幸的未來是在自己掌握下!

Michelle Obama 小時就是非得A不可的女孩,生長在比小康再差一點的藍領黑人家庭,媽媽在上幼稚園前已教她識字,在課堂上老師用字卡認字,全部答對就可以拿貼紙。前面有兩位小朋友滿分,輪到小蜜雪兒,她全部都答對了,除了白色(White)唸不出來。 那天回家後耿耿於懷,嘀嘀咕咕不斷練習。第二天開始上課就要求老師再考一次,老師說今天不學顏色,她馬上說,「No!我一定要重考,要拿貼紙。」 老師只能順著她,那天她戴了星星貼紙滿心歡喜回家。在書裡她還清楚記得兩位滿分小朋友的名字。你記得任何幼兒園同班小朋友的名字嗎? 這說明蜜雪兒在學業上求進的天性,這兩個小朋友是她往前看的目標。 高中輔導升學老師不建議申請普立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說她不是常春藤的料,她被激得非試不可。 蜜雪兒不但申請到,而且進去後加倍用功,  一定要證明她是常春藤的料,還是個高材生。她一直就是這麼個在學業和工作認真不服輸的人。她是第一位黑人籍美國第一夫人,在8年裡對自己和工作團隊戰戰兢兢不停告誡:我們要比一般人更努力,因為我們沒有犯錯的機會。蜜雪兒對種族歧視的解決方法是「隨便你怎麼批評,我一定要做到最好無懈可擊,讓人無話可說」。事實證明,蜜雪兒的名聲在時間累積下,  慢慢地正面消息蓋過無憑據的損人小道,大家開始了解蜜雪兒是怎麼樣的人。

「學琴的小孩不會變壞」,這是為了賣鋼琴想出來的。愛馬及學騎馬的小孩不會是壞孩子。 Stormy在垃圾堆的家過了童年,馬廄是她的避風港。 有天來了匹醜陋不堪、受虐有病的名貴賽馬「完玉」(Perfect Jade)。完玉和Stormy生日同天,註定相遇 。不過一開始就槓上了,Stormy 天性愛馬,愈可憐愈愛護,花時間為完玉清洗餵食運動散步。完玉不領情,清洗時大便在她身上,趁她不注意從後面咬她。一年聖誕節,養父本要接她去買禮物,但到馬廄時他喝得太醉根本不該開車,Stormy 堅持不上車,養父丟下五百元,Stormy立刻和馬廄老闆開口買下完玉。完玉是一匹受虐的馬,難以馴服。有一天咬了她一口,痛得Stormy大叫一口,向馬耳朵咬回去,對馬大叫「 現在你知道有多痛了吧?!」從此完玉再也不造次,也慢慢恢復健康,一身黑亮健碩名馬血統姿態顯現。 他們開始出賽表演,Stormy從未再從完玉背上摔下過,這是不太常見的。還有,養馬出賽並不是一般人可以負擔的活動,費時費錢。現在的Stormy 有一匹五萬美金的馬,但從國一到高中畢業養完玉六年裡,她在馬廄做各種不同的工作來換取完玉的住宿食費醫療。有時坐公車再走兩英里路去看它,一直到馬死了為止。Stormy 說:「在這六年裡,如果沒有完玉,今天的我一定會是個有4個小孩,牙齒掉光住在拖車園裡(trailer park),如垃圾的低等白人(white trash)。其實是完玉救了我,而不是我救了它。」

一次,Stormy和完玉如往常出遊,一個二十英呎寬的大水溝被草蓋住,發現時已來不及,一猶豫兩敗俱傷,兩個倔強的靈魂於是在空中飛躍,飛過了在那裡等的死神,書念到這裡不難理解為什麼她敢告川普......(待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