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髒話不只能用來罵人?《大佛普拉斯》一句「X你娘」,譙出台灣人最溫馨的問候

2017-10-16 12:07

? 人氣

演藝圈前輩徐乃麟三字經事件剛落幕,中氣十足的三字、五字箴言片段,經由網路媒體無限轉載、重製、二創,或戲謔或批判地,不只成為點閱率保證也已經成為警世教材。而一樣是髒話字眼,躍上本世紀最狂台語電影《大佛普拉斯》螢幕的三個單字「幹你娘」,幹起來卻是另外一種體驗與感受。

用聲調來讀

語言的惡意與否,是要看情境與聲調的。「幹你娘」作為一種有鏗鏘有力的語言,不需要特別註釋「請用台語發音」就能夠自帶音效,而用正確的聲調來讀,在電影中設定的基層情境底下,就是一種世俗的溫情問候。同時也可以作為發語詞、讚嘆詞,然而對聽者而言,是「敵意」或者是「惡意」的定義,論斷並不在字句本身,而是在情境以及語調。

還記得唐從聖在回憶被徐乃麟痛罵的片段時,他有一度曾經自白說:「我還在想什麼時候要推蛋糕出來,但我想想沒有人生日啊?」卻是一點也沒錯,這樣的情境下,如果真的是推出蛋糕,那真的就是沒事了,而且還可以繼續錄。

語言的聲調也是非常重要,說話的語氣決定了聽者的心境與觀感。在《大佛普拉斯》中的各式低俗語句,卻體現為日常問候,只是,那種再溫情也不過的聲聲喚,為了符合各種社會需求,在電影中居然還有許多變體。

跨語種的神翻譯

打從「我不說方言」的時代開始,台語就披上了一抹神秘、反叛、低俗、草根的薄紗,至今,說到台語很少會想到如謝龍介一般用台語吟詩作對,如布袋戲文言文對白一般的考究台詞。

在《大佛普拉斯》中一幕警察無奈的三聲的「宏幹隨人」,在國語字幕中的翻譯是「隨便你啦」,英語或是可以翻譯whatever。這是以台語「幹」字作為核心的一個完美語言變體,這樣的變體也成為階級之間對話的衝突點,簡言之就是草根與政商階級之間的碰撞。電影中副議長劉三城一聽到這樣的「宏幹隨人」的回應,心理是氣到不能自己,因為這樣粗俗的字眼,對他的階級和地位是一種侮辱,用台語說就是「糟蹋人」。

階級的脫離與翻轉的「企圖」,也是《大佛普拉斯》敘事中重要的支線,而為了要提升地位,除了戲謔般的使用英語諧音作為命名也是一種方式,不只是飾演菜埔的莊益增說之後要存錢取一個英文名字,才可以跟啟文老闆的「Kevin」一樣的天真想法,以及各種的設定都充斥著一種黑色幽默,這樣的諧音卻也悄悄地充斥在這部黑白電影裡。例如片名的「普拉斯」就是「Plus」的諧音,電影中製作大佛的文化中心則是「葛洛伯」就是「Globe」地球的意思,土豆(納豆)所飾演的店員所在的店面正是「洗門」,取自於同樣街角競爭的「7-11」,比較稍微有難度一點的就是「Puta」這是西班牙文的「蕩婦」,跟大佛的英文「Buddha」會有混用,而且這一題連啟文差點都答不出來。

對於國際感的追求,既是一種世俗的幽默,也是一種草根文化的反叛,這樣的幽默讓台語電影有新的維度,不再是以悲情的世俗和底層下港人生唉聲嘆氣。《大佛普拉斯》雖然是部台語黑白電影,但導演啊堯沒有黑白來,反而給我們帶來了不同範式的黑色幽默。

作者介紹│素樸勛

本文作者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畢業,曾前往阿富汗擔任英文志工,擅長電影評論、導演專訪、廣告文案。現任影評、文字工作者,文章散見於網路及《廣告雜誌》。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大佛普拉斯》:三字經的情境式問候)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