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狗肉將軍張宗昌外傳:《薛大可憶往錄》選摘(1)

張宗昌。(取自維基百科)

張宗昌。(取自維基百科)

我敘述怪人張宗昌,加上一個狗肉將軍的稱呼,讀者一定十分詫異,猜想張宗昌幼時,或是一個賣狗肉出身的漢子,我則告之曰,你猜錯了,你猜錯了,你一定不是久居北方的人,北方俗語,謂賭牌九,無夜不賭,故一時有狗肉將軍之稱。張宗昌的雅號,尚不止此,又有長腿將軍之稱,所以稱為長腿將軍者,山東人多高頭大漢,張宗昌為山東掖縣人,其身軀之高,比之遼東王張作霖,要高一倍,幾可與今日加入馬劇團之巨人張英式,並駕齊軀,故有此稱呼。

今日之政黨,皆以三民主義為神聖信條。當日之張宗昌,亦有三不知主義將軍之雅號,任意擴充軍隊,不知自己部下有多少軍隊數目,此一不知也,任意浪費,不知自己有多少財產,此二不知者也,見有妓女,任意收買,不知自己有多少老婆,此三不知也,聽了這三種怪稱呼,則張宗昌之為人,便可想見大概了。

東北為滿族發祥之地,東北地方制度,前清時代,分為盛京、吉林、黑龍江三區,以三個將軍統治之,吏治廢弛,較之關內尤甚,東三省遂化為紅鬍子世界,因地域關係,鬍子群,分為南滿、北滿、西伯利亞三派,南滿派多為大股,數百數千為群,張作霖係出身淤南滿派,北滿派概屬小股,故未產出風頭人物,西伯利亞為俄國屬地,山東一帶之人,多流入該地為採礦工人,亦有鬍幫組織,張宗昌即為此派之風雲人物,晚清末季,招撫鬍群,張作霖、張宗昌皆受招撫,編為正式軍隊,但張宗昌勢力微薄,遠不及張作霖之聲勢,故當時不為社會所注意,其後馮國璋總督江南,張宗昌遂投馮國璋部下,授以混成旅旅長之職,未幾,第一次直奉戰爭發生,張宗昌以與奉張同為鬍幫出身之關係,靠攏奉方,及奉軍戰敗,張宗昌率所部逃赴東北,擴充軍隊,張宗昌向在西伯利亞做勞工,懂得粗淺俄語,因與白俄逃軍相勾結,白俄軍坦克車隊加入張宗昌部,聲勢最盛,奉張乃勾結倒戈將軍馮玉祥為內應,向關內進攻,馮玉祥夜半潛入北平,將那位賄選總統曹錕,軟禁起來,奉軍進攻山海關一路,張宗昌部則由冷口進入關內。直軍無力抵抗,張宗昌遂攻克河北、山東二省,以部下褚玉璞為河北督軍,而自任山東督軍,楚項羽有言,富貴而不歸故鄉,如衣錦繡夜行,不足生色。

張宗昌以勞工出身之人,一旦稱王故里,可謂得意之至,倒戈滅曹之馮玉祥,自以功無與比,乃河北山東地盤,盡為張宗昌所據,馮玉祥僅得察哈爾邊區之督辦名義,其抑鬱可知。未幾,國民軍北伐,聲勢極盛,縱橫家楊度,與黨國元老某公有聯擊,遂因上海小白相吳某之介,前往濟南,遊說張宗昌,勸其與南軍妥協。奉張聞之,派小張往濟南,加以阻止,小張大發其南北不兩立之主張,張宗昌聞之,立即反悔言和之議,在會談中,怒目拍案云,我們的地盤,只能讓豬吃麵條的,不能讓豬吃大米飯的,這個南方人楊度,乃勸我們靠攏南軍,真是該打該殺。

余當時適遊濟南,張語余云,你告知楊氏,楊氏即抱頭鼠竄,後來北伐軍削平長江一帶,馮玉祥二次倒戈,張宗昌全軍覆沒,山東地盤,遂為馮部韓復榘所得,張宗昌逃往北平,其部下褚玉璞,尚據有煙臺一片土,而宗昌猶不甘失敗,冒險前往濟南,有所活動,竟為韓復榘刺殺於濟南車站。褚玉璞旋亦為韓復榘攻殺於煙臺,南軍統一中原後,韓復榘亦被槍殺,馮主祥則死於蘇俄輪船之中,這班殺人放火之強盜頭,無一得善終者,豈地下果有閻王爺稽察人世之善惡哉,何其報應不爽,至於如是也。

《民初報壇變色龍:薛大可憶往錄》書封。(新銳文創出版社提供)
民初報壇變色龍:薛大可憶往錄》書封。(新銳文創出版社提供)

*作者薛大可(1881年-1960年)為湖南益陽人,中國記者、政治人物。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