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點將》專訪《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這一切來的太快,我還有一種飄著的感覺

2018-11-12 21:45

? 人氣

許智彥還記得,台北電影獎的那天晚上,那個令他難以忘懷的夜晚。(圖/攝影鄭采綸)

許智彥還記得,台北電影獎的那天晚上,那個令他難以忘懷的夜晚。(圖/攝影鄭采綸)

「我還記得那一晚⋯」那晚在台北西區,台北電影節剛頒完獎,《誰先愛上他的》拿了四個獎。⼤夥兒鬧哄哄的被簇擁著,走出典禮會場,許智彥和剛才雙雙封帝、后的邱澤、謝盈萱一起上了車。

「進到⾞子,沒有人講話,很安靜。」那一晚離現在不遠,回憶在許智彥的腦海中,歷歷在目,清晰地不太真實。「邱澤先說,『幹,以後戲都不能亂演。』然後安靜了一下。」⾞子裡的空氣凝滯, 剛剛的歡騰、熱鬧像是沒發⽣生過,每個人腦子都在暈眩,發⽣得太快,⼀切都顯得不太真實。 「盈萱就說,『我先回劇場好了。』那時我坐在最旁邊。」

縮著肩膀,許智彥縮在後座⾓落,⼤吼:「幹,我問題才大吧!」⾞上重新沉入一片死寂,邱澤扭著旋鈕,把⾳樂扭到最⼤大聲。

拍了電影,拿了獎,還紅了。但許智彥的⼈生規劃裡,其實本來沒有這件事。

許智彥(圖/攝影鄭采綸)
拍了電影,還拿了獎,聚光燈現在都打在身上。(圖/攝影鄭采綸)

想要當一個MV導演

許智彥是台北小孩,家裡是傳統家庭,⽗母、姊姊都是名校畢業,家⼈對人生,有著既定觀念,路就是應該要怎麼走。

但是他不是那樣子。「不愛讀書、跳舞、燙爆炸頭。」笑容有點靦腆,嘴咧開的恰到好處, 戴著鴨舌帽,聲⾳清亮好聽,許智彥看起來就是個大男孩。

青少年時期的許智彥,跟很多人⼀樣叛逆不羈。大學時,他到實踐大學唸影像,「我在大學的時候,我就是想要當MV導演。」影像跟舞蹈結合,他當時想到的,就是MV。「那時候我就覺得, 哇MV太屌了,MV那個CP值好⾼喔,寬容度很大。」眼睛發亮,講到MV,許智彥的眼睛,還是發亮。

「但⼤學時的求學其實還算是順利,也唸了研究所,也交換學生⼀年,到紐⻄蘭。」那時的許智彥,看起來已經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可是⽗母還是擔心,社會還是險惡,理想還是不能當飯吃吧?「他們只是擔心,我能不能賺到足夠的錢,養活⾃己。」

許智彥的笑容像個大男孩,套句現代流行的話,陽光。(圖/攝影鄭采綸)
許智彥的笑容像個大男孩,套句現代流行的話,陽光。(圖/攝影鄭采綸)

退伍時,知名饒舌歌手熱狗正好發了新歌,在網路上發英雄帖,徵選創意MV。許智彥和⼀個攝影師朋友,兩人背了台單眼相機就拍,沒想到投出去,居然還被選上。獨立嘻哈廠牌 《顏社》的老闆迪拉胖,甚⾄找了他來,成立影像⼯作室,他開始專職拍MV。

「跟迪拉談完出去後,我打給我老婆,我們兩個都哭了。」家裡的期待,許智彥還是在意;最親近的人如何看待⾃己,怎能不在意?他想證明自己能靠理想,撐起未來的⽣活,「我⼀定要靠影像創作養活⾃己,所以當⼀個MV導演時,我就覺得妥了。」

妥了?這話聽起來狂妄,但才⼆十幾歲,許智彥的夢想真的已經達成,他說他很知⾜。

說故事,我想要說故事

《顏社》給了許智彥很多空間,讓他玩想要的影像,那些知名饒舌歌手,都在他的鏡頭裡: 蛋堡、國蛋、葛仲珊、李英宏近年的MV,幾乎都是許智彥操刀。玩鏡頭、玩燈光、玩美術、玩場景,能玩能試的,許智彥每一項都做,就是想走出一條新的路,那段時間,每天都累得近乎癱了。「好玩,我覺得好玩就不累。」

MV的影像,是配合⾳樂長出來的,整部影片,常常所有的元素都圍繞著歌⼿,那就不太需要導戲,不太需要顧表演,歌手⾃己都能照顧好,導演不需要一直顧著鏡頭裡人的情緒,只需要讓鏡頭跟著跑。「我後來才發現,我還不太知道怎麼讓演員演戲,怎麼用影像敘事。」

「直到拍了李英宏的《什麼時候她》,那一部我才知道什麼是導戲。」這部MV找了演員紀培慧,整個劇組去到基隆,拍紀培慧在城市街道裡跑,「她要飾演青春,她就是青春,她在前面跑,李英宏是眷戀青春的人,他就在後⾯面追。」許智彥腦子裡想的是這個,他要說這個故事,這部MV,許智彥想要說這個故事,他說是個跟青春有關的故事。

許智彥(圖/攝影鄭采綸)
關於青春、關於生活,那個時候,許智彥真的以為這就是電影。(圖/攝影鄭采綸)

「那個時候拍完、收工,每個⼈都意猶未盡。我以為電影是這樣,拍完之後,我說:『幹這就是電影。』」右⼿來回搓著下巴,許智彥想起那種痛快,還是難掩激動,⼿停不下來。

拍了這些MV,許智彥幫李英宏,在華語流行⾳樂站穩腳步,紅透半邊天。只是那時候他還不知道,這些MV,也幫了他⾃己。 

那是第二次,我和我老婆抱在一起哭

徐譽庭說看到許智彥的第一眼,就覺得他應該很聰明,身為有著觀察病的編劇,她沒說錯。他們兩個一起工作,彼此的聰明才智把對方弄得又氣又笑、甚至還哭。

但是一個編劇想拍電影,卻找上了只會拍MV的導演,旁人怎麼想都無法理解,兜不在一起。「譽庭姐會找我,是因為她的外甥女很喜歡李英宏,她們一起看了我的MV,譽庭姐才來找我。」

他還記得那個時候,徐譽庭找他時,他的惶恐。(圖/攝影鄭采綸)
他還記得那個時候,徐譽庭找他時,他的惶恐。(圖/攝影鄭采綸)

徐譽庭打了電話給他,聊了一下,有了初步的認識,「電話掛斷後,我還去搜尋徐譽庭這個人,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誰。」一查不得了,是個金鐘編劇,許智彥反而困惑了,「見了面後,我跟譽庭姐說,我很想講故事,但還不會講。」困惑變成了惶恐,他真的沒有經驗,怎麼會就這樣子來找上他?

在徐譽庭眼裡,許智彥打動她的,是他的誠實。「他搞影像,他誠實,他整個人很天真。」許智彥可能命中注定,或是真的幸運,他踏上了電影之路。「我一出去當然就是打給我太太,就哭啊,兩個人就哭啊,就是怎麼這個東西會來成這樣。」對啊,從這條路走到那條路,許智彥又跳了過去。

拍電影這件事

「我的感覺真的是,還是有一種跟我無關的感覺。」許智彥說的是得獎,說的是電影,也可能是很多東西。

《誰先愛上他的》整部片,徐譽庭負責導戲,許智彥則負責影像。「但是拿到劇本後,那是一個同性戀的故事,一個劇場的故事,根本看不懂,思緒一直跳,角色一直跳,到底要幹嘛,我都看不懂。」電影跟MV真的不一樣,一上場,就遇到大難題。「喝點酒,喝醉一點看,清醒一點看。」許智彥手還是搓著下巴,好像就這樣搓著搓著,就能給他搓出一點什麼來。

許智彥(圖/攝影鄭采綸)
《誰先愛上他的》劇本,在一開始其實不和許智彥的胃口。(圖/攝影鄭采綸)

「前面三個月,花了三個月,譽庭姐在教我,這個是什麼,那個是什麼。到了有一天,我才去跟她說,我知道了啦,這個是什麼,那個是什麼。」萬事起頭難,但劇本弄懂後,許智彥鬆了口氣。「我覺得我應該要貢獻一點什麼。」開始拍攝,徐譽庭在演員的表演,放了很大心力,許智彥也沒閒下來,把鏡頭裡除了表演的部分,都用最大力氣去做。

「智彥一開始影像玩得太多了,甚至干擾到了演員的表演。」徐譽庭回憶起來,她說,她忘了給許智彥安全感。「他也是第一次,他也很無助,我忘了跟他說別擔心,就好好的做好、能做的事就好。」

「每一場戲,都被我弄得超硬的,直到譽庭姐跟我說,有時候,還是回到劇本。」許智彥是會反省的人,徐譽庭找上他,也是因為這一點。

拍完後的初剪,大家都傻了,許智彥看著畫面,他也傻了,「我沒有辦法覺得好看,我感覺就是我害死譽庭姐了。」演員的表演被干擾,鏡頭表現出來的,完全不是最初想像的。「有一天請工作人員全部來看,我那天不敢到,我真的很丟臉。」把別人放在自己身上的期待砸碎,那種愧疚,在許智彥心裡壓了很長一段時間。

劉三蓮和阿傑在「誰是小三」和丈夫的保險金中周旋,看似喜劇的背後卻道出社會角落的故事。(圖/華納兄弟)
在「誰是小三」和丈夫的保險金中周旋,看似喜劇的背後卻道出社會角落的故事。(圖/華納兄弟)

「我不敢看譽庭姐看我的眼神。」許智彥天天到剪接室去,劇組氣氛低迷,每天都在想該怎麼辦,卻又想不出來該怎麼辦,「就很像你花了幾千萬買了東西,發現買來的全部都是爛的。」沒人想得出辦法,「我整個已經縮了。」

後來徐譽庭決定用塗鴉,來掩蓋影像的瑕疵。不知道哪裡來的,許智彥卻突然有了底氣。「我寫了一封信給譽庭姐,跟她說電影應該是怎麼樣怎麼樣。」不敢說出口的,以筆代勞,「其實是我那時真的已經怕了,覺得不能再這樣玩了。」

徐譽庭就問他一句:「為什麼你拍的MV都這麼敢,電影卻不行了?」人家說當頭棒喝,許智彥再次閉門思過,然後,他懂了。

離家三年後去世的宋正遠(右)留下一個男性小王的存在,讓劉三蓮面對的問題更為複雜。(圖/華納兄弟)
光影和鏡頭,許智彥在戲中,其實很努力的想把自己能做的做好。(圖/華納兄弟)

「我就是一個台北的屁孩。」

「我想要回去拍MV,看看我到底有沒有進步。」拍過這一年電影,許智彥說,真的成長很多,但他得用自己熟悉的事物,再確認一次。

許智彥的人生,回頭看過去,路總是突然岔開,他也總沒多想,就走了上去,努力跑過一陣子,就會有結果。許智彥說,他真的很幸運,「我就是一個台北的屁孩。」在台北有一個家,沒有養家的經濟壓力,只要賺的錢能撐住生活,他就能做想做的事。「這一次拍電影,我覺得,其實我不夠關心身邊的人、事。」以前拍MV,只要能讓歌手唱得好,表現得出來,其他的事,真的都不用管。

「但是電影,需要的是對身邊的事物的敏感,我覺得我不夠關心。」有時候,他感覺自己很自私,想要被大家喜歡,許智彥一直都看著自己,「就連幫你倒了一杯水,都是希望能夠被喜歡。」

電影入圍八項金馬獎,「怎麼有一天醒來,世界都不一樣了。」採訪接連找上門,大家看他的眼光,不一樣了,一夜之間就脫胎換骨,怎麼做到的,連他自己都還模模糊糊。「我知道入圍的那天,我就打給譽庭姐,跟她說,這一切都是妳的,都是因為妳的。」這一切真的不在計畫中,他現在能想的,只有怎麼把學到的東西,再往前邁進。

許智彥還記得,那天台北電影節的慶功宴完,徐譽庭走出來,就說:「還是窮窮地拍好,就像你的MV,真是越窮拍越好。」

許智彥(圖/攝影鄭采綸)
想要回去拍MV,看看自己到底進步了多少,是許智彥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圖/攝影鄭采綸)

責任編輯/趙元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秉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