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教育界也出現東廠? 老師準備與眼淚獨處了嗎?

2018-10-05 05:30

? 人氣

全教總5月曾呼籲前教育部長吳茂昆下台。(資料照,甘岱民攝)

全教總5月曾呼籲前教育部長吳茂昆下台。(資料照,甘岱民攝)

明朝的東廠其全名為東緝事廠,是明朝的「三廠一衛」之一,「三廠一衛」指的是東廠、西廠、內廠及錦衣衛。由宦官執掌的特權監察,專門偵查異議人士,三廠一衛直屬皇帝,權勢滔天,為了陷忠良,常常是預設立場找目標,先射箭再畫靶,上自皇親國戚,下自黎民百姓,都不能倖免。促轉會張天欽用「東廠」自我定位來「打侯」,處處製造對立的種種作為,形容的頗為貼切。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全教總昨是今非,一再要求觀課入教師法,可能會成為爭議或批評的事件,是有理由的。因為,家長與教師對觀課仍有許多爭議與疑問,全教總為何急著要入教師法?有其急迫性?或是有其他目的?

參考Classroom Observations Feedback Protocol 觀課回饋協定,文中提到「觀課不是用在考評上」。觀課用於教學實務上做法要確認:

★這不是來考核,而是有建設性合作不可缺的要素。

★這不是來考核,而是一個機會來分享我們的作法、建設性地合作、沉思最佳方案、及相互支援以活化出我們學校的承諾。

★觀課不是要用來考核。最有用的回饋來描述作法是不用價值標籤的,諸如不負責任、不專業、或甚至於好、壞字眼都不用。如果受觀課者要求你下評判,一定要非常清晰地陳述自己的意見就好,不用貼價值標籤。

觀課回饋協定 – 實務上做法是提醒老師,這不是評價;相反,這是一個分享我們的實踐,有效合作,思考最佳的機會在我們學校的承諾中實踐並相互支持。

但是,令人遺憾的是,要有教育專業的教育部不知道「觀課」的基本精神,竟是把「觀課」拿來當作教學的檢驗,教育部與全教總及其地方工會的教育專業不禁令人質疑。

當教師對於觀課仍有很大疑慮,「全教總」教師組織為何急急要求強迫入教師法中?觀課是專業的,需要嚴謹的態度,被觀課者或是觀課者都必須接受「觀課」的基本知能,這樣的觀課才是有意義的。在臺灣,一個教學回饋機制的美意常常因為施行者錯誤的認知、專業的不足反而變成惡法。例如:觀課要用來當成教師績效考評的程序?則學校領導人、教師、及教師工會對觀課如何來實施、考評標準為何、誰來考評、考評人可讓眾人公評其專業?考評他人前是否也應該先觀課讓大家評鑑其專業,而不是只因為有參與觀課的研習就認為是有資格去考評他人,這有著很大且分歧的想法。被觀課與觀課者在觀課前的專業對話與內容為何?

家長與教師對觀課仍有許多爭議與疑問,「全教總」應審慎以對,不要讓人覺得有「教育界也出現東廠?」 的質疑。

教育乃百年大計 何時成了兒戲

「教師專業發展」有很多議題可以發揮,包括學業進修、增能研習、專業成長對話、教師觀課……,任何方式都是多元發展適性揚才,有些老師優於肢體表達,有些老師優於文字敘述,有些老師優於教材研發,有些老師優於學術研究,有些老師愛發表,有些老師愛論述,更多老師殫精竭慮默默的付出心力。「教學,最怕定於一尊,」吳武典教授認為,「難道還沒從『建構式數學』得到教訓?」1999年時全面在台灣的國小推行,導致學生數學能力大幅滑落,六年後匆匆喊停,被視為教改失敗的重要案例就是最好的例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