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哩與味噌,柯南與兩津勘吉:《從北齋到吉卜力》選摘(2)

2019-05-29 05:10

? 人氣

《名偵探柯南》堪稱是文化雜糅的結晶,江戶川柯南中的「柯南」,足見青山剛昌對柯南.道爾福爾摩斯作品的致敬,江戶川則是向日本本土的推理小說江戶川亂步的推崇。(圖/IMDb)

《名偵探柯南》堪稱是文化雜糅的結晶,江戶川柯南中的「柯南」,足見青山剛昌對柯南.道爾福爾摩斯作品的致敬,江戶川則是向日本本土的推理小說江戶川亂步的推崇。(圖/IMDb)

一九九四年青山剛昌三十一歲時,得到《週刊少年Sunday》的邀稿,此時,這本雜誌多年的競爭對手《週刊少年Magazine》,於一九九二年開始連載的《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大受好評。《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是本格的推理故事,主角金田一是個高中生偵探。創作《名偵探柯南》之前,青山剛昌畫過劍術與棒球漫畫,《週刊少年Sunday》找上他,就是希望他創作推理故事跟《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打對台。構思《名偵探柯南》時,青山剛昌回想到小學時閱讀的福爾摩斯、亞森羅蘋與江戶川亂步。

《名偵探柯南》堪稱是文化雜糅的結晶。青山剛昌曾說,構思柯南時想到小學時閱讀推理偵探小說的經驗,如果沒有閱讀柯南.道爾的《小舞人奇案》,他便無法持續對偵探小說感興趣。《小舞人奇案》裡,主角是一位美國離婚女性,某位英國貴族對她一見鍾情,兩人在英國結婚過著幸福生活。未料,女主角的前夫卻前來糾纏,他發來電報,上面盡是外人無法解讀的跳舞小人圖案,這圖案只有女主角能懂,原來是威脅信息。最終,是福爾摩斯解讀出這些圖案的意義,全案水落石出。就是這個篇章,觸動青山剛昌創作《名偵探柯南》。其實,類似的手法也曾在柯南當中出現過。江戶川柯南中的「柯南」,足見青山剛昌對柯南.道爾福爾摩斯作品的致敬,江戶川則是向日本本土的推理小說江戶川亂步的推崇。《名偵探柯南》裡的少年偵探團正是江戶川亂步的角色,怪盜基德也跟怪人二十一面相類似,行竊之前都會先來個書信告知,在大家嚴陣以待的狀況下得手。毛利小五郎的名字則是仿自培育少年偵探團的明智小五郎,差異自然是毛利小五郎愛喝酒又好色,辦案功力兩光,實則柯南出面,他只是浪得虛名。

《名偵探柯南》成功的地方並不只在於推理情節的設計,跟《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本格派的推理動漫相較,劇情顯得簡單,雖然節奏快、時間短,但總覺得少了一味,這少了的一味就是由文化來填補。《貝克街的亡靈》進入福爾摩斯所處的十九世紀中期的倫敦,把小說的平面立體化,也對日本政二代、富二代藉父輩資源掌握日本未來提出警語、《迷宮的十字路》則透過兒歌展現了京都棋盤式的古城構造、《唐紅的戀歌》則藉和歌遊戲帶出日本傳統文化。總之,《名偵探柯南》像是文化展示平台。

青山剛昌老師。(Chikorita@Wikipedia/CC BY-SA 2.0)
漫畫版《名偵探柯南》歷經長期的連載,從一九九四年迄今,中間只有二○一七年年底中斷約四個月,而後再恢復連載,二十多年時光的堅持不輟讓人佩服,可以說,青山剛昌的生活就是柯南,每天工作二十小時就是為了柯南。圖為青山剛昌。(Chikorita@Wikipedia/CC BY-SA 2.0)

漫畫版《名偵探柯南》歷經長期的連載,從一九九四年迄今,中間只有二○一七年年底中斷約四個月,而後再恢復連載。二十多年時光的堅持不輟讓人佩服,可以說,青山剛昌的生活就是柯南,每天工作二十小時就是為了柯南。但是,這還不是最驚人的,《烏龍派出所》的作者秋本治從一九七六年到二○一六年於《週刊少年Jump》(週刊少年ジャンプ)連載漫漫四十年,其間甚至沒有中斷,這也創下連續連載期數的金氏世界紀錄。一九五二年出生的秋本治,在東京都葛飾區龜有成長,這個描述是不是讓人眼熟?主角兩津勘吉正任職龜有派出所,出身東京下町,也就是普通人家的居住地帶,下町的象徵——淺草寺經常在動漫裡穿插出現,兩津勘吉的言行舉止如懶惰愛貪小便宜,都有著小市民的氣質,但他的心眼不壞,力大無窮的他,有時能因此助人。二○一六年《烏龍派出所》漫畫停止連載之後,東京近郊的龜有迅速成為景點,一出龜有站,可以看到以漫畫打造的景點,有趣的是,大體以台灣人與韓國人居多。

青山剛昌故鄉館與同在鳥取的水木茂紀念館一樣,都是小地方,基本上也分別以兩人的展館作為觀光景點。在榮町下車之後,車站前有拉麵店,這裡的拉麵味道獨特,原來這一帶是以牛骨熬湯。在步行將近二十分鐘,才到達青山剛昌鄉土館,沿途可見柯南、小蘭、怪盜基德的像。故鄉紀念館裡,就像是特地為兒童打造的柯南樂園,有變聲蝴蝶結,也有滑板遊戲。故鄉紀念館有訪談青山剛昌的相關影像。他的母親受訪時說青山剛昌從小就嶄露繪畫天分,同樣是虎,他畫的就像虎,而哥哥畫的倒像貓。青山剛昌在鳥取成長,直到就讀東京藝術大學才離開。

位於日本龜有的兩津勘吉雕像。﹝取自維基百科﹞
位於日本龜有的兩津勘吉雕像。﹝取自維基百科﹞

在台灣與日本都有高人氣的《烏龍派出所》

為什麼《烏龍派出所》在台灣深獲人氣?在筆者看來,這是人物角色設定以及在地配音的雙重效果。焦點人物兩津勘吉草根人物的性格,總讓筆者想到一九六○年代後期的人氣電影《男人真命苦》裡的寅次郎。兩津勘吉與寅次郎非常相似,市井小民氣質,心地不壞、愛面子、說話有些粗魯,邋遢沒有女人緣,始終單身。從一九六○年代末期開始的寅次郎熱潮,到一九七○年代中期出現的兩津勘吉,兩人有接續的味道,這類甘草人物儼然已成日本大眾流行文化中的重要類型。雖然《男人真命苦》在台灣並未有大人氣,但他們的草根形象卻與台灣鄉土題材電影、電視劇裡的甘草人物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至於在地配音,則是《烏龍派出所》裡除了兩津勘吉會說台語之外,其他角色也偶爾說台語。事實上,台灣配音為作品增添在地色彩的例子不在少數,在電影,著名的例子就是周星馳電影的配音,不僅把周星馳的說話從粵語改為國語,周星馳「哈哈哈」的狂笑正出自台灣配音之口,可以說,一九九○年代周星馳電影在台灣走紅,配音是不可或缺的功臣。在動漫,一九九○年代末期台灣播出的美國動漫《南方四賤客》台灣配音加入了很多台灣在地的流行話題,在那個網路時代才開始不久的年代裡成為網路話題,此外,同是美國動漫的《辛普森家庭》也是個有趣的例子。

烏龍派出所。兩津勘吉。﹝取自維基百科﹞
在作者看來,《烏龍派出所》在台灣之所以深獲人氣,是人物角色設定以及在地配音的雙重效果,美國動漫《南方四賤客》與《辛普森家庭》也是差不多的例子。﹝取自維基百科﹞

台灣配音是為了增加《烏龍派出所》的在地性,其實,秋本治在《烏龍派出所》連載之初,也為了日本在地讀者的口味,針對日本社會現狀有不少重口味的描述,也因此,《烏龍派出所》漫畫日文版全集是兩百冊,台灣則是一百五十冊,其中所差的五十冊是出版社認為過於重口味不適合海外所致。

《烏龍派出所》在連載了二十五年之後,秋本治出版了《兩津的時代—從〈這裡是龜有派出所〉讀娛樂史》(両さんの時代—〈こち亀〉で読むエンタメ史),其中以兩津勘吉為主角,帶出他成長年代的流行事物。在秋本治的設定裡,一九四○到一九五○年代是兩津勘吉的小學生時代,而後隨時代推演,逐步成為他的中學生(一九六○年代)、高校生(一九七○年代)、青年(一九八○年代)與壯年時代(一九九○年代)。舉例來說,秋本治是漫畫家,他所選取的起點就是一九四六年的漫畫月刊問世,彼時日本有十多種漫畫月刊,除漫畫內容之外,雜誌之間的競爭還包括所附的紙摺玩具。在戰後凋零的年代裡,能買一本月刊已是不容易的事,小孩們於是自行產生交換的方式,好能看到更多本漫畫,月刊裡所附的奇珍軼事,例如「尼斯湖出水怪」等,也成為少年世界的一環。其他有趣的事件還有一九五八年速食麵的問世、一九七四年便利店的開張等,此外,更多的篇幅則是模型、公仔的變遷。值得注意的是,這本書所述不是憑秋本治個人的記憶來寫,而是秋本治團隊考察了很多工具書,確定物件起始年代來編列。

連載40年的日本漫畫《烏龍派出所》將在9月中推出完結篇(集英社烏龍派出所網站www.j-kochikame.com)
其實,秋本治在《烏龍派出所》連載之初,為了日本在地讀者的口味,針對日本社會現狀有不少重口味的描述,也因此,《烏龍派出所》漫畫日文版全集是兩百冊,台灣則是一百五十冊,其中所差的五十冊是出版社認為過於重口味不適合海外所致。(取自集英社烏龍派出所網站www.j-kochikame.com)

在筆者看來,這就是日本大眾文化的魅力之一。在日本大眾文化當中,經常能夠帶出課本裡沒有的日本史,例如秋本治所寫的書裡就以物件為主軸,帶出不同年代的流行事物,這自然不是個例。

本章談到推理小說,筆者是戰後社會派推理巨匠松本清張的鐵桿粉絲,他一九六○年發表的《砂之器》,是充滿社會想像力的作品,根據證人口供,證人聽到死者生前說話的腔調是東北腔,警方從東北開始加緊搜查相關線索,殊不知,人是會因為求職等因素前往他鄉,腔調也因此會隨人口遷移而改變。以腔調為起點,松本清張緩緩帶入戰後初期日本的社會景象,以及社會邊緣人的處境,松本清張為數眾多的作品都帶有這樣的色彩。松本清張是將近六十年前的作家,後輩推理作家也有承續的味道,以東野圭吾為例,他的經典之作《白夜行》裡,也穿插了一些日本物件史,作為故事推展的橋段,例如自動提款機出現的年代等。在《解憂雜貨店》裡,則有日本加入美國行列,抵制一九八○年莫斯科奧運的事件,或是作為時代記憶的披頭四等。

*作者為輔大法學士,台大法學碩士,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曾任天津南開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台灣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兼任助理教授,現為文化評論者、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助理教授。本文選自作者新著《從北齋到吉卜力:走進博物館看見日本動漫歷史!》(蔚藍可樂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