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失業,最大的敵人是自己!知名飯店品牌長:待業時,抱持這關鍵態度就能戰勝恐懼

2021-01-25 14:31

? 人氣

比30歲失業更可怕的是,沒有人生目標。(圖/pexels)

比30歲失業更可怕的是,沒有人生目標。(圖/pexels)

30歲,應是要在職場風風火火、大展拳腳的時刻。但此時的我,早晨醒來,像個廢人躺在床上,直盯著天花板,感受著皮膚上,時間細微流逝,不慌不忙。右耳聽到爸爸在樓下的咳嗽聲;左耳聽到窗外街坊參雜訕笑聲的對話;更遠一點,聽見郵差停下機車熄火,扯嗓大喊著掛號。

前幾年在廣告公司生龍活虎的自己,那段人生,竟像是虛構的一樣,彷彿不曾存在。是的,職場似乎已與我無關。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從行銷顧問公司離開後,我失業了,那年,我三十歲。那幾年,在高速運轉的職場生活之下,情緒就像是瞬間被灌進玻璃杯裡的冰啤酒,泡沫熱烈地湧出,原以為只要這樣持續下去,就能被推湧至某種成功狀態;三十歲時,便能小有作為。而現實根本不是這樣,我甚至連邊都沒沾上,一切就在瞬間,戛然而止。

失業那段時日,有點可笑的是,我表面上對父母謊稱自己準備創業,所以先從SOHO做起,但真相是,我找不到工作,我不知道要做什麼。雖然渴望能進入品牌工作,但要為什麼品牌服務,我毫無頭緒。

再者,臺中的工作機會,並不若臺北如此多樣化,而到臺北工作,也不是我的選項,因為我從未信仰過那座城市,真能帶給我什麼。

從職場隊伍中脫隊,給人異樣的感受。這令我想起國小晨間的升旗典禮,全班都到操場集合,空蕩的教室只留你一人。外頭的訓話聲在遠方繚繞,此刻你感到輕鬆,卻隱隱懷揣不安。「失業的自己」似乎異常鮮明,更多的是空洞。

填詞、寫歌、教作文……我那短暫豐富的接案人生

失業那段時間,認真說起來,也並非毫無收入。由於過去在廣告公司累積了一些客戶人脈,他們喜歡我的文字,有時會外發案子給我,寫寫軟性文章、品牌簡介什麼的。原本只是試探性地問我能否幫忙,沒想到竟成為我失業期間的主要收入來源,每個月萬把塊不等地賺。

當時,碰上有文案可寫的早晨,醒來時我都比較快樂。除此之外,我還突發奇想,想嘗試寫歌詞這樣的工作,於是就把過去出版過的小說,郵寄給臺灣的福茂唱片,也隨信附上我想成為填詞人的願望。

沒想到版權部門的負責人竟很快就寄了電子郵件給我,表示未來若有填詞的比稿,也會邀請我參與。就這樣,填詞成為我生活中某塊重心。

然而,在失業的那七、八個月期間,我一首又一首地填,結果一首歌詞也沒賣出去(也就是沒被唱片公司選中)。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說不出的可笑,當時的自己,到底憧憬著能成為什麼樣的人呢? 不過還是得謝謝唱片公司,曾經給過我這個機會。

在家SOHO的日子,我很少說話,也很少與家人交談,生活中也沒什麼常往來的朋友。倒也並非蓄意孤僻,而是利用大量與自己獨處的時間,持續梳理內心要的是什麼。日常生活中,我很常一週只出門一次,而非得大量說話的時機,就是每個週末的作文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