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來美國的留學生都是間諜!」川普幕僚提議:對中國留學生停發學生簽證

2018-10-05 15:45

? 人氣

美國每年有超過30萬來自中國的留學生。(BBC中文網)

美國每年有超過30萬來自中國的留學生。(BBC中文網)

美國白宮內部先前考慮停發中國學生簽證的討論,一度因為經濟原因擱置,但是近期的跡象顯示,現任美國政府內部,一直存在設法增加中國留美學生限制的聲音。

英國《金融時報》於日前引述多名美國政府內部消息指出,以白宮助理米勒(Stephen Miller)為代表的白宮鷹派官員,今年稍早鼓勵總統川普停止向中國國籍人士發放學生簽證。

中國留學生在美國高校國際學生當中佔最高比例,但是在去年12月白宮發佈新的國家安全政策聲稱要「重新審核簽證程序,以減少由非傳統性質情報收集者的經濟盜竊行為」之後,政府內部有關中國留學生的爭論轉趨激烈。

《金融時報》引述四名匿名官員指,米勒等人主張川普政府設法令中國人不能再在美國高校就讀,以此來阻止可能存在的間諜活動,並懲罰公開對川普提出批評的美國精英高校。

但相關討論後來在包括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內人士反對下終止,因為布蘭斯塔德等人指出,這樣的做法對小型美國大學衝擊較大,而非長春藤聯盟(Ivy League)的精英大學。

不過,隨著川普在貿易和網路安全等問題上,傾向於採取對中強硬路線,白宮內部強硬派官員的推波助瀾,可能使總統川普未來再度考慮類似政策。

In this file photo taken on October 2, 2018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eaks during a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rally at Landers Center in Southaven, Mississippi.
白宮政策顧問米勒曾為川普的邊境移民官至獻策。(BBC中文網)

川普親信米勒 主張嚴格管制移民、留學生

在白宮內外,有一大群幕僚能夠為川普出謀獻策,但米勒可能是其中最有影響力的一位。

今年年初,對於如何處理邊境上的移民,美國國會內部一度出現過對立。其中作為資深政策顧問的米勒,據報就是最堅決主張川普堅持限制移民者。

32歲的米勒與其他顧問一樣,也幫助總統起草演講稿,但商人出身的川普是首位沒有任何從政或者軍方經歷的總統,因此在諸多的政策問題上更需要顧問協助。

曾撰寫過雷根(Ronald Reagan)傳奇的作者達列克(Matthew Dallek)曾向BBC表示,米勒能夠幫助川普,將總統的想法轉變成外行人能夠理解的政策。

共和黨諮詢顧問麥考維亞克(Matt Mackowiak)則指,「從修辭和政策兩方面出發,米勒都了解川普的基本理念」。

每個留美的中國學生都是「間諜」

米勒等官員是川普政府強硬移民政策背後的主力,包括起訴在美國邊境抓獲的未登記移民——從而導致大量兒童與父母分離的「零容忍政策」——後來在美國以至國際社會的廣泛爭議聲中,川普簽署行政命令終止了該政策。

有報導指,白宮在去年12月發佈的國家安全政策指引當中,公開要求重新審核學生簽證的主張,也是由米勒提出。

對外貿易——特別是侵犯知識產權問題——也是川普在談及中國時常提及的話題。

今年8月,一場白宮宴會上,川普曾說某個國家,「每一個」到美國留學的學生「都是間諜」,當中雖未有明確指出是哪個國家,但是有出席者表示,他指的就是中國。

今年5月底,美國國務院指,美國將從6月開始縮短部分中國留學生的學生簽證有效期限,幫助川普政府打擊美國政府所指的中國盜取知識產權行為。

美國國務院當時稱,每一個學生簽證的有效期限將由外交部門決定,而不是以往慣常根據學位修讀時長給予的最長期限。

當時,美聯社引述匿名官員稱,相關規定主要針對機器人、航空及高科技生產領域的學生,具體做法是將簽證有效期限縮短為一年一簽。而美聯社指出,這些專業領域正好與北京宣揚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當中的優先領域對應。

今年9月,共和黨國會議員魯尼(Francis Rooney)和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提出了致力阻止高等教育間諜和盜竊活動的法案。法案旨在停止外國情報機關利用學校的交換機制盜取技術、招攬情報人員以及作政治宣傳等,兩人在引入法案時都提到了中國。

「像中國這樣的地緣政治對手正在盜取美國技術,利用我們大學開放的研究和發展環境,」魯尼在9月13日的公開聲明中這樣說道。

他表示,其中中國在美國高校開設的孔子學院就是「中國共產黨通過滲透美國校園,以獲取資訊和盜取技術」的「前沿」機構,美國必須阻止外國情報機關利用美國高校。

克魯茲則在聲明中對魯尼的主張表示支持,指中國通過孔子學院來「干預高校課程,打壓批評中國的言論,以及盜取知識產權」。

中國學生危及美國安全?

中國是留美國際學生的第一大來源地。根據國際教育協會(IIE)的數據,在上一個學年度(2016-2017),有35萬中國學生赴美留學,比第二位的印度(18.6萬)多將近一倍,並佔留美國際學生總人數的32.5%。

自去年12月的美國國家安全政策公布之後,美國國內就中國留學生與美國國家安全之間的關係發表過不同觀點。

2月,聯邦調查局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指,中國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整體社會的威脅」,因此需要「整體社會應對」,其中他特別提到,為外國政府和機構搜集信息的情報「收集者」已經滲透進了美國大學。

他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訪問時表示,FBI並未針對特別種族和國籍人士展開調查,但是在有關經濟間諜的調查當中,「不時都會追溯到中國」。

而在美國國會,特別是民主黨議員中間,對於這種將中國學生和學者廣泛視為對美國安全有威脅的傾向,一些人表示出了擔憂。

美國加州眾議員趙美心(Judy Chu)就曾向媒體表示,將一整個國家的人整體標識為間諜,是「危險」而「不負責任」的做法。

另一方面,《金融時報》也引述美國駐華官員指出,佔美國國內總留學生人數三分之一的中國學生,在美國學習和生活時產生的消費,一定程度上幫助了很多州份在服務業領域享有對華的貿易順差。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