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跟動物生活,人類越來越多病!從天花、結核到瘧疾,你不知道的疾病史

2020-02-27 09:31

? 人氣

2020年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恐將重創中國經濟(AP)

2020年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恐將重創中國經濟(AP)

你應該知道的是:歐亞大陸居民密集聚居、農耕的生活模式,令原本動物身上的細菌和病毒得以跨越物種藩籬,成為人類殺手。

大多數人對貓、狗等寵物的愛都是柏拉圖式的。人類社會對綿羊等牲口表現出極不尋常的喜愛,人類豢養的畜生數目就是證據。數字會說話。根據最近一次澳洲的人口普查,澳洲的人口有一千七百多萬,但是他們養了一億六千多萬頭綿羊。

有些成人會從因寵物而得到傳染病,兒童更容易被傳染。通常沒什麼大礙,但有時則演化成非常嚴重的疾病。近代史上的人類殺手有天花、流行性感冒、肺結核、瘧疾、瘟疫、痲疹和霍亂等—這些傳染病都是由動物的疾病演化而來。奇怪的是,引起人類傳染病的微生物現在幾乎只在人類社群中流行。對人類來說,疾病一直是最可怕的殺手,也是歷史形成的關鍵角色。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在戰亂中蔓延的微生物比槍炮刀劍更恐怖,奪走的性命更多。所有的軍事史只知歌頌偉大的將領,而忽略一個讓人洩氣的事實:在過去的戰爭中,並非有傑出的將領和最卓越的武器就可所向無敵,事實上,勝利者常常是那些把可怕的病菌散播到敵人陣營的人。

「近代史上的人類殺手有天花、流行性感冒、肺結核、瘧疾、瘟疫、痲疹和霍亂等—這些傳染病都是由動物的疾病演化而來。」

病菌助西班牙人征服美洲

病菌在歷史上的角色,最可怕的一個例子,就是歐洲人征服了美洲。一四九二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西班牙人的征服大業從此開始。西班牙征服者固然手段毒辣,殺人無算,但是他們帶來的病菌,殺死的美洲土著數量更驚人。病茵比人還要惡毒。為什麼歐洲與美洲之間惡毒病菌的交流會這麼不對等?為什麼美洲土著身上的病菌不曾消滅西班牙「征服者」,並傳播到歐洲,一舉消滅九五%的歐洲人口?在歐亞大陸發源的病菌不單只在美洲猖狂,許多其他地區的土著也是擋者披靡。在非洲、亞洲的熱帶地區,歐洲拓殖者卻沒有像西班牙「征服者」一樣的勢如破竹,反而難以穿越當地的病菌壁壘。為什麼?

為什麼有些微生物演化的目的在使我們生病,其他大多數的生物就不會對人類造成這種影響?還有,為什麼我們最熟悉的傳染病會成為流行病,如目前的愛滋病和中世紀的黑死病(腺鼠疫)。然後,我們將研究為什麼微生物的始祖從動物宿主轉進人體後,就不離開人類社群?最後,我們來看看源於動物的人類傳染病是否可作為借鏡,幫助我們解釋歐洲人和美洲土著的病菌傳播為何會嚴重失衡?

很自然地,我們是從人類的觀點來看疾病:如何殺死那些微生物以自保?別管這些微生物的動機,先趕盡殺絕再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醫學特別是如此。

因此,暫時把人類的偏見放下,從微生物的觀點來看疾病吧。畢竟,微生物和人類一樣是物競天擇的產物。微生物以各種奇怪的方式使我們生病,如生殖器潰爛或腹瀉。這麼做在演化上有什麼優點?為什麼微生物演化必須置人於死地?微生物殺害宿主,自己也沒有活路,這種同歸於盡的做法,又有什麼好處?

基本上,微生物的演化和其他物種沒什麼兩樣。演化選擇繁殖效率最好的個體,再幫它們傳布到適合生存的地方。對微生物而言,傳播的定義可用數學來表示,也就是從頭一個得病的病人開始算起,總共感染了多少人。數字多寡端賴每一個病人能再傳染給多少人而定,還有微生物是否可迅速從一個受害者侵入到下一個。

傳播能力攸關生存 病菌越來越流行

微生物在人類社群之間傳播,以及從動物傳播到人類社群,演化方式各有不同。傳播能力愈高強的病菌,產生的後代愈多,在天擇上愈有利。很多「症狀」代表的意義其實就是我們身體或行為被詭詐的微生物改變了,使我們不得不被病菌利用。

就病菌的傳播而言,最不費力的方式就是一動也不動地等著被送到下一個宿主體內。靜靜地待在一個宿主身上,被下一個宿主吃進肚裡,正是這個策略的運用。例如,沙門氏菌(salmonella)的感染是因吃了被污染的雞蛋或肉類,旋毛蟲(trichinella)則隨著沒有煮熟的豬肉進入人體作怪,而日本人和美國人有時會感染的線蟲肉芽(anisakiasis線蟲造成的感染,一種線蟲的幼蟲鑽入胃壁後形成的肉芽)就是生魚片造成的,那些寄生蟲就是從魚肉進入人體的。但在新幾內亞高地流行的克魯病(Kuru和中樞神經病變有關,症狀為運動失調、震顫和發音障礙等),則是由吃人肉造成的。食人族的母親剖開了病死者的腦殼,還沒下鍋,一旁的小孩已迫不及待地把手指伸進人腦,在吸吮手指的同時,也吸入致命的病毒。

有些微生物就沒有那麼被動了,它們會利用昆蟲唾液這個便車。昆蟲咬了上一個宿主後,微生物就在其唾液中伺機而動,跳到下一個宿主身上。蚊子、跳蚤、蝨子、采采蠅等都可讓微生物搭便車,以傳播瘧疾、鼠疫、傷寒和嗜睡症。微生物最下流的手段就是利用母體的子宮做垂直感染,使胎兒在生下來的時候,已經受到感染,梅毒、德國痲疹和愛滋病的病毒都會這種伎倆。

20190619-蚊子、病媒蚊、傳染病、登革熱、日本腦炎。示意圖。(取自Emphyrio@pixabay/CC0)
蚊子能傳播各種傳染病:登革熱、日本腦炎,甚至茲卡病毒。示意圖。(取自Emphyrio@pixabay/CC0)

減少消耗能量、有利傳播 微生物演化本能

其他病菌可說是掌控一切的陰謀者。它們藉著修改宿主的構造或行為來加快傳播速率。從人類的觀點來看,像梅毒這種生殖器潰爛的性病真是奇恥大辱。但以微生物的角度來看,請原來的宿主幫忙移入新宿主體腔,有什麼不好?天花也是一種接觸傳染,皮膚上的瘡疤會直接將微生物傳播出去。這種傳染途徑也可以極其迂迴,例如美國白人為了消滅頑冥的美洲土著,就送給他們天花患者蓋過的毛毯。

流行性感冒、一般感冒和百日咳的微生物則更兇猛,使受害者咳嗽或打噴嚏的剎那間噴出一大群微生物,奔向新宿主。又如造成嚴重腹瀉的霍亂菌,會進入水源造成更多感染。而造成朝鮮出血熱(Korean hemorrhagic fever)的病毒(譯註:即漢他病毒Seoul hantavirus)則是利用鼠尿傳播。就改變宿主行為而言,狂犬病病毒的功力最高強,不但潛藏在狗的唾液中,而且使狗瘋狂咬人,造成更多受害者。以蟲子而論,鉤蟲和血吸蟲最為賣力,在前一個宿主的糞便中孵化,在水中或從土壤鑽入下一個宿主的皮膚。

因此,從人類觀點來看,生殖器潰爛、腹瀉和咳嗽都是「病症」,但病菌的觀點則不同,這是因應傳播需要的演化策略。這也就是病菌「使人生病」的原因。但病菌為何演化出與宿主同歸於盡的策略?從病毒的觀點來看,這個結果純屬意外,是積極傳播的副產品(人類該因此覺得舒坦多了吧)。霍亂患者若得不到治療,狂瀉幾天後,就一命嗚呼了。但在病患還活著時,霍亂菌則大量進入水源,企圖染指下一個受害者。因此,隨著第一個宿主死亡的霍亂菌可說「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只要找到下一個感染目標,霍亂菌永遠不死!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

槍砲、病菌與鋼鐵(圖片來源:博客來書店)
槍砲、病菌與鋼鐵(圖片來源:博客來書店)

責任編輯:周岐原,小標為編輯所加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