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族群為何投入農工抗爭運動?「范天寒」演出50年代「被壓殺的歷史」

2018-09-21 08:10

? 人氣

差事劇團在最新力作《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中,將藉由50年代的白色恐怖肅清、80年代的遠化罷工,牽起客家族群與台灣街頭運動的連結。圖為團長鍾喬。(陳明仁攝)

差事劇團在最新力作《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中,將藉由50年代的白色恐怖肅清、80年代的遠化罷工,牽起客家族群與台灣街頭運動的連結。圖為團長鍾喬。(陳明仁攝)

「我在跟導演、演員通訊時就知道,台灣50年代的左翼歷史,是被壓殺的歷史。」客家還我母語運動今年屆滿30周年,差事劇團在最新力作《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中,將藉由50年代的白色恐怖肅清、80年代的遠化罷工,牽起客家族群與台灣街頭運動的連結,團長鍾喬並直言,「其實語言只是運動的表面,背後是整個社會歷史發展的背景,這個背景當時就放在工人跟農民運動上。」

談到客家族群的運動參與,鍾喬說明,客家族群在80年代參加了許多工人、農民、環保甚至原住民運動,所以1988年,在解嚴1年後,客家人就來倡議,像是當時有《客家風雲雜誌》,而還我母語運動則高舉著戴口罩的孫中山照片,象徵意義是:「如果孫中山還活著的話,他上電視也不能說自己的客家話。」

20180919-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專訪。(陳明仁攝)
客家還我母語運動今年屆滿30周年,差事劇團在最新力作《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中,將藉由50年代的白色恐怖肅清、80年代的遠化罷工,牽起客家族群與台灣街頭運動的連結。圖為差事劇團團長鍾喬。(陳明仁攝)

鍾喬表示,語言是一個社群或族群的橋樑,在台灣,客家人相對於閩南人是少數,90年代後所謂的本土化,通常是以閩南人作核心,主張台獨運動、台灣意識,而像他過去參加黨外運動時,黨外反對國民黨語言政策、中國想像的閩南人也會問他:「你為什麼不講台語?」

在此前提下,鍾喬於1988年在《人間雜誌》做了一系列客家運動專題報導,其中關於桃園三洽水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梁雲漢的故事,被以「范天寒」這個假名呈現,並作為如今《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之基底。

《范》劇3軸最後一條線:當代演員怎麼走進這個戲

在《范》一劇中,鍾喬說明,將分為3個軸線,包含:范天寒的50年代、1989年的遠化罷工,而最後一條線,則是「當代演員怎麼走進這個戲」,將從演員的人生經歷來發展,不管他和抗爭運動有關係或沒關係,都會被牽連進這個主軸裡。

對於所謂的當代演員經歷,鍾喬談到,差事劇團這些年製作白色恐怖歷史劇碼,他感受到演員是戲劇的核心者,演員對於事件有什麼經驗非常重要,「但在台灣這個經驗的斷代很嚴重 」,他認為,把演員面對記憶的狀態呈現出來,是有其必要的。

鍾喬表示,客家人很重視傳承,當然也有封建的成分,族群注意的是共同記憶,除了是生活的記憶,還包含人怎麼活在那個時代裡。

「台灣50年代的左翼歷史,是被壓殺的歷史」

對於所謂的經驗斷代,《風傳媒》採訪團隊詢問鍾喬,是否是因為左翼運動在台灣的歷史遭到刻意消去?對此鍾喬回答,他在跟導演、演員溝通時,就知道台灣50年代的左翼歷史,是被壓殺的歷史,幾乎很少人知道,因為在反共、冷戰因素下,蔣介石透過情治系統打壓共產主義在台發展,當時真的左翼份子,以及被牽連的總共有8000人,更有2到3萬人被關了5年以上,最久更被關上了36年又4個月。

然而鍾喬說,到了80年代必須要民主化時,政府便努力想掩蓋這回事,當年他們做起專題採訪,才發現自己是社會上少數知道、並對這件事有興趣的人,何況如今再過30年?不過現在大家開始對人權會關心,也讓少數人會想關切這個議題。

20180919-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專訪。(陳明仁攝)
差事劇團團長鍾喬說,台灣50年代的左翼歷史,是被壓殺的歷史,幾乎很少人知道。不過現在大家開始對人權會關心,也讓少數人會想關切這個議題。(陳明仁攝)

「抗爭運動不是客家人的陰暗面,是真實」

「但像這樣的事情跟客家人有什麼關聯?」鍾喬自問,接著回答, 一般都是沒有被連結、很難被聯想的,一般常見的客家思想,都是想宣揚客家人怎麼在海外賺錢、成為中產階級,會覺得這些抗爭運動都是客家人的陰暗面,「但我覺得這不是陰暗面,是真實,當年做這期(專題採訪),才發現客家人跟運動的關聯性。」

鍾喬回憶,當時他們參與過很多農民運動,像東勢的山城、發起520農運的農權會,這些都是客家人弄的,也才讓他想到客家族群和台灣運動的關聯,又想到由客家人主導的遠化罷工,「在這個30年的當下,我常常說其實語言只是運動的表面,背後是整個社會歷史發展的背景,這個背景當時就放在工人跟農民運動上。」

對於社會歷史發展的背景,鍾喬也說明,客家人在中國,是住在山凹子裡的貧窮族群,在台灣是住在丘陵裡的非經商族群,在封建時代都是被欺壓的佃農,因此像以前就會去參加太平天國、中國革命後則會相信馬克思主義,欲透過農工革命建立農工政權、反對資本主義。

遠化罷工。(蔡明德攝)
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回憶,當時他們參與過很多農民運動,像東勢的山城、發起520農運的農權會,這些都是客家人弄的,也才讓他想到客家族群和台灣運動的關聯,又想到由客家人主導的遠化罷工。圖為遠化罷工。(資料照,取自鍾喬臉書/蔡明德攝)

而在回顧50到80年代客家族群與抗爭運動的關係後,是否會有打算整理近年的關聯?鍾喬則說,這次差事有做一個推廣活動,要講青年客家在城市尋找自己這個主題;他指出,30年前會說客家人在城市是隱形族群,「現在我們的問題是自我隱形」,認同不一定有直接關係,在網路時代,個人和個人之間的認同不一定要用客家族群來做連結。

《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將於10月19至21日,於台北市客家音樂戲劇中心演出,詳細演出資訊,請查詢售票官網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