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躲在房裡5年不肯出來,卻等不到關訪員的幫助…她道出精障家庭真正的需要

2017-11-17 15:23

? 人氣

小美的兒子5年前開始關在房裡,家人彼此見不到面,要強制就醫也困難。小美聯繫衛生局、警局、醫院卻求助無門。她希望化解家庭的冰山,但無人能幫忙。

伊甸基金會活泉之家今天舉辦「社關進不去,精障家庭出不來」記者會,點出目前全台有3.4萬個多重且複雜需求的精障家庭,但只有96名社區關懷訪視員,服務人力和案量明顯落差,許多家庭等不到服務。

年屆半百的小美(化名)本身是護理師,她的兒子5年前開始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完全阻絕跟外界互動,小美連兒子的臉都沒辦法見到。一開始小美以為兒子是自閉和憂鬱,但情況愈來愈糟,他們試著勸兒子就醫都被拒絕,也曾強制把兒子架去心理諮商,但兒子一句話也不願說。

小美找了衛生局、警局和醫院,她想探詢化解兒子內心冰山的方法,得到的回應是「你兒子不想就醫又沒有傷害人,沒辦法強制」;直到兒子2年前和家人發生嚴重的肢體衝突,才終於就醫並住院。但在病房內待了幾個月後,回家仍繼續縮在屋子裡。此後,沒有任何的政府資源進到這個家庭來,社關員一次也沒有來過。

伊甸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表示,部分縣市將精神障礙者訪視和自殺防治訪視合併,導致社關員案量遽增、人力不足嚴重。精障家庭希望得到長期、充足的服務,「明明需要4G吃到飽,但只給0.5G」,社關幾乎要被燃燒殆盡。

曾任社關的「翻滾關訪員連線」發言人潘亭妤表示,很多精障家庭因長期累積問題、壓力,不願外人碰觸,社關員協助精障者重返社會需要花很多時間建立關係、服務、追蹤。潘亭妤說,她曾接觸一名個案,頭幾個月都直接被拒訪,要她別再去,但她持續接觸,終於能透過對講機聊幾分鐘。直到接案的10個月過後,才終於踏進個案的家門,了解這個家庭的狀況。

不過,潘亭妤指出,政府的社關員制度出了非常嚴重的問題,除了人力少,部分縣市將精障跟自殺防治合在一起做,讓社關員既要像急診一樣迅速連結自殺防治資源,又要像復健科一樣每天持續關心精障者的需求,結果兩邊都沒做好,「讓我非常不安心」,最後選擇離開。

潘亭妤認為,品質好的精障家庭服務至少需要介入至少2年以上的時間,但目前社關員平均每案時間只有5.7個月,短期、淺層的服務,也僅偏向連結到醫院和藥物,病友和家屬需要的是長期、穩定的支持系統,而不是跳過「建立關係」只求「服務案量」和績效

衛生福利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長諶立中上午受訪時表示,目前精障病人的社區支持確實不太夠,除了96名社關員,也有公衛護士提供相關的服務,明年開始因應社會安全網建立,還會補充社工人力,預計還會增加100名專做精障者服務的社關員。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