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他坐著輪椅暢遊全世界、大玩花式極限運動!輪椅運動員David Lebuser證明了:用輪椅耍帥,超帥

2019-05-03 12:31

? 人氣

極限運動中有項很有街頭感的領域:極限單車BMX (Bicycle Motocross的簡稱),玩家會連人帶車騰躍,高手還會設計各式花式動作。這項運動最早源自於美國的機車越野運動,這一、二十年來在亞洲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BMX好手。那麼,你聽過WCMX(Wheelchair Moto-cross)嗎?直譯有「輪椅越野」之意,可說是將輪椅當作滑板使用,在街頭、滑板場上進行各項花式動作(是的,包括連人帶輪椅的後空翻),近年來也逐漸成為正式比賽項目。

我第一次接觸WCMX這個名稱,是從叫做大衛•雷步瑟 (David Lebuser)的德國運動員口中聽到的。大衛三十歲出頭,稚氣未脫的圓臉上掛著眼鏡,渾身上下散發出運動員獨特的氣場。

輪椅等於可以不靠他人自己行動

在2008年的夏天,大衛前去參加死黨的慶生會,那天他跟平日一樣跨上樓梯間的欄杆,打算帥氣的滑下去。不料他失去控制,一路跌入地下室,力道之大,竟將牢牢釘在牆上的暖氣連帶扯下。而這場意外,改變了他未來人生的方向。

大衛在病床上躺了幾個月,動了數次手術,被醫生宣告下半身癱瘓,不能再走路。知道自己將終生跟輪椅為伍,當時是什麼感覺?「對我來說,輪椅從一開始就是我的幫手、我的朋友。」他強調著,「當你只能在床上躺著,什麼都不能做,就會胡思亂想、自怨自艾,那才真的可怕。坐上輪椅後,我終於可以不靠他人自己行動了!

還記得2008年運動界的盛事嗎?北京奧運。當時在病院的大衛,在電視上看到了殘障奧運的各個項目。他發現許多坐在輪椅上的運動選手身材十分矯健,完全推翻他原有的輪椅印象:「以前聽到輪椅,我只會想到腿上披著毛毯、被看護推到公園曬太陽的阿公阿婆。」

他在復健中心學習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運用輪椅,復健師發現這個年輕男孩十分有運動細胞,反應又快。沒幾個月,他就成為復健師的非正式助理,跟著帶領他人使用輪椅。

當大衛從朋友口中聽到WCMX這項運動時,看到影片中的好手竟像滑板好手在滑板場上耍帥,令他非常訝異,也下定決心要親自嘗試。他毫不猶豫地跑去請教自己的復健師:「我要知道如果我連人帶輪椅摔到地上,要如何爬回輪椅!」。當他坐著笨重的輪椅出現在滑板公園時,練習新招式的滑板玩家們都傻眼了。當大衛重心不穩,連人帶輪椅狼狽地跌在地上時,大家衝過來要扶他起來,不敢置信的對他叫著:「你瘋了嗎?」

大衛不放棄,漸漸玩出心得。另一方面他也發現,透過這項運動,平日生活中的很多動作竟然也變得容易多了。「而且,我就覺得在滑板場上耍帥很爽啊!」他呵呵笑著。

不管是靠兩隻腳或是兩隻輪子

滑輪椅運動WCMX源自於美國,2015年在美國舉行了第一屆滑輪椅世界盃,大衛多次參賽,皆拿到前幾名的優秀成績,不僅為他打開了知名度,也進而結識世界各地的輪椅極限運動好手,其中包含來自中國江西的運動員謝俊武(Junwu Xie)十分出名,在2012年,他以25.8公里打破輪椅翹雙輪滑行最遠距離的金氏紀錄,目前依舊是這項金氏紀錄的保持者。

有感於美國相關蓬勃發展,回到德國後,大衛積極推動滑輪椅運動,開班授課,吸引越來越多輪椅人士成為滑板場上玩家,儼然成為一股新潮流。而2019年的滑輪椅世界盃(WCMX & Adaptive Skate Worldcompetition)將於八月底在德國隆重登場,主辦單位為德國輪椅運動協會( Deutscher Rollstuhl-Sportverband)。

在滑板場與小朋友的互動給他的感觸特別深。很多大人看到坐輪椅的小朋友,第一個反應就是「好可憐喔,這麼小就得坐輪椅!」而大衛從自己與孩子實際交流中發現,其實他們普遍並不會去想「我缺少了什麼」,而是「我想做到什麼」。大衛認為,這種成人社會中的「專注在缺陷的思考模式」,倒是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才從周遭學會的

他也對現今教育制度也有自己的看法:「大家都專注在缺陷上面,孩子有哪裡不夠好,那個地方就會被放大,我們的教育制度想的都是補救孩子不好的地方,而不是把重心放在開發孩子有天分、有興趣的地方。」

「不管是靠兩隻腳或是兩隻輪子,每個人都得學習獨立!」大衛遇過許多輪椅兒童的家長,他們心疼孩子,很多事情捨不得讓他們自己來。「如果什麼都幫孩子做好,他自然不覺得有自己做的必要阿!最後會演變成,他就算不需要別人協助的時候,也會順理成章地要別人幫他做。」

坐輪椅的孩子通常也會被周遭視為運動細胞不夠,或是摔倒時如被輪椅壓到太危險、所以不適合運動云云。「殘障的孩子絕對也有權利摔得鼻青臉腫!」大衛堅定地說,字字有力。而事實證明,許多在滑板場上摔過的孩子,體能越來越好,變得更有自信,也有更多勇氣去面對日常生活挑戰,都讓親友看得一愣一愣的。

沒路?那就找路!

「我其實不在乎一個場所是否符合無障礙條件,因為我都會想辦法進出。」身為德國人,他對於自己國家非常嚴格的消防法規和完全不通人情的古蹟維護法規,感到權益被剝奪。「因為很多老建築物不能隨便改建,無法符合無障礙環境,變成禁止輪椅人士進入!」

這部黃白廂型車陪伴大衛在全歐洲走了數萬公里。(圖/想想論壇)
這部黃白廂型車陪伴大衛在全歐洲走了數萬公里。(圖/想想論壇)

他也自己開車帶著輪椅到歐洲各地旅行,有的長途旅行一口氣就是三千公里。「只要有人跟我說,輪椅不行喔~那麼,我就會自己找一條路出來。」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他到了Kaivopuisto公園,看到有年輕人爬山岩,在上頭烤肉享受藍天白雲。他看了很羨慕,想說上面一定超酷,我也想上去。但是大家都跟他說,「你坐輪椅是要怎麼上去!」結果呢?「再過幾天我又回來了,在山上享受俯瞰下面的快感!」他得意地笑著。

你心裡可能也會有跟我一樣的疑問,都是一堆大小不一岩石,他又有個大輪椅,是怎麼上去的?

影片中,當輪椅過不去時,大衛就先用手把自己撐到岩石上,既熟練又帥氣地把輪椅抬上來,再坐回輪椅。很多次跌下來,他也毫不為意,連滾帶爬達到目的地。人家說路是人走出來的,而大衛證明了,路也可以是人跌、爬、滾、滑出來的!

輪椅帶領他面對人生的新方向

在發生2008年這場意外前,大衛是位極為平凡的年輕人,在客服中心工作,日子不好也不壞地過著,過一天算一天,對未來沒有特別打算。而坐上輪椅的大衛,因為積極進行運動,有製作輪椅的大公司看中他的感染力,力邀他加入,透過這個工作他常出差到不同國家和城市,也增加了自己的眼界。

目前他在兒童醫院擔任輪椅諮詢師,也呼籲政府設立的意符合所有不同身體狀況人士需求的全納(inclusive)設施。大衛也呼籲德國健保局能夠給付進階的輪椅課程,「健保局只給付最基本的課程,這就好像你去買車的時候,人家跟你說明座椅怎麼調整車門怎麼開,順便把駕照給你,說你可以上路了。」

他也與同是輪椅運動員的女友麗莎(Lisa Schmidt)和攝影師安娜(Anna Spindelndreier)興辦了叫做「sit'n'skate(link is external)」的企劃,意為「坐著滑」,透過各式活動來改變社會對於輪椅人士的刻板印象。工作之餘,他在滑板場上練習著新動作,輪子咻咻刷過地面,不時有人連人帶椅摔倒,拍拍灰塵,笑笑又爬上輪椅。

大衛實際證明, 坐著輪椅也能登山!(圖/想想論壇)
大衛實際證明, 坐著輪椅也能登山!(圖/想想論壇)

跌倒了,摔得鼻青臉腫,都要想辦法再爬起來。因為,不論你是走著站著坐著,這個世界上都有能讓你繼續前進的路

想要多了解大衛.雷步瑟 在輪椅運動上的動向,可參考其官方網站

作者介紹|楊佳恬

來自國境之南的屏東女兒,國一沒念完就跑到奧地利學音樂,演出足跡踏遍歐洲以及亞洲,並糊裡糊塗在歐洲紮根。現為德文街頭雜誌「Megaphon」的專欄作家,擔任奧地利外交部的「文化融合親善大使」,也被歐盟執委會任命為「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是這個計畫中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台灣人。在日常生活,用西方眼睛觀察東方,用東方靈魂感受西方。著有《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的奧地利教育大震撼》、《小國也可以偉大:我在奧地利生活學習的第一手觀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路是人走出來的,也可以是滑出來的! 輪椅花式極限運動員大衛.雷步瑟 David Lebuser)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