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災別怕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我沒資格做妳女兒,這條命還給妳吧…」毒舌虎媽讀著遺言懺悔流淚:我殺了自己的女兒

頂樓遺留的手機,存著女兒剛剛發給她的訊息──

「媽媽,對不起。我沒資格做你的女兒。我好累,努力不下去了,這條命就還給你吧……」

出生於貧苦人家,她無法升學,國中畢業就出來工作了。婚後因丈夫生性懶散,家計常入不敷出,讓她苦不堪言。還好正逢房地產飆升,仲介業不要求學歷,且工作時間彈性,她為了養家活口,不得不做此選擇。

但因搭上景氣的順風車,即使工作高壓又辛苦,她倒也賺取了相當的財富。只是丈夫最近中風,她還得帶他就醫與復健,更加忙碌不已。要不是有三個寶貝女兒,這場婚姻就像在「還債」,有苦無樂。

在生活的淬鍊下,她愈發強悍,脾氣日益暴躁。她雖是全家的支柱,但更像是獨裁的女王。

為了要讓女兒們出人頭地,不再受她以前的苦,除了送她們出國念書,她還讓每個女兒學習專屬才藝。她將以往渴望卻不可得的,毫不保留地傾注在女兒身上。即使有人戲稱她為「虎媽」,她也一笑置之,畢竟這就是她「愛」的方式。

小女兒學的才藝是小提琴,連不懂音樂的她,聽女兒拉琴,也會感動。但因為怕女兒自滿,她絕口不提,以免女兒忘了精進。小女兒也最貼心,主動提到暑假要回來陪她。高興歸高興,但為了不讓她的琴藝荒廢,她託人介紹名家,讓女兒短期學習。

沒想到女兒聽到了,竟然意興闌珊。她氣得在電話裡大罵,直到女兒哭著道歉,才罷休。

她知道自己「性子急」、「嘴巴快」的缺點,但她只對家人這樣,對外人並不會。況且,做人重要的是心地善良。她認為只要出發點是好的,修辭才不重要

小女兒終於回來了,雖然亭亭玉立,但卻毫無朝氣,也時常欲言又止,讓處事果斷的她,看著心裡就有氣。這一點,她忍住不對小女兒抱怨。但她上課時竟然心不在焉,出現諸多低階錯誤,讓老師打電話來抱怨。提到小女兒若沒心想學,就不要來浪費時間。

那時候,她丈夫正因高燒多日得住院,加上最近案件量減,她已經夠心煩了,所以一回到家,就對女兒破口大罵。她罵起人來,是很難停的。愈罵字眼愈難聽,連「垃圾」、「人渣」這一類的字眼都脫口而出,最後還撂話,要女兒不用再回去念書了

小女兒一想到同學和朋友都在那裡,如果不能回去,跟被判死刑一樣。小女兒哭著道歉,承諾說她會改,會專心學習。但她的心意已決,說什麼都不肯退讓。

「這樣不是要我去死嗎?!」女兒哭著說。

「敢拿自殺來威脅?我瞧不起你。命是自己的。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負責。」

她甩上房門,不理會女兒拍門板,哭得柔腸寸斷。

她覺得小女兒愧對自己的栽培,就讓小女兒哭吧。等小女兒哭累了,睡一覺起來,一切明天再說。或許因為過度疲勞,她很快就沉睡了,一直到自家的門鈴響個不停才被驚醒。

她心想,是誰大半夜不睡覺,還吵人?

丈夫住院不在,至少小女兒應該先起來應門吧!還是年輕人貪睡,通通丟給老媽?

她又氣又無奈,打開大門。出乎意料,站在門外的竟然是警察與社區的保全。

「我們接獲報案有人跳樓。」警察說明來意,「保全說,看起來像你家的女兒……」

「怎麼可能?!」雖然這麼說,但強烈的不安感突然湧上。

她隨即衝向女兒的房間,發覺果真沒人。

她瘋狂地翻找家裡的每一個角落,哭喊著:「不要嚇媽媽!快出來!

當她再見到小女兒時,小女兒已經是一具冰冷的遺體

頂樓遺留的手機,存著剛剛發給她的訊息──

「媽媽,對不起。讓你失望了。我沒有資格做你的女兒,我對不起你。我好累,努力不下去了,這條命就還給你吧……」

聽到消息而趕回來的兩個大女兒說,小妹喜歡的男生前一陣子劈腿,讓她相當難過,想回家一趟散心。

「你們怎麼沒告訴我啊?!」難怪她會這樣。但是,為什麼都不講?

「她就說要自己說。怕我們亂說,你會生氣……」

「生氣?你們就那麼怕我生氣?」

兩姊妹彼此對看了一眼,立刻把頭低下去,深怕又被母親飆罵。

這就是她最疼愛的女兒,不管受到再大的委屈,最擔憂的,竟然還是她的責罵。

難道小女兒寧可死,也不願意向她求助嗎?

實情是她一再無視小女兒的痛苦、小女兒欲言又止的神情,只肆意地發洩她的不滿情緒。女兒是代替她,背著她的口業,一躍而下……

「該跳下去的人是我,是我呀……嗚嗚嗚……」她捶著胸,恨不得打死自己。

兩個女兒見母親失控,嚇到趕忙疊抱著,護住她。三人哭成一團。

有人認為「嘴巴壞,不是壞」,畢竟不是真的拿刀殺人,而如果是「刀子嘴,豆腐心」,那就更情有可原了。但是,看完上面的例子,你還會同意嗎?

殺人不一定得動刀動槍,甚至不用親自動手,例如以言語逼人去死,就不算殺人嗎?

或許在法律上,言語傷人或殺人不算犯罪,然而,在道德上,其實是廣義的「罪」。孔子曾說,巧言令色者,常常不是好人,但是,說真的,嘴巴壞的,也別自以為是好人。畢竟,「語言」擁有強大的力量,能「成就」人,也能「摧毀」人。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也沒有人會讀心術,往往只能藉由話語傳遞而來的訊息,判斷對方是善意,還是惡意。

所以,千萬別輕忽語言這項「載體」,認為即使自己隨便說話,對方也不應該介意。只要想想,有誰曾經講過很傷你的話,而當時對方對你解釋,那些話都是亂講的,他並沒有那個意思……難道你所受的傷,就能瞬間消失,彷彿沒有存在過嗎?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沒有管好自己嘴巴的人,就像揣著一把凶器,四處閒晃,並隨機亮刀砍人的「無差別殺人犯」。千萬別像上述案例中的媽媽自我感覺良好,等誤傷到自己心愛的人時,可就後悔莫及了。

對於「自殺」,在普遍相信「人定勝天」的社會裡,常常得不到同情,甚至被貼上負面標籤,認為是逃避責任、抗壓力差、草莓族。然而,求生可是動物的本能。當一個人連命都不要的時候,心裡是多麼絕望。除非對方明顯就是以此綁架他人,換取好處。否則當發現對方有自殺意念時,請千萬要提高警覺。嘴上喊著要自殺的人,有很高的比例,並不是說說而已。

況且,在前面的案例裡,當媽媽把女兒罵到毫無人格,不讓她回學校,又拒絕道歉,甚至鄙夷女兒最後的求救訊號……這種狀況下,當事者其實沒資格說自己看不起自殺的人。因為,把對方逼到絕境的人,不就正是她自己嗎?

就像把人砍到重傷,當對方說:「這樣下去會死掉的。」出手者卻說:「真是不耐命。這樣就要死了?」偏偏很多人,通常是優勢者,例如父母、師長、上級,明明人是被他們逼到絕境的,他們卻若無其事地檢討受害者。

或許有人認為,被罵幾句就自殺,這女兒也太脆弱了吧?如果這樣就自殺,那麼,早點淘汰掉也罷。網路上,並不乏這類的酸民言論,常常看得我冷汗直流。事情往往不是像表面上那樣簡單,別隨便評論,甚至說出死掉剛好之類的話。

小女兒到異國求學,不但適應了新環境,還學習艱難的才藝,甚至長期忍耐母親的脾氣……我想小女兒本身的抗壓性絕對沒問題。只是,剛好情傷未癒,又被最愛的母親徹底否定。一個人被最愛的人狠狠拋棄,會不絕望嗎?所以,請不要對家人口出惡言,因為就像他們不知道你今天遇到什麼,你也不見得知道他們剛經歷過什麼啊!

不過,在這一個案例裡,你有發現一個透明人嗎? 那就是永遠缺席的爸爸。表面上,爸爸人是在的,但卻不負責任。任憑壓力全集中在母親身上,既不安撫她的情緒,也不制衡她的蠻橫。看似祥和的生態系,其實絕對是互相制衡的。

某一方獨大、獨強,正暗示著有些地方有缺陷,失衡一久,就易釀災。母親會恐怖到把女兒逼死,遠因是長期下來,總是自己獨扛壓力,因而不得不變得如此強悍,而躺在醫院稱病的爸爸,或許才是原兇。

精神科醫師教你突圍

回到家庭與婚姻的經營,我多年的個人經驗是,「說話」很重要,千萬別覺得自己「心好」就行了

悶不吭聲,讓人感覺冰冷,猜不透在想什麼。話多嘮叨,活像精神轟炸。而否定式、摧毀式的言語,即使對方是敵人,都還不太厚道,更何況是拿來對付深愛的家人。可千萬別逞一時口舌之快,絕對會後悔。

但如果遇到氣得要死,恨得牙癢癢的狀況時,該怎麼辦呢?那就想想這個案例吧。再怎麼生氣,對方是在自己的眼前,活跳跳的好?還是死掉的好?想必是前者。

所以無論遇到什麼事情,就請先冷靜下來,慢慢談。如果火氣又上來,那麼就請你再思考一下,你要不要半夜被警察按電鈴……

在目前社會競爭愈發激烈下,集體焦慮變成現代父母的共通症狀。

「我是為你好!」這句話,幾乎每個小孩都聽到耳朵長繭。但真的是為了小孩好?還是,就像這個媽媽一樣,其實是在女兒身上偷渡自己童年的願望?不肯輸人的逞強?

要證明自己有資格當父母,那好,就先戰勝自己的焦慮吧!我們為人父母的,應該先面對自己的焦慮,而不是將自己的擔心化為壓力,轉嫁給子女。不成功,很平凡,那又怎麼樣?絕大多數的人都這樣,甚至可以說,這樣才是「正常」。

把小孩逼到非常成功,或許有很感謝虎爸、虎媽的子女,但長大後,記恨在心,老死不相往來的虎子、虎女,絕對更多吧?而自殺過世的孩子,不也常常上新聞?

試問,如果失去了親情,沒有了愛,那麼,所謂的成功又算什麼呢?

最後,建議面對「嘴巴壞、嘴巴賤」的人 (即使自家沒有,在外面絕對會遇到,而網路上更多) ,無論你心裡多麼氣,也千萬別拿自己的命去抵。這種人的特性就是「說完就忘記」。他們說話傷人只是「反射」,他們毫不用心,也不用腦。你跟他較真,他根本失憶。

但因為說話的當下還是「故意」的,所以,他的「口業」還是深重,將來他們會自作自受的。因此,如果對方根本不當一回事,根本會忘記,那麼,還值得你氣到去賭上自己的命嗎?所以,如果對方嘴壞、嘴賤,你若氣到,就是罵回去。再氣,就K對方,絕對不需要傷害自己。

但如果嘴壞、嘴賤的是自家人,甚至是長輩呢?那麼,就離家吧!別用自己的命來懲罰對方,那會毀滅一整個家,還有最重要的「自己的人生」。

作者介紹|賴奕菁

精神專科醫師,公衛碩士,醫學博士。擔任過醫學中心精神部主任,做過多年學術研究,國際期刊論文數十篇,目前隱於診所開業。理科訓練下的文科腦,人妻、人母,婚姻經驗只比醫師資歷少三年,務實滿滿,浪漫退散。

著有《守護仁者心》,合著有《美麗心境界》、《別怕安眠藥》。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寶瓶文化《好女人受的傷最重:精神科醫師教妳立下界線,智慧突圍》(原標題:我殺了自己的女兒)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寶瓶文化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