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從柯文哲的言行,可感知他在認知上以皇帝自居!」她點出柯P與雍正竟如此相像…

「對統治者來說,在『做事』的人身邊安插一位自己的眼線,或收攏 你身邊的人,此即為『特務』組織的發展,是『集權』的具體表現。」(資料照,方炳超攝)

「對統治者來說,在『做事』的人身邊安插一位自己的眼線,或收攏 你身邊的人,此即為『特務』組織的發展,是『集權』的具體表現。」(資料照,方炳超攝)

柯文哲是個極重視歷史的人,因此,始終期盼自己在後世的歷史中,能有隻字片語,甚至成為影響台灣歷史的偉人,他渴望知道歷史人物是如何地被紀錄、 如何才能被紀錄,因此,身為一位政治素人,「借鏡歷史」成為他自認很重要的一項功課。

蔣渭水開啟了他對政治的啟蒙,開啟了他對自己與台灣要如何認知的大底基 礎工程,但要如何將目標落至實處,清帝雍正的治國之道,就是柯文哲相當重要的借鏡對象。

身為一市之長的柯文哲,其實等同於一市之皇帝,從諸多柯文哲的言行,也 可感知他在認知上,也以「皇帝」自居,會議中的「朕意已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子腳下就近看管」等,都是柯文哲常常掛在嘴上的柯名言。

不僅僅在浮面的言詞上與皇帝雷同,柯也擁有許多雍正治理國家的特質,或許是亞斯伯格症自閉症的緣故,不難發現,他的腦中有個他幻想出的小世界,而這個世界中有他幻想的一切情景,他就是帝王,擁有帝王的權力與至高無上、不可挑戰的權威,而這也是許多時候,柯文哲給人特別威權感受的原因,二○一五年市長上任第一天,就當面怒斥信義分局長李德威,即是明證,是標準的酷吏。

若仔細將柯文哲的性格特質、行動與雍正相比,可見諸多雷同,也可見柯文哲以雍正作為第一次擁有政治權力的行動樣板。

比照雍正的密摺制

柯文哲允許身邊人對他秘密奏報,即資訊可跳過層層行政體制,在對手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直達天聽,讓訊息快速傳遞到君主手中,如此,圍繞在柯身邊的人,很難清楚知悉身邊人是「敵」是「友」,因此,在擁有資源就擁有一切的政治現實下,鞏固了眾人圍繞在以柯文哲為首的集權之下。

「密摺制」的想法,也源自於雍正的治理模式,加上現代科技,成了每位幕僚,不論政務官或事務官,都可以與柯文哲建立一對一的 Line聯繫管道,凡有資訊想跨過體制上報,都可直達柯文哲的手機中,而柯文哲也允許大家跨過體制障礙為之。

之所以實行此套密摺制,要從柯文哲的政治路說起。柯文哲在二○一四年選舉時,基於政治上的現實,需要人馬與班底,選舉時,由於他隻身一人從台大醫院到政界,沒有人脈,因此,多半靠民進黨方面的人力支援,同時,還有一群民間友人成立的「旱草聯盟」成員,及醫界聯盟的人馬,三方人馬來自不同的地方,資源搶奪、互看不順眼也是常有的事,時柯文哲默許他們彼此間的互相爭鬥,換來三邊都對他輸誠,因為,柯文哲才是真正擁有最終拍板權的人,這也是為什麼在二○一四年的選戰中,柯P被稱為「真正的競選總幹事」的原因。

而「密摺制」的落實,良好地延續了選舉時柯P想達到的目的。執政團隊中,柯文哲比選舉時更多地收羅各方人馬,除原有的民進黨班底,還有偏藍的、醫界的,及收編進來的高階公務員、民間專業人士,堪稱大拼盤,他們之間彼此結盟立派,柯文哲在此盤中,自居皇帝,任何人都可以與他直通訊息、密報別人的不是,除可以讓他知道派系間的動態平衡關係、消長情況,也可適時運用這些小道消息,掣肘實力過大的派別,繼而沒有單一派系足以動搖他的威權地位,雖說當中也免不了黑函,但有訊息總比沒有好,讓柯可以在必要的時候,依據密摺作出必要的決策。

而柯文哲身邊的人,彼此間不知道對方有無密報自己的不是,除在行動上會更加小心,也實質避免了任兩人間的關係過於親密,在擁有資源就擁有一切的政治思維中,所有有心人就都自然地圍繞在以柯文哲為首的執政團隊中,形成一個以柯文哲為核心的領導集團。

此制與中國共產黨深入各公、私單位的黨支部書記如出一轍,黨支部有別於國家制度,可跳過行政體系,直接向黨中央通風報信,如此,於柯文哲個人來說,可以知道誰對他忠心以對,誰陽奉陰違,不過,當然也無法排除有黑函的可能,但情報蒐集對一位統治者來說,總是「有好過無,多好過少」,多方情報來源,也可讓他多留心身邊的人事物,在必要時做出於他本身最有利的政治判斷。

二○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柯文哲參加由環保局辦的青年冬令營中,也親口表示,自己每天收到很多Line,當下已有五萬多通未讀,訊息應不至於是親朋好友丟來的笑話吧!對一位對家中事務一概不管、妻子與母親對柯 完全不會叨擾的人來說,上萬通的Line 留言,合理推測,當中「密報」的比例不會低。

比照雍正的密探制

台北市政府下轄三十三個一級局處,每位局處首長身邊,都可以帶一位機要,也即貼身秘書,也由於「貼身」,市政上的大小事或甚至家中的事,機要都會知道一二,故首長多半會找熟識、可信任且有合作默契之人擔任,就像柯文哲找了一位與他在台大醫院合作二十多年的蔡壁如,擔任貼身秘書是一樣的,而蔡確實對他的脾性、原則瞭若指掌,甚至熟到常接獲柯媽媽何瑞英的來電,要求轉交辦事情。

20171225-柯文哲執政三週年記者會,蔡壁如坐在台下。(甘岱民攝)
蔡壁如與柯已共事二十多年。(資料照,甘岱民攝)

從政者,不免對權力有所迷戀,柯文哲在這方面的表現,是相當明顯的,集權的作為,表現在蔡壁如屢屢要安插自己人到首長身邊任職機要,但首長們也不是省油的燈,許多更不允許柯透過蔡壁如安插眼線「監視」自己,不論這個人是機要,或是從研考會調派來美其名為監督市政進度者,因此,引來不少抵抗,強勢者不就範配合,甚至與蔡壁如起正面衝突,寧自行上網公開招募也不接受市長室推薦,稍有手腕的首長,則不正面得罪蔡壁如,將安插的人調到離自己稍遠的地方,至少辦公座位不要在局長室內。

部分不願意配合蔡壁如強勢安插者,寧可身邊沒有任何政治機要,或寧沿用前朝人馬,也不願意受蔡擺佈,柯、蔡或許也能感受到有些局處長不願意配合的柔性抵制,於是另立辦法拉攏機要。

市長室創立每週一下午的機要會議,由柯文哲及蔡壁如親自出席召開,美其名為與機要溝通,讓市長室了解局處內部事務,機要也傳達市長室命令給局處首長,但實際上,柯、蔡要機要們在這個時間開起讀書會,閱讀知識性的書籍、報告心得,學習內容具有政經格局,形同小型政治培訓班,內容諸如中國崛起、法國總統馬克宏治國之道等,這種例行的與自己身邊的機要見面會,局處長們當然也感受得到上頭對自己身邊人拉攏與收編的氛圍,不信任感或多少在其中流竄。

有趣的是,會任職政治幕僚職務者,往往年輕,且有志於政治一途,未來或可能從政,柯與蔡也有意趁此機會,尋找二○一八年的輔選將才,並測試他們對自視皇帝的柯文哲的「忠誠度」。

蔡也持續對每位首長身邊的「機要」是誰?怎麼找來的?異常關心,有局處首長就私下表示,曾收到蔡的關心……「你那邊有個缺嗎? 我這邊有個 XXX 不錯,可以過去」,而根據我的訪談及親自與蔡接觸的感覺,能獲蔡喜歡的機要,往往有幾個特質,包括機靈、執行力強,最重要的是,蔡壁如有個致命罩門,相當埋單嘴巴甜、會順其意者,對處處捧著她、稱讚她的人,也異常地好且容易信任,即便前一天與蔡起衝突,隔天早上一杯咖啡或一頓下午茶,就能輕鬆化解, 而這也是柯文哲信任蔡壁如,相當危險的地方。

事實上,對統治者來說,在「做事」的人身邊安插一位自己的眼線,或收攏 你身邊的人,此即為「特務」組織的發展,是「集權」的具體表現。

從過去國民黨政府時期,有多個直屬首長的組織,是集權的具體展現與標準 配備,如調查局、國安局、刑事局、憲兵的調查組,軍情局等情報系統,到民進 黨小英政府直接隸屬於她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年金改革委員會等。否則,如 柯文哲所說,「尊重局處專業」、「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的「做事」思維,何須 安插眼線緊迫盯人? 又為何會引來多次局處首長的反彈?

有高層就私下表示,每週一次的會議,市長何須支開局長直接與機要見面? 若真是為了溝通政事,柯P與蔡壁如大可每週直接找來局處首長,而非找機要會談,但柯在三年多內,除公開亮相的場合找來全部局處長,私下的會議甚少與所有局處長會面,不論是基於政事理由,或單純拉攏首長軍心的會議。

《表裏柯P:迷思與真相》立體書封(作者提供)
《表裏柯P:迷思與真相》立體書封(作者提供)

*作者曾任《風傳媒》台北市政府及市議會線記者,兼任兩岸線記者,目前為《風傳媒》會員經營處行銷企劃。曾揭露台北市政府和燈節承包商之間的內幕新聞,遭柯下令封殺;「大巨蛋案」系列報導中也率先披露柯文哲不與遠雄終止契約的獨家互動內幕等。《表裏柯P:迷思與真相》只為了讓市民更了解多面向的真實柯P,以及堅持要在台灣歷史上留下這麼一本記錄素人市長首度執政的專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