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一書中令人唏噓不已的對照:金智英與她母親的人生

2020-10-08 09:49

? 人氣

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拍出一個韓國女性的人生際遇。(圖/車庫娛樂提供)

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拍出一個韓國女性的人生際遇。(圖/車庫娛樂提供)

2019年在台灣熱映的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票房口碑都極佳,這部電影來台灣播映之前,更在韓國激起了一陣女權旋風,憤怒的網友甚至用「這是你最後的作品。」來威脅飾演女主角的鄭裕美。鄭裕美的遭遇,其實正呼應著《82年生的金智英》的原著小說作者趙南柱想傳達的概念——韓國社會,是一個對女性極不友善的社會。

「金智英」是韓國的菜市場名,如同台灣的雅婷、怡君一般,每個韓國人幾乎都認識至少一個名叫金智英的女性親友,或者,自己就叫做金智英。而《82年生的金智英》一書中,作者趙南柱就是刻意使用這樣一個隨處可見的名字,將一個平凡韓國女性的從出生、成長、求學、出社會到結婚生女的人生際遇,濃縮在一本書中,當我們翻開這本書,讀著金智英的出生與成長、壓抑與落寞,就能感受到一個韓國女性平凡的一生中,難以說出口的、必須隱忍著的、默默的哀傷……

平凡的、毫不特別的「金智英」

金智英是個相當平凡的韓國女性,她於1982年出生在首爾。從小她就知道她和「弟弟」不同,弟弟能吃的奶粉、她和姊姊不能吃;飯菜一端上桌,爸爸和弟弟先吃,然後是奶奶,接著才是媽媽、姊姊和金智英;弟弟有全新的、完整的書包、餐具、學習用品、鞋襪,金智英和姊姊卻沒有,因為自己是「姊姊」所以要讓著弟弟嗎?年幼的她不知道。但隨著年紀的增長,金智英發現,年齡不是這種差別待遇的主因,性別才是,因為她和身邊男性顯然有別的際遇,都像極了成長過程中的她與她弟弟。

當金智英上了學,她發現學號是從男同學開始排,後面才是女同學,這個規定跟身分證上「男生1、女生2」一樣,所有人都習以為常、卻沒人說明為什麼。而越是長大,越是難以解釋的「理所當然」越來越多,國高中時期怕女孩被男性騷擾,對女生的服儀增加了諸多規定、全然不管女同學穿得舒不舒適、活動方不方便;被男性性騷擾,卻是年經女孩被長輩責罵「為什麼裙子那麼短?」「為何跟陌生人說話?」成年了,只有女性需要考慮以「婚後方便照顧孩子」為由,選擇念什麼科系、找什麼工作。

進了職場,女性難以被提拔,還經常得面臨職場性騷擾,甚至在韓國社會氛圍之下經常發生的「偷拍」,在這種不友善的職場風氣與同工不同酬的現實之下,往往都是女性離職在家、被迫成為一個「好媽媽」。而金智英唯一能對現實做的反抗,竟然是「生了一場病」,在這場病中,她才終於能把平常不敢說的話說出口:為什麼過年不能回自己家?為何一家團聚只有女人要在廚房辛苦?為何同樣支撐一個家,女人的辛苦總是不被看見?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安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