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君觀點:回應台灣的歷史瘡疤─陳水扁

2019-05-29 06:50

? 人氣

作者指出,國安局揭露了陳水扁總統於2003年依「國家機密保護法」批示美麗島事件、林義雄滅門血案和陳文成命案的國家檔案「永久保密」,而保外就醫的貪污犯陳水扁,依法不能接受新聞採訪(所以媒體無法針對「永久保密」一事採訪他),目下奇異的現象卻是可以放任他自封「勇哥」透過社群媒體「愛怎麼說就怎麼說」。(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指出,國安局揭露了陳水扁總統於2003年依「國家機密保護法」批示美麗島事件、林義雄滅門血案和陳文成命案的國家檔案「永久保密」,而保外就醫的貪污犯陳水扁,依法不能接受新聞採訪(所以媒體無法針對「永久保密」一事採訪他),目下奇異的現象卻是可以放任他自封「勇哥」透過社群媒體「愛怎麼說就怎麼說」。(資料照,顏麟宇攝)

我曾經寫過文章論述「蔣介石問題」自蔣介石死後一直考驗著每一個人......《摑臉者鄭惠中沒有錯?》,具體來說蔣介石的血腥與殘酷,考驗著一直與他為伍的外省族群、台派國民黨和無數為虎作倀的合作細胞,所有這些人如何面對不能更改的過去的自己,這主要是談論關於「白色恐怖」這個歷史階段。今天,我們得談一談「陳水扁問題」。台灣人、黨外人士、民進黨人暨其支持者,自陳水扁家族貪污事證爆發以來,「陳水扁問題」也在考驗著這些人的良知,面對這樣一個貪婪、無恥的台灣掌權者,這一頁歷史中每一個台灣人自己要如何寫下?

今年四月以來,「陳水扁問題」更嚴重了,主要是國安局揭露了陳水扁總統於2003年依「國家機密保護法」批示美麗島事件、林義雄滅門血案和陳文成命案的國家檔案「永久保密」。這一點我不震驚,因為我讀史,也研究歷史,一直以來我對於陳水扁掌權後,沒有揭露白色恐怖真相,沒有做教育內容革命,沒有做政治改革,沒有禮敬為台灣犧牲的烈士,感到不可思議,也是這種「反常」的歷史現象,刺激我深入思考。更令人費解的現象還有:陳水扁ㄧ當選總統就特聘特務頭子王昇作有給職國策顧問,還任命軍人唐飛做行政院長......這一些他所留下的痕跡,這些陳水扁現象早已經在我心中刻畫下陳水扁的真實形象。

20190509-前總統陳水扁9日出席陳水扁口述歷史回憶錄「堅持」簽書會。(顏麟宇攝)
作者指出,一直以來她對於陳水扁掌權後,沒有揭露白色恐怖真相,沒有做教育內容革命,沒有做政治改革,沒有禮敬為台灣犧牲的烈士,感到不可思議,也是這種「反常」的歷史現象,刺激她深入思考。(資料照,顏麟宇攝)

黃信介仙的女兒黃文柔女士當著眾人的面告訴我,當年是她親自拿了新台幣二十萬元現金給律師陳水扁,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施明德與我也不只一次透過文字提起這件事。這件事何以令人「震驚」呢?人們的震驚往往來自真相的揭露與過去虛假的政治宣傳剛好相反。當年這一群「美麗島軍法大審辯護律師」以崇高勇敢的「義務辯護」姿態,趾高氣揚地走入了當年愁雲慘霧中的黨外勢力,成功地攫取「選票」取代了受難者家屬的政治地位。這是民主選舉的法則,只要能「吸」到票選,選上再說,我們難道不願意面對這樣的民主起點嗎?一場道德與情感的詐騙。

雖然我不震驚於陳水扁以「永久保密」徹底背叛了台灣歷史,他一直是這樣的人。但我確實被此時此刻台灣知識份子的冷漠大大震撼。沒有人,沒有人,沒有什麼人感到「不適」,彷彿一切都非常「合乎時宜」。就像當年在戒嚴令下,其實也沒有太多人感到「不舒服」。是這一點讓我作噁。台灣的菁英不太願意面對「陳水扁問題」。

陳水扁將這三大案列「永久保密」這件事,還不能讓「有頭腦」的人清醒嗎,體察到陳水扁的身份問題?陳水扁到底是誰?是失去了質疑、推理和想像力了嗎?抑或是失去了追求真相的勇氣?在台灣歷史裡,「勇氣」一直是問題,需要勇氣的時候沒有,不需要的時候滿地都是。比如「主張台獨」就是最好的例子。

保外就醫的貪污犯陳水扁,依法不能接受新聞採訪(所以媒體無法針對「永久保密」一事採訪他),目下奇異的現象卻是可以放任他自封「勇哥」透過社群媒體「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依舊用陳水扁式的表演與詐術在凌虐著所有需要「良心」與「面子」的惜臉皮台灣人,和取悅著那些道德淪喪的厚臉皮台灣人。

20180702-促轉會委員葉虹靈出席陳文成紀念晚會。(陳韡誌攝)
去年7月促轉會委員葉虹靈表示,還原歷史真相業務組主為工作為加速政治檔案徵集與建置資料庫,包括陳文成、林宅血案等重大案件尚未移轉之檔案,承諾將在兩年內完成。圖為葉虹靈出席陳文成紀念晚會。(資料照,陳韡誌攝)

什麼是歷史脈絡、歷史情境與歷史邏輯?常常有人故意去忽視這些大的背景,難怪台灣人常常走入歷史就迷路,一談政治就偏執,一投票就被詐騙。在「白色恐怖」統治下的「優秀」是什麼意涵?「第一名」又是什麼樣的意涵?「叛亂」又是什麼?在那個戒嚴時代,又是什麼樣的「被檢查過的人」才能被「特許」當律師呢?不要失憶了,白色恐怖時代的1973年,律師高考率取率只有百分之0.87,錄取名額只有10人,其中的第一名叫做陳水扁。依照歷史脈絡,是陳水扁必需自己舉證,他何以不是國民黨同路人!最近促轉會不思如面對「陳水扁永久保密事件」,倒是像發現「新大陸」般,邀請當年被監視的學生來看檔案,根據促轉會表示1983年(美麗島、林宅和陳文成這三大案之後)光是校園特務佈建還高達五千多人,簡單以此類推回去,難道之前特務會更少?難道律師界、法界裡都沒問題?都乾乾淨淨清清白白?我們恐怖的歷史有多長,我們人心的扭曲就有多深啊!面對不容易,但詐騙卻很容易,陳水扁一直打著永遠「第一名」的... 步入政壇,這不就好比竹聯幫裡的「第一名」,這該是個什麼意思啊!大家想想。可惜了,第一名的歷史紀錄沒能維持下去,紐約時報的世界貪污領袖排名,陳水扁只得了第二名。

台灣歷史的瘡疤或真相,不是陳水扁與施明德的爭執,什麼誰是誰非?施明德從不與「誰」爭執,他不與蔣家父子爭執,他爭的是台灣人的「自由、平等與人權」;他不與陳水扁爭執,他反對的是「貪腐」,他想挽回的是台灣人的尊嚴;此刻他也不是與蔡總統爭執,他等待的是總統依職權解密「國家檔案」。

在歷史裡,施明德的行為求的是「死」不是「官」,在白色恐怖時代施明德是叛亂犯,是面對過三次死亡威脅,兩次被宣判無期徒刑的人。他踏出的步伐,他走過的路,已經向我們證明了他是誰?你們「認不認」,是你們的事。

打開檔案,就像促轉會拍的宣傳片ㄧ樣,邀請「每一個人」,我說的是每一個人,每一個人都可以「依現行法」去看所有的國家檔案。打開檔案,民智才會大開,政治騙術才能失效,選票才能彰顯意義。

「盧武鉉問題」曾經是南韓人的問題,但盧武鉉面對了,沒把問題留給南韓人,於是南韓人流下淚,鬆了一口氣。我們台灣人依舊得好好面對「陳水扁問題」以及「白色恐怖」。

*作者為施明德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