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臺灣】如果臺灣少了這雙手,文房四寶將缺一,他揉出世界最頂級的手工墨條

2016-01-05 09:00

? 人氣

臺灣國寶級手工製墨大師陳嘉德堅持一生的匠心精神。

臺灣國寶級手工製墨大師陳嘉德堅持一生的匠心精神。

『你沒學,臺灣就沒手工墨了。』六十年前師傅的這句話,讓十三歲的陳嘉德即使處於高溫、漆黑、狹窄、勞苦的製墨場,其餘學徒紛紛求去之際,依然咬緊牙根苦撐下來⋯⋯。當時的小學徒終成了一代巨匠,卻如師父略帶憾意的預言—揉製全世界最頂級手工墨條的他,是臺灣碩果僅存的製墨大師。

長期燻煙墨油滲入面容,掌紋幾近揉平的陳嘉德先生,一身皆是故事,揉合了時代變遷與身為人的信念。出生嘉義鹿草的他,國小畢業後就跳上火車,隻身前往臺北打拼。當時仍處日治時期,職業介紹所隨口問他:『要學做墨嗎?』牽動他課堂中磨墨的記憶,他欣然前往三重台北橋下的「國粹墨莊」跟著林祥菊師傅製墨,這一技之長,就長達六十年。

黑手
陳嘉德大師的一雙手掌紋幾乎被揉平。

伴隨五〇年代中小學開增書法課,製墨業也進入了榮景。然而,講究技藝的書法,不便於日常寫作,說是榮景,也彷彿僅佔了學生一輩子中幾堂課的光景⋯⋯。1974年,林祥菊老師傅年邁退休,囑咐陳嘉德自立門戶,他承接傳統工具與技藝,開設了「大有製墨場」,包括他在內,全臺灣的手工製墨師傅僅存三名。

甚至1990年小三通之後,中國低廉的工業墨條大量傾銷臺灣,看似已沒有手工揉墨的生存空間。所幸,陳嘉德的性子就如同手工墨條一樣耐磨不潰,碩果僅存的他不選擇放棄,轉而製作最精深細緻的「松煙墨」工法。

『⋯只要能做最好的,誰都要跟你效法⋯⋯』即使日後依舊沒有人要“效法”這秘,卻讓臺灣有幸存續了世界最稀有的墨條與一位人間國寶。

他花了近十年的時間,試用了數千種原料後,才選用頂級的德國松煙、法國麝香、美國牛皮膠,如此「國際化」的配方,再加上他半世紀的調製經驗與手勁,創造出小小一塊卻無法複製、被取代的墨綠松煙墨。

松煙灰極度輕盈,輕微的氣流就會引起飛揚;牛皮膠必須高溫熬煮四小時後,再千錘百鍊後進一步柔化;而加了梅片的麝香粉,香味過濃或不足,也只差異在一抹間。要創造香氣穩定、耐得起歲月的墨條,全靠師傅經年累月下來的經驗與耐力。我們「有幸」造訪大有製墨場,門窗必須緊閉防止空氣流通,炭爐保持炙旺,高溫的製墨環境讓我們打趣說『採訪時間要加快點⋯⋯。』

然而大師開始製墨後,我們就被他動人的巨匠身影所觸動。他揮汗揉化墨膠,小心地不要滴入汗珠;起落九公斤的巨錘不斷敲打墨膠;將一塊塊墨膠放進木雕模具,後壓製成形,靜待風乾。冬季氣候乾燥,有利墨條蔭乾,然而也容易乾得快引起墨條翹起,夜間必須不定時起床翻面;夏天空氣濕度高,墨條製作更不容易,一個月產量最多只有七十條。

『買回去還是要用啦!』陳嘉德師傅手工製作的墨條,成為華人乃至日韓遊客的收藏品,但他仍希望這墨條不能只是擺放著,應該要細緻磨出那淡雅香氣與五彩墨色,才是這項工藝奧妙的菁華。

『我如果不做了,臺灣的文房四寶就剩下三寶,所以一定要堅持、要傳下去。』陳嘉德師說到這,也欣慰「大有製墨場」能傳承給兒子陳俊天先生。然而,我們同樣慶幸的是,筆墨紙硯並不會消失,因為真正的寶藏總在於人,在於他堅持一生的匠心精神。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你好臺灣
(原標題:揉出國寶的手-陳嘉德先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