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道發言權!從陰道解析壓迫女性的社會結構

2018-10-05 17:25

? 人氣

陰道成為女性身上最不能言說的器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圖/Pixabay)

陰道成為女性身上最不能言說的器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圖/Pixabay)

陰道有話要說,說的不只是女性的故事,而是人類的故事。

2002年,我的陰道的一次說話,那是在菲律賓參加的一個「女性做神學」(Women doing theology)工作坊。當地菲律賓的女性神學家提到女性應該好好的看著自己的陰部,甚至畫出自己陰部的樣貌。這樣的邀請對我來說,簡直是震撼的不得了,「那裡」是身體的一部分,卻從沒想過跟她碰面,跟她說說話。

拾蒂三部曲劇照。(圖/想想論壇)
拾蒂三部曲劇照。(圖/想想論壇)

一位為重度障礙者提供性服務的義工,在協助一位女性服務使用者沐浴時,聽她說著:「可以告訴我,我的陰道在哪裡嗎?」這個提問,讓這位義工不禁想起在《陰道獨白》中第一次用鏡子照著自己陰部的老人家,又驚又喜又想哭的心情。

我們同為兩個有著陰部的女人,但對於她的樣子,卻同樣陌生。一個對自己的身體無知,一個對自己的身體無能。這樣失能的過程是如何產生的?而誰又是那真正的障礙者?

2003年北一女護理老師給高一學生出了「畫陰部」的作業,用意在於讓學生更了解自己的身體。老師同時也說明,若學生覺得有疑慮,可以不需完成這項作業。老師立意雖好,但以作業的形式進行,難免遇上課堂的權力關係。只不過,這項作業後續的爭議仍就聚焦在畫陰部的「尷尬」、「手忙腳亂」、觸犯個人隱私等。

2014年以自己的性器官為創作主題的日本藝術家五十嵐惠,在家用3D掃描器,描繪自己的陰部,預備以這樣的圖形運用在自己的繪畫上。為了籌措作品資金,於是五十嵐惠將掃描的陰部圖案寄給32個人,事後卻遭到東京警視廳以「違反數位影像淫穢罪」罪名逮捕,因為其「忠實地重現了女性性器的形狀,引起強烈的性刺激」。

五十嵐惠強調「她只是用身體一部分來表達自己,而那部分剛好是陰道」。日本不允許女性展現性器官,但卻有崇拜陽具的「鐵男根祭」,每年於神奈川縣川崎市的金山神社舉行,在摸拜陽具的儀式中,人們冀盼神靈可祝福子嗣、生意興隆、安產、結緣、增強性能力與轉運。

拾蒂三部曲劇照。(圖/想想論壇)
拾蒂三部曲劇照。(圖/想想論壇)

女性如何看待自己的身體?存在主義女性主義點出男人為自己正名為「己」,女性成為「他者」,身體也被視為「他者」。精神分析女性主義則認為女性因為缺乏陽具,落入陰莖欽羨,因此覺得自己不重要,比男性低一等,也對自己的身體感到陌生。再者,長期以來,女性身體的描述權皆操之於男性,女性的身體被觀看與評價,卻缺乏擁有看待自己身體的自主權。

1996年,在西方第三波女性主義的影響下,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創作《陰道獨白》為女性發聲。她深切的體會陰道,竟成了女性最說不出口的身體私密部位。陰道應該是女性認同的核心,唯有打破禁忌發聲,以舞台再現陰道主體性,如此才能擺脫父權社會對女性陰道的否定。陰道應該「出櫃」,而不應引以為恥。

唯有如此,才能讓生命得以釋放,而性暴力之下的創傷,將不再是秘密,恐懼與死亡亦無法再箝制生命。2001年,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更進一步闡釋「我不只關心自己的陰道,我還需要其他女性分享的陰道故事作為共同脈絡,組成一個社群。我們需要的是整體的『陰道文化』」。只有當越來越多女性說出自己的陰道故事,女性生殖器官被視為不潔的社會偏見才可能獲得平反。

女性主義學者克莉絲蒂娃也提到,不只是女性的聲音需要被聽見,她強調的是:「所有被壓抑、被消音」的人都應在語言中建立起他的聲音,唯有語言能產生這樣的大變革,而社會的大變革也才有可能發生。「他者」從邊緣位置發聲,因此也聽見了其他邊緣人的聲音。克莉絲蒂娃提及社會不要再偏執於因為嫌惡感,就要壓抑、邊緣化其他聲音。這些被邊緣化的聲音,一定要將其革命性的力量釋放到語言中。

拾蒂三部曲劇照。(圖/想想論壇)
拾蒂三部曲劇照。(圖/想想論壇)

那麼,在台灣,女性的陰道發出甚麼樣的革命性聲音呢?

我說著你/妳無法說出的話,
被消失的聲音,益發堅定,
迴盪在寂寞的角落,回應著你/妳的心苦~

1996年,婦運工作者、民進黨婦女發展部主任彭婉如,疑遭計程車司機性侵並砍殺身亡。同年年底「全國婦女連線」假立法院召開「1221女權火照夜路大遊行」行前記者會,並宣示「女人要權力,不要暴力」。在社會的壓力下,立法院於1996年12月31日三讀通過《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並於1997年1月22日公佈實施;教育部也於1997年3月成立「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今「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並且規定學校必須有兩性平權教育時數,此即《性別平等教育法》之法源。而1999年也修正通過刑法妨害性自主罪章。

另一個女性的生命,也於1998年催生了一部重要的法案《家庭暴力防治法》。鄧如雯殺夫案,一個十五歲的孩子被性侵,懷了另一個孩子。被強迫嫁給強暴犯的她,如同被世界遺忘一般,她的生命,沒有出口,沒有光。那時沒人願意聽她說,沒人願意相信她發生了甚麼事「等你被打了再來好嗎? 我們需要一張驗傷單」。最終以一張死亡證明書,控訴著:這個世界從來沒人在乎過我。一個被消失的聲音,喚醒了人們看見許多陰道所承受的暴力之傷。鄧如雯殺夫案,台灣正式邁開法入家門的步伐。

我努力著你/妳的無法努力,
看似沉入了底,卻長出了花,延續了生命!
生命不再無處可去,
那起源的子宮,仍然不放棄,呼吸!成長!

陰道將繼續說著故事,說著所有人的故事,迴盪著,不會停止:

陰道的出口將由溫柔的光代替受暴的鮮血。
陰道的聲音說著不要就是不要!
陰道的經歷需要被理解而不是貼標籤。
陰道為自己的被污名化,站出來堅持到最後一刻!
陰道為著年幼的傷,說著:這不是我的錯!
陰道對著每一個出生的生命說:歡迎妳/你來到這個世界上!
最後,陰道大聲的說 : 沒有人是「愛的局外人」!

作者介紹|陳佩儀

勵馨基金會總會教育專員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女人想想】陰道有話要說)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