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很後悔生了我?」憂鬱症的她道出發病時最絕望想法,令人超心疼

2020-10-08 10:00

? 人氣

▍ 崩潰

短暫的生日宴結束後,朋友們要走了。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在病房裡,我最好的朋友輕輕地跟我說:「你沒發現你現在已經融入他們了嗎?你跟他們走得太近了。」我沉默。

她說:「你總得要重新融入社會吧,你給你媽媽帶來多大負擔啊!」

我跪倒在椅子上,語帶哽咽地說道:「我也想繼續工作啊!我也不想給家裡人帶來負擔啊!」可能突然被自己感動了,我真的啜泣哭了起來。另一位朋友拿了衛生紙給我,我好朋友看我這麼扶不起也怒上心頭,說道:「你別管她,隨她哭!」

於是,我最後一根神經「啪啦」一聲斷了。我異常激動地對著她吼:「為什麼要這樣?!」然後起身狂奔跑到大廳去找我媽,像一個受了欺負跑去跟媽媽告狀的孩子。

當時是吃飯時間,大家都在大廳吃飯。我「撲通」一下撲倒在我媽懷裡,不顧他人地大聲尖叫,放聲大哭。我的嗓音真是好啊,我覺得我飆出了人間難得一聞的海豚音。我媽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壞了,緊抱著我緊張地問到底怎麼了。整個餐廳的人也驚呆了,紛紛過來詢問狀況。我什麼都管不了了,只顧著自己飆海豚音。這就是我的名氣在病區一炮打響的開端。

▍ 魔咒

我媽的聲音也開始顫抖,她像所有突遇困境的中年婦女一樣,又無助又痛苦地嗔怨道:「小左,大家被你弄得飯都不想吃啦!」

我又驚醒過來,發現自己又給大家製造了麻煩。我拉著我媽,邊哭邊說:「媽媽,你去吃!媽媽,你去吃嘛!」

我好朋友也拉著我媽說:「阿姨!這種話不能說的!這種話不能說!」

我媽又拉著我重複著:「媽媽吃完了!媽媽吃完了!」

我們三個人像中了什麼重複的魔咒,只會重複著專屬自己的咒語。我們互相拉扯,互相回應,互相體恤,互相折磨,反反覆覆地說著:「這種話不能說的!這種話不能說的!」「媽,你去吃嘛!你去吃嘛!」「媽吃飽了!媽吃飽了!」⋯⋯鬧劇在無限延續著。

▍ 道歉

哭到理智回來一點點的時候,我聽到我好朋友和我媽解釋說:「是我說錯話了。」

我腦子「叮」一聲,當即反應過來:我不能失去她!於是,我從我媽的懷抱中掙脫出來,緊緊抱著她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控制不了了!」

最後她走了,在電話裡跟我說:「對不起,按你自己想做的去做吧,我永遠支持你。」

▍ 「我們」

意識到我開始失控以後,我越發絕望。控制不住的情緒爆發,意味著我過去二十餘年打造的「冷面笑匠」的「人設」開始崩塌。在其他人面前,我希望我自己永遠是理智的、平緩的、深藏不露的、波瀾不驚的。但現在,朋友隨隨便便的一句玩笑,對我來說,都足以致命。

我接到了我好友從北部打來的電話。她說聽了來看我的朋友的描述,覺得我身處的環境很可怕。什麼「姐姐」「弟弟」什麼的,他只希望我趕快出院回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