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因國籍身分而不嘗試申請UN工作」 他們都是在聯合國工作的台灣人

2019-06-28 09:30

? 人氣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案,中華民國代表權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自此被隔絕在聯合國之外。對台灣人而言,進入聯合國工作,似乎成了遙不可及的事情,但事實上仍有台灣人參與的空間,而擔任聯合國職員的劉許(化名)、曾在聯合國駐科索沃團隊實習的胡鈞媛,過去以常駐聯合國外交人員身分工作的謝佩芬,都異口同聲表示,聯合國人員很清楚台灣與中國的差別。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外交工作者們】甩不掉「一中」框架,台灣外交如何走出去?

劉許和曾在吐瓦魯常駐UN代表團擔任二等秘書的謝佩芬都以班級形容,「假設聯合國(UN)是個班級,台灣就是那個不能進入教室的同學,沒人會提到,只有在開班會(聯合國大會總辯論)時,才會有幾名同學(台灣邦交國)會說,還有個同學(台灣)在教室外面,應該讓它進來參加班級活動。」謝佩芬說:「台灣基本上在UN不存在,各國都知道台灣,但不會主動提及」。

謝佩芬提到,有次到某台灣邦交國出差,聽到當地人說「中國」與台灣在該區域競爭激烈,「那人指著道路兩旁的田地說,這邊是台灣技術指導的,又指了另一邊的田地說,這邊是『中國』技術指導的,並唸出牌子上的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字樣」。胡鈞媛表示,聯合國駐科索沃團隊(UNKT)人員知道她來自台灣,但也清楚政治敏感議題,曾特別提醒要低調。

聯合國紐約總部:秘書處大樓(簡恒宇攝)
聯合國紐約總部:秘書處大樓(簡恒宇攝)

胡鈞媛工作所在國科索沃,更是個與台灣情況相似的國家,「UN任何官方文件上都不能稱科索沃為國家,就連UN旗幟也不能和科索沃國旗並列」。儘管UN人員知道台灣與中國不同,但當台灣人要申請UN的工作機會時,仍要面對敏感的國籍選擇,特別是要考試成為一般事務人員(general)和專業人員(professional),就只有中國籍可選。

不過UN旗下還有許多專門機構,部分機構或許有其他選擇,劉許認為,這個決定因人而異,「我內心很清楚自己屬於哪個國家」,並強調「別因台灣人身分而不去嘗試申請UN工作」。劉許說,UN職員就是國際公務員,是為UN組織本身工作,並非為特定國家服務,而UN作為「世界級公家機關」,內部也有不少改革聲浪,其中一個就是一般事務人員(G級)轉為專業人員(P級)的「升等考」,「由於部分專門機構內部已廢除這項制度,讓G級人員有更多的選擇,可是UN秘書處(Secretariat)本身還保有此考試,因此內部開始推動改革」。

對於UN的工作形式,謝佩芬以國會來比喻,「UN職員就像是國會行政人員,而各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的外交人員,就像是國會議員......上午10時至下午1時及下午3時至晚上6時都在開會」。謝佩芬說,各國會透過無數次的非正式磋商(informal consultation)和非正式磋商會前會(informal informal)會談,才會有大眾看到的正式會議。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