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我歷經黑暗,想為自己和家人點亮每一盞燈」帶給貧童希望的穆利兒童之家

2018-09-21 09:00

? 人氣

15歲的森班說,MCF不但給他食物,讓他唸書,還發掘了他在特技表演、舞蹈以及足球的天份。他說,將來想當電力工程師,「我歷經黑暗,想為自己和家人,點亮每一盞燈。」(圖/謝幸吟提供)

15歲的森班說,MCF不但給他食物,讓他唸書,還發掘了他在特技表演、舞蹈以及足球的天份。他說,將來想當電力工程師,「我歷經黑暗,想為自己和家人,點亮每一盞燈。」(圖/謝幸吟提供)

2013年8月2日星期五,今天在穆利兒童之家MCF Ndalani中心,接觸到三個青少年的故事,過去的他們,被貧窮、黑暗與恐懼籠罩,現在他們有了笑容,也對自己未來的每一步路,充滿希望。

15歲的森班(Sheban Said),在家中八個小孩裡排行第二,姐姐大他兩歲。父親在他五歲時過世,母親幫八戶人家洗衣,一天薪水只有50先令(約台幣17元),根本無力養活他們。他和姐姐選擇逃離家庭,徒步走了好幾天,每天沒錢只靠喝水度日,來到200公里外的Mombasa街上,開始街頭乞討、在垃圾堆裡撿食物,這樣的生活,過了四年。這段期間,他被年紀較大的街童欺負,乞得的食物往往只分他一小口;他也目睹一個男童被警察活活打死。

他承認,包括他在內,很多街童行為失序,「但我們是為了食物」,森班這麼說。

森班的母親後來在附近農場找到工作,輾轉找到他們,「我不確定她是不是我媽媽?我不認得媽媽,這個女人一直哭,我們於是跟他回家。」森班描述母子重逢的時刻,沒有一絲團圓的喜悅。而回家之後,母親的收入依然微薄,一天只吃能一餐飯,更別說上學。

2005年,社工人員把他帶到穆利兒童之家在Mombasa的據點MCF Vipingo,「我的人生開始改變」,森班說,MCF不但給他食物,讓他唸書,還發掘了他在特技表演、舞蹈以及足球的天份。他說,將來想當電力工程師,「我歷經黑暗,想為自己和家人,點亮每一盞燈。」

「HOPE」,是森班給自己的話,也是承諾。

穆利兒童之家MCF Ndalani中心,不但給予流離失所的孩童一個棲身之處,也幫助他們發現自己的才能。(圖/謝幸吟提供)
穆利兒童之家MCF Ndalani中心,不但給予流離失所的孩童一個棲身之處,也幫助他們發現自己的才能。(圖/謝幸吟提供)

同樣懷抱新希望的,是16歲的凱兒(化名)和她1歲8個月大的兒子。凱兒的父母親感情不睦,母親在她三個月大離家,父親把她交給祖母撫養,直到六歲要上小學,祖母無力負擔她的學費,把她送回給重病的生母,凱兒才知道,她一直以為是媽媽的人,原來是祖母。

凱兒要照顧生病的媽媽,還要照顧一個比她年紀更小的妹妹,才六歲,怎麼負擔家計?她到垃圾堆裡,撿一些還可以吃的食物轉賣

14歲那年某一天,凱兒常常轉賣食物給他的一名男子告訴她,「來我家裡,我可以給妳更多錢,買東西給媽媽和妹妹吃」,凱兒意識到男子可能另有企圖,但她不忍心家人餓肚子,於是去了男子的家,被性侵,而凱兒並不知道她因此有了小孩。直到六個月後,一名社工到家裡訪視,才告訴她已經懷孕。

這名社工與MCF聯絡,MCF接手了凱兒的事,派車子接她到醫院生產,而她無法自然生產,還動了手術,保住母子的性命。

身高不到150公分的凱兒,眼神裡有一股超齡的勇敢與成熟。小媽媽帶著小小孩的情況,在肯亞很常見。凱兒何其不幸,又何其幸運,走過黑暗,找到新生命。

18歲的德蕾西雅(Teresiah Kablira),是2009年肯亞總統大選暴動,種族屠殺的倖存者。她所屬於Kikuyu族和其他幾個族群(肯亞共有42族),在那一次衝突中,幾千個人喪命,更多人流離失所,靠著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緊急援助,才得以生存下來。戰火毀了德蕾西雅的家,毀了她父母親的工作,無力再撫養她,是穆利之家及時伸出援手,讓她有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有食物可以吃飽,讓她唸書,還開啟她在戲劇、歌唱、舞蹈、詩歌創作的天份。

德蕾西雅正在等大學入學許可,她想唸大眾傳播,傳遞和平傳遞愛。她希望不要再有戰爭,不要再有人因戰火蹂躪而家破人亡。這段時間,她回到MCF當志工,「回來幫忙照顧弟弟妹妹」。德蕾西雅的志工精神,塑立了典範新的典範,愛心與善良的種子,將在這裡代代相傳。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