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是外交通關密語?前大使:中共只認「一中」,「各表」只能在中華民國境內說

2019-06-28 09:10

? 人氣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1992年11月,我國海峽交流基金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舉行香港會談,雙方對於「謀求國家統一」和「一個中國」均表認同,但「一中」的認知有所差異,成為今日的「九二共識」,不過受訪的我國前大使坦言,大陸不會接受九二共識中的「一中各表」論點,而在外交戰場上,大陸不打壓是理想狀態,深化國家競爭力且理性看待與大陸關係才是上策。

【外交工作者們】甩不掉「一中」框架,台灣外交如何走出去?

擁有近40年外交資歷的前駐法國代表呂慶龍強調,外交應該超越黨派立場,爭取國際支持,直言兩岸與外交有絕對因果關係,「採取對抗模式,只會造成互動僵化」,而我國外交面臨的最大挑戰,即是大陸打壓,對此曾派任駐海地大使的呂慶龍說:「我們當然期待大陸更理性對待台灣,特別是針對台灣參與國際的部分,但務實面來看,大陸大概不會鬆手,除非台灣投降。」

呂慶龍提到,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案之前,美國與法國曾建議「雙重代表權」,「把安全理事會的席次讓出來,但我們還是留在聯合國內,可是大陸也不會接受,那時都不接受,怎麼可能現在變成說,容忍你台灣去做各項跟他平起平坐的國際參與,這個就是所說要理性的地方......他(大陸)會打你的目的,就是所有做外交的人,都要對北京有所交代」。

外交專題:前駐海地大使、前駐法代表呂慶龍(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前駐海地大使、前駐法代表呂慶龍(簡恒宇攝)

「罵我們這些外交人員不用功、不努力,才會走不出去,這只對了一部份」,呂慶龍說,「最癥結的是兩岸關係,1999年兩岸關係處於穩定情形下,能夠做國際參與,講起來很遺憾,必須看中國是否採取不反對的態度,如果他一反對,我們就要理性去看待,因為世界各國都會在意他們與中國的雙邊利益」。他直言,理想面要心想事成,就要看背後實力。

呂慶龍表示,大陸對我國的外交打壓是因為大陸內部體制因素,「因為要給上面交代,我國就成了無辜受害者」。呂慶龍也說,我國邦交的演變與兩岸關係有絕對的因果關係,「兩岸關係若無法用理性、高度智慧處理,處於對抗或僵化局面下,台灣要做更多國際參與就會無時無刻遭到不公平待遇」,同時強調要能夠了解大陸今日樣貌,「也呼籲大陸用心了解,為何今日台灣不接受大陸片面決定」。

「台灣的各項發展,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毫無貢獻,又硬要說我們(台灣)是你(PRC)的,請問這樣要不要接受?」呂慶龍指出,台灣已是什麼都可談論、社會多元、國際互動頻繁的國家,「兩岸未來走向當然可談,但不應預設條件、要接受你的先決條件才能談」。他還說,理性看待統一的話,代表日後生活在同個屋簷下,但還沒住一起就穿小鞋、不給尊嚴,這樣不利雙邊了解。

同樣擁有外交資歷40年的前駐菲律賓代表林松煥則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掌權至今,已鞏固政治經濟權力,且計畫以2個百年實踐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夢,分別是2021年的中共成立百周年及2049年的PRC建政百周年,「這是周邊國家的夢魘,更是台灣的惡夢」,直言大陸對台灣的打壓不會收手,因為大陸想洗刷百年屈辱,收復台灣是最後一塊拼圖。

外交專題:前駐馬紹爾群島大使、前駐菲律賓代表林松煥(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前駐馬紹爾群島大使、前駐菲律賓代表林松煥(簡恒宇攝)

林松煥表示,九二共識所說的「一個中國」即指「PRC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承認九二共識就是否定中華民國(ROC),中共只談九二共識,絕不談『一中各表』,『各表』只能在中華民國境內說」,直言經濟命脈依靠敵對政府是凶多吉少,經濟立刻會被掐住,因為「中共可藉由民主自由伸進看不見的手」,並以香港為例,「一國兩制早已是幌子,如今用相同手法對付台灣」。

「奉勸大陸真的想要統一,重點在爭取台灣民心,不是打壓脅迫或各種看不見手段干預,這樣只會有反效果」,林松煥說,「大陸該做的是內部自行改革,更加民主、開放、包容,只要朝這方向做,台灣對大陸就毫無敵意」,但也提醒「不應自己弱化自己、敵我不分,對真正危機不了解、唱和中國,這種情況應該警惕」。外交部前政務次長夏立言強調,所有執政者都有責任找出方法,讓兩岸可交流。

夏立言是我國首位出任大陸委員會(陸委會)主任委員的職業外交人員,對於我國與大陸之間的難解問題,夏立言點出「什麼是一個中國」即是兩岸問題的核心,「但這個問題短時間內不太可能解決,所以雙方要坐下來談,過去陳水扁總統與現在蔡英文總統都表示,『一個中國』可做為議題討論,但對岸希望是做為『前提』才能坐下來談」。

外交專題:前陸委會主委、駐印尼、印度代表夏立言(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前陸委會主委、駐印尼、印度代表夏立言(簡恒宇攝)

「馬英九總統時期提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將『一個中國』的問題擱置,兩岸就可以討論司法、貿易、飛航等互助交流協議和實質互動」,夏立言說,「對岸的立場一向如此,而馬英九總統不過是找到一個方式擱置爭議,所有執政者都有責任找到一個解套方式讓兩岸可以互動交流,而不是一味稱對岸惡意,阻絕雙方的交流」。

呂慶龍強調:「台灣沒有理由受到國際社會不公平待遇,但我們也沒理由走悲情主義,因為今天可以告訴國際社會,我們脫離貧窮,甚至回饋國際社會......當大陸發生天災人禍時,我們的愛心並未因兩岸政治情況而受到阻礙......在這種情況下,兩岸是否要更多交流、理解、欣賞?因為兩岸在不同環境下持續發展,國家發展持續成熟當中。」

「對於兩岸的未來......第一點是交給時間解決,找出兩岸都能接受的方案,不必只有一個,可以很多個,也可以是針對不同領域的方案」,呂慶龍說,「第二點是交給制度和平競爭,意思很清楚,大陸最好不要再文攻武嚇說要打飛彈,台灣人好像不太怕飛彈......要怎麼選?台灣是民主社會,若大陸堅持要14億人口同意,那倒過來講,你不接受我的條件,憑什麼要我們完全接受你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