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快閃赫爾辛基6小時

2019-06-28 09:00

? 人氣

赫爾辛基主教座堂,是赫爾辛基的地標。(圖/作者提供)

赫爾辛基主教座堂,是赫爾辛基的地標。(圖/作者提供)

想去赫爾辛基,是幾年前應David Ting醫師邀請,加入一家醫院倫理審查委員會,受訓第一堂課就是赫爾辛基宣言(Declaration of Helsinki),1964年在芬蘭赫爾辛基第18屆世界醫師會大會通過,是世界醫師會最為世人熟知的醫學倫理聲明。

赫爾辛基宣言的誕生,是因為二戰期間,日、德兩國利用戰俘作了很多不人道的人體試驗,於是訂定此一宣言,期待透過自主、受利、與公正三大原則的精神,保護受試者安全。這份彌補歷史過錯的勇氣,讓我著迷,覺得此生一定要造訪波羅的海的女兒—赫爾辛基。

波羅的海少女雕像,覺得側面更美(圖/作者提供)
波羅的海少女雕像,覺得側面更美(圖/作者提供)

2018年10月4日清晨,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沿著芬蘭灣獨跑2公里,安靜得只有我的呼吸聲和腳步聲。跑完簡單梳洗,六點搭船,展開塔林→赫爾辛基→塔圖,一日兩國三城,郵輪暨巴士之旅。2小時到芬蘭赫爾辛基,這是全世界兩國首都最近的距離嗎?僅僅90公里。船上人很少,引擎聲很小,隨著船隻航行,塔林的燈火愈來愈遠終於完全消失。黑黑的芬蘭灣,船經過時有微微的白色浪花,半小時後,天空翻出魚肚白,水不再那麼深不見底了。

以為天亮無雨就不冷,我到最高的九樓甲板照相,竟是又冷又凍,風超大,人和手機都快被吹跑了,快速拍了幾張,回到船艙逛免稅店,琳瑯滿目的化妝品和紀念小物,都比不上一箱一箱堆得像山一樣高的伏特加讓人印象深刻。

登船和前一天從里加搭巴士來塔林一樣,除了車票船票,也要查驗護照和簽證,雖然是幾小時的旅行,但畢竟跨國。我的護照免簽暢行無阻。我。台。灣。我。驕。傲。就像在每一個機場海關一樣,莫名的驕傲。同船一名住在塔林的南非男子,要去某國旅行(他有講我忘了)需要簽證,而那國在愛沙尼亞沒有大使館或領事館,最近能夠辦理的地點就在赫爾辛基,於是專程過來。

預計只在赫爾辛基停6小時,要搭下午3點15分的船回塔林。但我迷路了,沒趕上船,只好重新買船票。候船時,在赫爾辛基港口看夕陽,就像金黃色的長長絲巾灑在海上,好漂亮。可是我內心有些懊惱,覺得自己怎麼會笨到錯過船班?連帶原本回塔林立刻轉巴士到塔圖的行程也被延誤。跟在里加的朋友說了心情,他說重新安排好就好了,沒關係。我那時發現自己並不勇敢,因為晚上11點才會到塔圖,而我害怕獨自在陌生的城市摸黑找旅館。

一趟赫爾辛基快閃行,雖然走丟了,但是幾個觀光客必到之處,靠著雙腳卻也都沒有錯過!從港口到市區第一站,是漂亮的中央車站,還有超親切的服務人員,花了20分鐘拿著地圖仔細告訴我怎麼玩?對,我是到現場才做自助旅行的功課。她說,這個季節的赫爾辛基就像一座美麗的大公園,每條路每一步路隨便走,抬頭/低頭,都會看見樹上/地上的綠葉慢慢變黃,隨處都有浪漫和驚喜。

西貝流士公園內的西貝流士紀念碑(圖/作者提供)
西貝流士公園內的西貝流士紀念碑(圖/作者提供)

我去了Esplanadi 公園、赫爾辛基三大教堂:赫爾辛基主教座堂(Helsingin tuomiokirkko)、烏斯佩斯基大教堂(Uspenskin katedraali)、以及整修中沒有開放的岩石教堂(Temppeliaukio Rock Church)、港邊「波羅的海少女」雕像、赫爾辛基大學、西貝流士公園(Sibelius Park),芬蘭女雕刻家Eila Hiltunen用500多隻不鏽鋼管製作而成的西貝流士紀念碑,氣勢磅礡,彷彿聽得見西貝流士最偉大的作品芬蘭頌(Finlandia) 、赫爾辛基大學、芬蘭國會,也都走過了。

(圖/作者提供)
烏斯佩斯基大教堂(圖/作者提供)

赫爾辛基是個蠻有俄羅斯風情的城市,我在Kauppatori市集廣場,跟一位俄裔老先生買了一付芬蘭意象的耳環,也帶國會旁的商店街買了毛帽手套禦寒,也繼續蒐集城市筆記本,這些小物是我的旅行記憶。

(圖/作者提供)
Kauppatori市集廣場的耳環好好買(圖/作者提供)

以後想再來芬蘭,不要只停6小時,而是好好享受赫爾辛基,還想跑一場馬拉松,永晝馬或北極圈馬都好,也要拜訪聖誕老公公的故鄉--芬蘭北部的羅瓦涅米(Rovaniemi)。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