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門連廁所都不能上 身障者家長怒批政府:賭場都想要蓋了,給個照護床很難嗎?

2017-11-17 14:35

? 人氣

身障團體上午在內政部外召開『給我照護床,還我如廁尊嚴』記者會。(蘇仲泓攝)

身障團體上午在內政部外召開『給我照護床,還我如廁尊嚴』記者會。(蘇仲泓攝)

對身障者來說,「上廁所」到底有多難?今(17)日上午,一群身障孩子與家長赴內政部請願,希望政府能正視公共廁所裡「照護床」的需求:在沒有照護床的情況下,出外家人只能用大腿撐起身障者、或帶著塑膠墊直接在地上換尿布,甚至搬來長桌於廁所外清理身障者滿身大小便,幾乎失去尊嚴。

「上廁所一個這麼基本的需求,對我們來說卻是困難重重,我們要的不是奢侈品,要的只是一個上廁所的環境,有這麼困難嗎?」台灣身心障礙兒童權利推動聯盟(身障童盟)發起人周淑菁表示,很多身障者無法自己上廁所、只能躺著讓家人換尿布,但出了家門以後,有尊嚴地如廁竟成了幾乎無法實現的奢求,甚至成為他們出門的阻礙。

20171117-身障團體上午在內政部外召開『給我照護床,還我如廁尊嚴』記者會。(蘇仲泓攝)
身障團體上午在內政部外召開『給我照護床,還我如廁尊嚴』記者會。(蘇仲泓攝)

周淑菁指出,目前所知設有照護床的地方大概只有台北中山堂與桃園機場,就連醫院、捷運站也沒有,但身障者不可能每次上廁所都專程跑到這兩個地方去。部份公廁雖設有尿布台,但僅限2歲以下孩子使用,超過15公斤以上的孩子或需要包尿布的成年人、老人家都無法利用尿布台。

家涵媽媽分享,目前18歲的家涵因為無法行動,出外仍需包尿布,曾在台北花博園區參加活動時大便溢出尿布、弄髒衣褲,然而園區的無障礙廁所裡並沒有照護床,媽媽只好找來一張桌子,直接在人來人往的廁所外用外套、雨傘遮掩來清理,讓她覺得相當丟臉難堪。

半身萎縮臥床的身障者哲彰則說,照護床對成年身障者來說也是相當重要。「10幾年前找工作的時候我就擔心,上廁所要到哪裡去呢?我總不能跟老闆說我要上廁所、我要回家吧?」他每每參加活動都必須早上5點半起床,在家上完廁所才能出門,還曾在高雄聚會時因為無法上廁所,只能搭高鐵趕回台北家裡。

「我的小孩生成這樣,誰都沒有錯,我也沒錯、他也沒錯,可是如果政府不給我們一張照護床,我大概沒有體力照顧他了……」樂樂媽媽表示,每當有照護殺人、自殺事件傳出,政府總會要家人不要自暴自棄、要懂得求援,但多年陳情下來,政府連一張照護床都不給:「都是冷氣房裡喊口號,不解決問題的!」

20171117-身障團體上午在內政部外召開『給我照護床,還我如廁尊嚴』記者會。(蘇仲泓攝)
身障團體上午在內政部外召開『給我照護床,還我如廁尊嚴』記者會。(蘇仲泓攝)

周淑菁表示,身障童盟已多次去函內政部表達訴求,2016年也發起「一人一信,我要照護床」行動,營建署卻回應照護床已經寫進無障礙規範的「附錄」中,沒有強制性,至於實際設置照護床的情況仍在「研擬中」,種種態度都讓家長們氣憤不已。

「賭場都想要蓋了,給個照護床有那麼難嗎?」周淑菁呼籲內政部盡快在車站與公共空間設置照護床,讓身障者與家人不必再爬到地上換尿布,這並不只是身障孩童與家長的需求,也是許多無法站出來說話的、成年身障者的心願。

陳情活動最終於內政部營建署建築管理處副總長欒中丕出面收下陳情書後落幕,欒中丕承諾家長將去函各級單位討論,得到回覆後也會再邀請家長們討論。至於到底何時台灣才能普設照護床,今日未達共識,身障者們仍需再等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