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出新高度!中國網美瘋「偽飯店咖啡廳」:擺張床、穿個浴袍,就能拍照假裝自己在渡假

2018-11-13 09:49

? 人氣

中國出現「偽裝成酒店」的高空咖啡廳,讓網美穿浴袍在床上拍美照。(圖/愛范兒提供)

中國出現「偽裝成酒店」的高空咖啡廳,讓網美穿浴袍在床上拍美照。(圖/愛范兒提供)

加班間隙看到朋友圈「曬」高層酒店度假照片,不用太羨慕,朋友們可能沒出國度假,也沒去酒店,可能只是去了一趟「偽裝酒店」的高空咖啡店。

該咖啡店的推薦。(圖/愛范兒提供)
該咖啡店的推薦。(圖/愛范兒提供)

偽裝成萬豪的咖啡店

一家怎樣的咖啡店才能偽裝成大阪萬豪酒店?

其實只需要一個身處高層的大落地窗,超五星酒店標配床褥,再配一身酒店浴袍。

根據南都報導,這個名為pétales 的「高空咖啡店」位於高層寫字樓,佔地不足一百平米,供拍照的大床外,還有一些相當常見的拍照佈景,如出現得非常彆扭的浴缸,玫瑰色小餐桌等,它的前身為一家花藝店。

咖啡店的實際店面。(圖/愛范兒提供)
咖啡店的實際店面。(圖/愛范兒提供)

仔細看這個高空咖啡店在網絡上的走紅路線,「宣傳」推廣的不是這個「佈景」有多真,而是強調「本店造假」。第一批社交網絡曬圖的客人,他們曬出並不是「某某酒店」住店體驗,而是直接表明自己身在這家假網紅店,通過小花費就拍攝了這些「仿酒店」」照片。

這個推廣套路,真是反其道而行,通過打假來突出「仿真」。

攝影 KOL 去體驗這類拍照店,與美妝部落客尋找體驗「護膚品平價替代」 的套路差不多。他們帶著「打假」和「獵奇」的目的前去探路,新鮮、有爭議的地點容易吸引大眾眼球,他們的粉絲可能正是這類店的目標群體。

這個出動到大床來「仿」酒店的咖啡店,目標群體明顯是擁有強烈「曬圖」慾望的社交媒體用戶。

實際拍攝場景。(圖/愛范兒提供)
實際拍攝場景。(圖/愛范兒提供)

以這家網紅咖啡店「模仿」的大阪萬豪酒店為例,超五星酒店高層房每晚費用約 8878 元臺幣。這家「酒店風」咖啡店的宣傳口號為人均消費 1731 元。

根據消費者回饋,在走紅初期,這個花費為咖啡店的甜品飲品的花費,而目前由於「吧台整改」,該店不提供甜食,只能拍照,消費為 222 元/位。

因為到店的客人不少,客人消費餐飲後需要「等位拍照」,因為核心景點——高層落地窗為背景的大床,只有一張,要拍「萬豪酒店照」要排隊。在如此簡陋硬體和繁雜軟體之下,真想用 222 元獲得超五星級酒店體驗真是想太多了。

大眾點評。(圖/愛范兒提供)
大眾點評。(圖/愛范兒提供)

從小紅書、大眾點評、口碑等平台的評價來看,目前這家網紅點「人山人海」,拍照過程可能會被幾十雙眼睛盯著,更不用考慮每天「接待」這麼多客人的大床和酒店浴袍的衛生情況了。

這樣的服務顯然只能吸引一次性消費。一個配床的落地窗,各種角度,各個光線條件,來來去去也只能拍出風格類似的照片,顯然不能持續滿足客人們的曬圖需求。

更不用說職業部落客們的推廣需求。一個正常的網紅,不可能總是穿著浴袍躺在窗邊大床、彆扭的浴缸上做產品推廣,這樣的「網紅人設」顯得精神不正常。

東拼西湊製造「拍照地」

說起「假佈景」景點,相信有點年紀的朋友會回憶起著名「假佈景聚集地」——深圳世界之窗。

那時交通不便利,旅行的選擇沒有那麼多。到深圳世界之窗,體驗一下國內著名景點的微縮版,已經是不錯的旅行「打卡」選擇。沒想到多年後,世界之窗過氣了,微縮版「紀念碑谷」卻流行起來。

西班牙 La Muralla Roja。(圖/愛范兒提供)
西班牙 La Muralla Roja。(圖/愛范兒提供)

西班牙 La Muralla Roja 紅牆因為造型像遊戲《紀念碑谷》中的畫面,被稱為「現實版紀念碑谷」,成為了著名景點。世界各地開始仿建相似的粉紅色建築,打造各式各樣的「紀念碑谷」。

因為小紅書達人們的發掘和推薦,還在建的廣州紀念碑谷也開始走紅。

位於科騰工業園的「廣州版」紀念碑谷,建築造型自然是仿西班牙原版紅牆並參考遊戲畫面。為了讓客人拍出外國感,還添加了其他網紅元素,​​如,倫敦紅色巴士、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的燈柱等。

廣州紀念碑谷。(圖/愛范兒提供)
廣州紀念碑谷。(圖/愛范兒提供)

就是這樣一個東拼西湊的「景點」,目前收費為手機拍攝會員價 666 元/小時,非會員 888 元/小時,影視拍攝則達到了行業價 3551 元/小時。從小紅書的關注度和回饋來看,這個影視基地還相當受歡迎,不少消費者願意多人分單支付一小時的費用拍「到此一遊」照。

模仿、微縮其他景點之外,網紅店還流行起復古,自我「創造」風格。春麗吃飯公司,亞洲吃麵公司可以說是這類「拍照店」的典範。

參見同類店鋪,廣州琶洲琶堤的MateMate,門外亮著「娛樂場所」的霓虹燈,室內佈置著《世界愛豬病協會》主題,調侃各類主義的標語,擺著不能玩的電子遊戲機,以及被幹稻草包圍的破浴缸。

MateMate。(圖/愛范兒提供)
MateMate。(圖/愛范兒提供)

這種風格難以定義,假復古,也算不上工業風。自以為有風格,實際放棄了創造,把獵奇的元素拼湊一下,製造幾個不常見的空間,供喜好新鮮的年輕人拍照。

這些店既不提供果腹的美食,也非要進行任何有深度的話題討論。既不務實,也非理想。但正是這種容易被詬病的開店風格,讓春麗吃飯公司走紅,在半年左右,客流量超過五萬,全中國各地出現了三十多家「山寨店」。

MateMate。(圖/愛范兒提供)
MateMate。(圖/愛范兒提供)

這些「山寨店」正「千店一面」地複製著,雖然已經不能搶得網紅熱潮的頭啖湯,但也不願意落後。開店這回事,也如 90 後的職場,是「每日一新」的比賽,商家們為了生計,忙著轉場。

可惜消費者的胃口永遠不會被滿足,廝殺進入白熱化後,網紅店必然要拋棄相似的面孔,沒有不可複製的競爭力,可會面臨淘汰。

佈景店實際上是一種新型攝影棚

美味的食物被好看的食物打敗,舒服的環境被怪異的佈景打敗。這種趨勢慢慢改變了商家們的開店思維,直接「製造」適合曬圖的場景吸引客流量。 「偽裝酒店」的高空咖啡店、廣州紀念碑谷、春麗吃飯公司,正是這種思維發展到極致的表現,也被批評為消費虛榮心的生意。

穿著浴袍在某家咖啡店被圍觀著拍照,接著在社交網絡曬出,配文自己身處某家豪華酒店,這種做法確實有點彆扭。但任何消費觀都不是憑空產生,有其複雜的時代原因。

虛榮心、曬圖慾望只是導致這個消費傾向的一部分成因,其背後是越來越完整的網紅經濟產業鏈,佈景店實際上已經成為一種新型攝影棚。

SoHo 社區頂層公寓。(圖/愛范兒提供)
SoHo 社區頂層公寓。(圖/愛范兒提供)

從網紅商業化的角度,網紅們尋找適合植入產品的場所,商家也尋找網絡媒介渠道,是線下商店與網絡媒介的資源置換合作。

滿足雙方條件的「完美公寓」應運而生。這個完美的公寓位於紐約曼哈頓 SoHo 社區頂層,裝潢時尚、漂亮,不僅有堆滿抱枕的大床,還有玫瑰金色調的客廳,視野開闊的頂樓,風格完全滿足千禧一代社交用戶的審美。

與深圳的高空咖啡店要營造的度假感不同,這家公寓顯然是要偽裝 instagram 網紅們的家。 「入住」這家公寓,網紅既能維持時尚「人設」,推廣的產品也能較​​好地「出鏡」。

 
 
 
 
 
 
 
 
 
 
 
 
 
 
 

Forbes(@forbes)分享的貼文 張貼

最核心最商業化的是,這類拍照場景實際是廣告,公寓裡所有家具都是某知名品牌的「置入」。網紅在曬產品的同時,這些家具也會作為背景出鏡,獲得同樣的推廣效果。

不要以為虛榮就是社交賬號「曬圖」的全部原因,背後有其複雜的經濟關係。 「曬圖店」實際上在為越來越豐富的商業推廣提供舞台。

社交網絡「曬圖」功能鼓勵人們分享,鼓勵虛榮心膨脹,催生出了拍照網紅店。而網紅經濟發展起來後,也會反過來,利用人們的社交分享欲做更大的生意。

公寓內所有家具都是置入廣告。(圖/愛范兒提供)
公寓內所有家具都是置入廣告。(圖/愛范兒提供)

如果認為「偽裝住酒店」的社交分享太過虛榮,不妨也認真審視下自身的社交和消費態度。

是否被社交應用誘導著不斷曬圖,刷朋友的動態停不下手。在這個所有物件都在說「我很好,快買我」的消費浪潮下,是否有足夠的定力,不被社交網絡上的各種營銷信息迷惑,作出沒有意義的花費。

文/潘勁虹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愛范兒(原標題:偽裝成萬豪的高空咖啡店,做的不僅是虛榮心生意)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