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搶救還是大疑案?「我們真的很害怕」:《暗渡文明》選摘(4)

2019-05-03 05:10

? 人氣

Sidi Yehia清真寺的門。(KaTeznik∕維基百科)

Sidi Yehia清真寺的門。(KaTeznik∕維基百科)

即使是在最安定的時候,在馬利旅行都很艱難。車輛開得很慢,彈簧故障了,座位不舒適,輪胎更磨平到了危險的地步,就算技工能用手頭上的材料創造奇蹟,車輛故障問題仍然困擾著幾乎每一趟旅程。在這個面積是法國兩倍大的國家,只有三千四百英里的柏油路,卡車和廂型車則在這些路面上和超速車輛、超載的驢車、行人及腳踏車騎士爭道,同時閃避拋錨的巴士和動物屍骸。即使這個國家缺乏道路,馬利人死於交通意外的機率還是高於英國人七倍,也高於美國人兩倍多。

旅途的壓力則因工作員的任務而加劇。進入聖戰士控制區已經夠冒險了;更糟的是還要帶著不可告人的目的旅行,不論這意圖多麼高貴,都有可能招來監禁、砍斷手腳甚至死亡。北行途中,這群人一路仔細觀察往後帶著貨物南下時所必須經過的檢查站;到了路徑離開柏油公路的杜安札,他們見到了第一批聖戰士。「到處都是。」阿卡迪回想。再往北走一百英里的班巴拉莫德(Bambara Mounde)以及大河的南岸,還有更多檢查站。每一次停下,他們都得出示身分證,並回答聖戰士的問題:你們是誰?要去哪裡?要做什麼?

他們到達寇里歐梅對岸的尼日河渡口時,已經走了三十六小時。這時是黃昏時分,他們在天黑之後不得進入廷巴克圖,因此他們做好準備,在銀光閃耀的大河南岸露宿野外。但他們並不孤單:神經質而笑聲高亢的布亞認出了一位朋友,他不顧馬伊加的提醒,就是忍不住要把積壓在心頭的這個祕密說出來。他對這位朋友說,他們正在執行一項任務,甚至有可能要進入阿瑪德.巴巴中心的其中一座大樓。朋友大驚。嘗試這麼做跟自殺沒兩樣。其他人還來不及阻止,他就打電話跟他哥哥討論這件事,他哥哥也認為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嘗試進入機構。「要是你們進了大樓,伊斯蘭主義者會殺了你們。」他警告他們。

讓阿卡迪和薩迪迪憂心忡忡的倒不是這個建議,而是任務的消息已經走漏。

大家一致同意,職位最高的布亞這時應當去拜訪老管理員阿巴和他的孫子哈西尼,把任務告訴他們。布亞離開沒多久就打來電話,表示已經和他們談過,沒有問題,於是阿卡迪和薩迪迪穿越沙土巷弄,來到肯尼茨路。阿巴帶領他們穿越大樓後面一個種了樹的小院子,打開了書庫的門;書庫是一間牆壁漆成白色的房間,手抄本儲藏於木製櫥櫃中,每一卷都以抗酸保護盒盛裝。工作員們帶來了許多空的十公斤米袋,他們開始將手抄本從盒中取出,小心地放進米袋裡。

他們都很緊張,尤其是布亞:「第一天我們都極度緊張,因為我們頭一次這麼做,」他回想,「我們真的很害怕,但我們能怎麼辦?不可能沒有風險的!」薩迪迪還有另一個問題:他對灰塵過敏,但書庫裡到處是灰塵,使他不停猛咳無法自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