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將他安置來去、最好麻吉被收養的相對剝奪...一個15歲失依孩子比你我更「習慣」別離

2018-06-22 15:27

? 人氣

忠義心棧家園主任與同仁合影。(圖/曹嘉真攝)

忠義心棧家園主任與同仁合影。(圖/曹嘉真攝)

浩浩(化名)今年15歲,國三,正是調皮搗蛋、探索世界的年紀,自然且正常的,如同一般孩子,在他身上也都顯現了!他有著複合型的人格特質:天真的臉龐、笑起來靦腆的咪咪眼、對棒球、養魚與身邊事務異常好奇的生活熱忱、愛幫朋友算命,但他卻也有超乎同儕的成熟與現實,即對「別離」習以為常,這是他短小生命經驗賦予他的自我保護層,沒法選擇,無疑地殘酷。

「你會做多久?」這是浩浩到了忠義青少年安置家園頭幾天,對身旁社工提出的疑問,毫不遮掩地問出了他的深層想法,也問出了他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心酸。  

孩子的世界是單純的,能有人陪伴長大是多美好的一件事,但浩浩早就比大人還習慣身邊人對他的拋棄與離開,至少到目前為止,命運一直安排著他到這裡、到那裡,因此,在他打算讓輔導他的大人走入他的內心前,已習慣性地先搞清楚眼前這人會不會馬上離開他,先一步替自己築好心牆保護網,再來決定是否在眼前人身上花時間,因為最禁不起的就是離別

「你會做多久?」5個字,從一個半大孩子的口中說出,現實得讓人心疼,心疼得讓人想一探他的過往,究竟有過哪些委屈...

浩浩比同儕嬌小得多,是個棄嬰,生父母不明,或許打自娘胎起,母親就沒打算要這個孩子,以致懷孕期就沒有足夠的營養,讓「瘦小」成了浩浩最大的特徵。

15年前,由政府社政單位接收棄嬰後,浩浩先是被送到了寄養家庭,後縣政府希望能為浩浩尋找收養家庭,輾轉來到了忠義育幼院等待機會,瘦小的外觀讓收養媒合變得不易,也因從小遭拋棄的緣故,在內心層面,讓他對人的信任感低落,以至於與潛在爸媽互動時隔閡頻頻,即便有詢問度,終究沒有換來成功。

一等就是國小6年的時間,錯失了被收養的黃金時段,浩浩緊接著被轉置到收容青少年的忠義心棧家園,對他來說,再一次的「被安置」,讓旁人都可感受到浩浩心裡的苦,對人的情緒張力極大,往往先發制人、激烈反應、哭鬧不停,也因對人的不信任,而有很多的保留,在學校仍是孤鳥型的學生。

轉眼三年過了,現在的他開朗多了,依然住在安置機構的浩浩有個獨立座位,他將它佈置成靠牆格局,方便在晚飯過後能擺起攤位,讓家園的其他孩子們可以排隊接受他的算命,還自稱「算命協會」的「董事長」,以外人總吐槽他根本是「瞎算」來看,人緣還是不錯的。

浩浩將自己的被褥打理得整齊,床的正中央立了一張2人入鏡的拍立得相片,一位是他,另一位是他的好麻吉,他每天起床後,他都會將這張照片擺在床的正中央,照片一擺就是2年多,兩人的交情看來相當要好。

「這是對他來說很重要的兄弟」,忠義心棧家園主任蔡宗成表示,浩浩總說,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兄弟是小麥(化名),他們從小在育幼院一起長大的,後來他的兄弟在前年,獲得美國家庭收養的機會, 浩浩對於小麥的離開感到很難過,也有相對剝奪感。

「我們幫孩子辦歡送會,小麥說要邀請他的麻吉來,後來浩浩沒去,因為覺得自己最好的兄弟要離開台灣了,他知道可能那天他沒有辦法面對那個分離,後來只寫了張卡片給他,晚餐也沒吃,就一直躺在床上,大家以為他鬧變扭,但他其實在處理自己的情緒,他比較壓抑,常常跟大家說小麥是他最好的兄弟,兩人是一起長大的好兄弟」。

浩浩的15年歲月過得並不容易,帥帥的小麥的出現,讓年紀稍小的浩浩很是崇拜,兩人一拍即合、很貼心,陪他度過許多人生低潮,前年小麥飛離台灣後,無疑地又再度勾起浩浩一再被人拋棄、被安排命運的創傷,一個15歲正值叛逆的青少年,又被迫成長與習慣別離。

事情過後,家園始終擔心浩浩快樂不起來、找不到人生目的與熱忱,希望感特別低落、什麼都無所慾、無所謂,擔心會影響到他的社會適應,在一次帶浩浩出去打棒球後,意外有了積極的轉變。

浩浩愛上了打棒球,平日裡會收看棒球賽事,有趣的是,天真的浩浩還沒有球隊忠誠度,一直在轉換支持的隊伍,今日兄弟隊勝出,就支持兄弟,明日Lamigo領先,就轉換到Lamigo,因此,他的座位周邊空間,可見他拼了命與志工達成協定換得的正牌黃色兄弟球衣,也可見牆面上貼著Lamigo的球隊海報,未來,還打算進入高中棒球隊,成為校隊成員,瘦到不行的他,居然也迷上練啞鈴、練腹肌,他的人生,開始有了想望。

浩浩很迷棒球終於擁有一件正牌兄弟象球衣(圖/曹嘉真攝).jpg
浩浩很迷棒球終於擁有一件正牌兄弟象球衣(圖/曹嘉真攝)
浩浩放在床頭邊上的與兄弟小麥的合影每天起床後放在床頭(圖/曹嘉真攝).jpg
浩浩放在床頭邊上的與兄弟小麥的合影每天起床後放在床頭(圖/曹嘉真攝)

除了棒球與算命,最近,他還迷上了養魚。忠義心棧家園為了培養孩子凡事並非不勞可獲的人生態度,規劃了生活上的「點數制」,舉凡生活用品中的衛生紙、洗面乳,到養魚的魚飼料、水質穩定劑,都必須透過點數購買,「這瓶水質穩定劑要100點喔!」蔡宗成笑著舉例。

浩浩開始懂得做點數的資源配置,家園的生活輔導員也決心跟著浩浩,一起擁護他堅持照顧魚兒的心意,在外界看來可能的不誤正業,在一群疼愛浩浩的生輔員眼中,只要他願意照顧別人、照顧生命、對生命負責,就是件該被鼓勵的好事!何況浩浩願意細細研究魚兒,將幾盆魚缸打理得乾淨有條,在他有限的點數下,盡心盡力地為魚兒營造了良好的生活條件。

浩浩養的兩缸魚是他的新寵(圖/曹嘉真攝).jpg
浩浩養的兩缸魚是他的新寵(圖/曹嘉真攝)

家園對他的長期關愛,以及找到自己的興趣,漸漸地讓浩浩變得開朗,近期,他還打算靠自己賺點錢,在一陣心裡準備後,終於有勇氣向加油站打出第一通電話,結結巴巴的口吻一如許多初次找打工機會的孩子,失敗後,在蔡宗成的輔導下,第二通電話讓他獲得面試機會,樂得跳起來大喊「我被錄取了!我被錄取了!」身邊人哭笑不得。

浩浩的15年歲月就經歷了許多辛苦,但他的故事卻是台灣許多失依孩童的其一,需要大人們看著他的成長,陪他們經歷與面對偷騎別人腳踏車進警局、同儕衝突、入學推甄、尋找打工等,逐步建構與失依孩子間堅實的信任依附關係。

浩浩再也沒向大人們提起自己遭棄養的「來歷」,但「忠義(基金會)是我家」已經取代了「你會做多久?」成為他的嘴邊畫話,自信逐步建立後,漸以平和柔軟取代他對人慣性地剽悍反擊,在孩子心中,「被拋棄」、「別離」或許已經結痂,也或許仍是外人不可採的紅線,但可以肯定的是,浩浩的自我修復道路還有一段不算短的路,一天一天,繼續前行。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