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臺灣】多虧這雙彩繪師的手,讓我們驕傲說出「世界級宗教藝術在這裡!」

2016-12-22 14:21

? 人氣

說到「宗教藝術」,您腦中第一個浮現的是米開朗基羅氣勢磅礡的壁畫《創世紀》,是聖索菲亞大教堂的馬賽克鑲嵌畫,或是號稱「世界屋脊上的明珠」的西藏布達拉宮?歷經千百年淬鍊,西方宗教藝術成為了美學素養之一,甚至被納入博物館典藏。

而臺灣宗教藝術雖然只有幾百年資歷,卻大膽跳脫國畫與西畫的藩籬,靈活融入百姓生活,我們習以為常,進出廟宇低頭匆匆擦身而過的門神畫像,就是最典型的宗教藝術。

「廟宇彩繪」是一項充滿傳統民間色彩的技藝,廟宇僱請彩繪畫師,將寺廟妝點成充滿神仙故事、宗教氛圍的美麗空間。這些畫作滿懷對神明的頌揚,以及對信眾的美好祝福。

1
廟宇彩繪畫師劉家正將中西繪畫的優點融入在傳統廟宇彩繪中,把民俗工藝變成藝術。
4
多數人不知門神必須依照奉祀主神繪製。例如,主祀玉皇大帝的天公廟,以托塔天王李靖與二郎神楊戩為守護神。王母娘娘或媽祖等女性神祇不乏侍女看顧廟門。
6
隨著年代久遠、資料失傳,或因工程層層轉包,常出現門神與奉祀主神不符的狀況。劉家正會藉著修復廟宇的機會向廟方溝通調整,希望能共同守護臺灣傳統信仰。

「見到門神身上花花綠綠的顏色,一尊神明能有這麼豐富的色彩。我便愛上了門神彩繪。」臺灣國寶級的廟宇彩繪畫師—劉家正老師靦腆的說著。從十五歲國中畢業投入廟宇彩繪,長達四十五年的歲月與牆壁、穹頂、梁柱相處,也因此面對鏡頭還有點害羞、不習慣。他出生在好山好水的南投信義鄉,自幼展現驚人的繪畫天賦。「小學的時候,我看見姨丈與他的當代藝術家朋友一起寫生,深受啟發便告訴自己:『我以後也要當畫家』。」國中畢業後,劉家正拜師姨丈學習國畫技巧,再經由姨丈推薦成為廟宇彩繪師—丁網的弟子。

1
劉家正於臺北大稻埕的法主宮正殿進行彩繪。他坦言下筆前其實不會擬草稿。而是到廟宇現場才依多年經驗及直覺落筆,靈感妙思卻能神來一筆、源源不絕。

臺灣傳統廟宇彩繪中,「創作構圖」與「上色彩繪」是兩項必備的功夫。負責勾勒人物型態、構圖的師傅,被稱之為「畫師」。

而「彩繪師」便以此為基礎,負責打底、上色。前者考驗彩繪的藝術原創性,而後者則是必要的基本功,兩者缺一不可。

為了磨練畫技,劉家正隨師父住進廟裡;白天一邊工作,一邊偷偷觀察師傅的技巧,晚上再挑燈練習,穩紮穩打十年終於獨當一面。

3
劉家正所繪的門神獨特神韻。

然而他不因此停止學習,除了國畫的人物、山水、花鳥,他也積極練習西畫的水彩、油畫技巧。為了能掌握人物神韻、姿態,他學習解剖學,認識人體骨骼、肌肉與皮膚的關係,將中西繪畫的優點融入在傳統廟宇彩繪中,把民俗工藝變成藝術。

劉家正筆下的門神,眼觀四方,兇而不惡,人物形象活靈活現,彷彿要從畫中跳出來一樣。更被前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黃永川評為:「寫實立體中不失傳統,又具有獨特神韻。」

「平時不只要訓練自己的繪畫技術,更要時常閱讀史書、佛經等宗教經典,了解人物典故,鑽研『神貌』與『神格』,創作時才能發揮靈感。」有時各部書籍出現歧見,或是根本無史可考,這時就得靠畫師自己想像!

想像歸想像,劉家正坦言下筆前其實不會擬草稿。而是到廟宇現場才依多年經驗及直覺落筆,靈感妙思卻能神來一筆、源源不絕。

苦心練就的繪畫技術,現在樓高五層的大型壁面、必須仰頭作畫的穹頂也難不倒他。如果遇上大型宮廟,其中人物高達上百尊,掌握好每一尊神韻、姿態,考驗的不只是記憶力,更是體能的挑戰。

為了適應廟裡不同的媒材,劉家正更積極尋找各式的塗料、反覆測試,他的工具箱裡不只有傳統塗料,還有環保塗料、日本漆料、飛機塗料。他對漆料的講究,甚至成為廠商生產漆料時的重要參考。

「有時候看到三十年前自己畫的門神,與現在畫的相比差很多,自己都會覺得很不好意思。」眼前這位身著素色唐裝,氣質優雅,說話緩慢而溫柔的劉家正,身體裡住著追求卓越、樂於挑戰的靈魂。

5
「門神的作用就是顧門,所以你走到哪,他的雙眼會緊盯著你」劉家正說。

雖然邁入六十歲,他仍不斷鞭策自己精益求精「我常常覺得時間不夠,怎麼還有這麼多東西還沒學到?」

現在全臺各地皆可見到劉家正的作品,舉凡臺北大龍峒保安宮、艋舺青山宮、大稻埕霞海城隍廟、萬華祖師廟、新北市的頂泰山巖、宜蘭傳藝中心黃舉人宅…都是由他修復,數量已超過八百多座。

雖然廟宇與我們的生活密不可分,然而在出入廟宇時我們總是頭低低以表敬畏,鮮少抬頭欣賞寺廟彩繪藝術,也因為不了解,讓這門傳統技藝面臨了新生代斷層的問題—願你我能更珍惜這片土地重要的藝術資產,以欣賞藝術的心情走進廟宇。

世界級的宗教藝術,就在臺灣!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你好臺灣(原標題:廟宇彩繪畫師—劉家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