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知道自己從媽媽陰道生出來,誰會嚇得不敢上廁所?他痛責台灣性教育的守舊無知

2016-12-22 11:18

? 人氣

最近一位旅居德國多年的長輩好友,回台灣看到同性婚姻平權中提到學校的性教育。她擔憂地發訊息說,台灣越來越亂,婚姻平權促進者要求從幼稚園到高中的教育都要談性。

她甚至聽說有幼稚園老師與幼童說,小孩是從母親下體生出來的,把小孩嚇到不敢上廁所。她覺得這樣會天下大亂。我安慰她說,我們過去不談,不見得就是對的。她覺得台灣這樣亂改不好,我說,台灣人學習力很強,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

台灣不願意談性問題,沒有性教學才是問題。在台灣的觀念,性就是晦暗的隱私,不能談。在家中、在學校從沒有人跟我們說「性」是什麼?

記得上高中護理課,老師說女生有三個洞。我還搞不清楚,怎麼這麼說。可是她就說有三個洞,沒有太多解釋。上廁所要從前往後擦才不會感染。原因還是沒講,我們就是要記起來就對了。以前也不敢發問,然後就這樣記在腦裡,有關生孩子,這位女性護理老師隻字未提。

性教育都是上了大學,唸護理系而得到的知識。後來對精神科有興趣,當精神科護士,才更了解性的知識不該隱晦,應該正面面對。

以人類發展來看,性本是最大的行動動力的來源。吃很重要,性也重要。人不吃會飢餓,會想去找食物,性也是——性需要飽足感。記得精神科的療養院督導在給我們上課時,她說性就像吃飯一樣,沒有滿足,就會像沒吃飽飯一樣,會有性需求的飢餓感。她的舉例讓我印象深刻,我才具體了解,我們不能不談性,因為性就像吃飯一樣。

吃要重視營養,所以有營養學;性要重視衛生健康,我們就更要了解性,要學習性的知識。它是人性的需求,無法忽視,我們不談,不代表就沒有需要。孔夫子在這方面其實很進步,他說食色性也,不是嗎?我們不談,不能解決問題。

在德國,我小孩三年級時,老師就要求家長在家必須跟小孩子談性問題。那時我還嚇一跳。怎麼這麼早?老師說,他會在課堂談性問題,要家長跟小孩先談。

四年級時學校更發了一個邀請,要學生家長到學校上性教育的課程。先生去上了課,回來說他獲益良多。比如對女性的生理構造,如何懷孕的可能,經過詳細解說,他更明瞭。過去他也有學過,但以一個青春期學生來學,其實對學生在成長期來說,是有曖昧的情愫在,所以當年他也學得一知半解。

他回來還跟我聊他在學校上課所學的看法分享。學校把家長當成是教育的一環,其實很重要,因為孩童隱私問題都可能會問家人,家長有正確的性觀念,更是形塑孩童性格重要的關鍵。

家中就學小孩的學校並非宗教學校,但給家長上性教育的老師是特別請來學校上課的牧師,他用生理構造談性知識,也用倫理的面向跟家長談性。德國的學校希望小孩的性知識是正確的,教育家長被認為是非常重要的事。

同性婚姻平權談到同性戀的性傾向議題,延續下來的學校性教育議題,更是社會應該要慢慢接受的事。台灣幼稚園老師如果嚇到幼童,可以改善教學,但不是不談,因為兩歲的孩童其實就會問自己的性器官,這些都是人本來就會有的好奇。成人的角色應該去滿足小孩的好奇提問,也要探究我們成人害怕什麼。性知識不從學校學,而因為好奇去看網路色情影片或從報刊所得來的扭曲性觀念,這種情況比比皆是,但值得鼓勵嗎?

成年人多少都走過懵懵懂懂的青少年路,有很多年輕男女性知識不足,意外懷孕。台灣婦產科最大的收入就是「墮胎」的收入,這是大家避談的事實。多少女性一生避不開一次或多次的墮胎命運,不敢跟親密的家人提起。因為另一半或自己性知識不足,或是伴侶的不配合,有些年輕女性就在家人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私自墮胎而喪命,讓人情何以堪。

談性別平權,如果可以讓性問題也好好地被討論與對話,會是台灣社會在這次運動中最大的收穫。

*作者簡介:劉威良,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著有《借鏡德國》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文標題:正面看待學校性教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