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清大才女遭下毒,失明癱瘓、智商剩7歲!唯一嫌犯卻意外躲過追查…揭中國24年前校園懸案

2019-05-08 16:54

? 人氣

24年前,一起中毒事件登上了中國媒體版面,在地靈人傑的北京清華大學,有位女學生朱令遭到他人算計,連續三次鉈中毒送醫,最後,她智力竟只剩七歲、雙眼幾近失明,全身癱瘓,甚至生活無法自理,究竟是誰害朱令從一位人人稱羨的才女,成為如今這副模樣? 這段鉈中毒事件又隱含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太過聰明招人忌妒? 清大才女三次中毒後昏迷不醒…

1973年11月24日,朱令出生於中國北京,父母皆是知識分子,她是家中老么,姐姐在一次與朋友春遊後,突然失蹤,而後不幸死亡,因此父母對朱令更是寄予厚望,從小琴棋書畫無一不通,1992年考上中國清華大學,就讀化學系物理化學和儀器分析專業物化2班,在學期間也獲獎無數,囊括音樂、游泳競賽等大獎,成為人人稱羨的才女,但也因此引發旁人算計…

1994年10月的某日,朱令雙眼曾兩度失明,之後兩天則突然視線模糊,就醫後仍然找不到病因;隔月24日,她下腹部劇痛、吃不下飯;12月5日,胃部開始感到不適,但她忍痛參加清華大學民樂團的演出,並在幾天內頭髮全部掉光,因而18天後被送進北京市同仁醫院消化內科,進行全套的檢查,雖然沒有查出病因,但在醫院療養的過程中,她的身體逐漸好轉、頭髮也長了出來,因此選擇在1995年1月23日出院。

出院後過不久,寒假就快結束了,在2月20日,朱令依然照常到學校上課,不過才上了8天課,她的身體又再次出現異常,她的雙腿疼痛不已,慢慢遍及全身,住院後醫師表示: 「朱令在3月8日又出現強烈的腳痛,小腿痛,痛得不敢觸及任何物品,這一次比上一次更為嚴重,病情發展很快,並累及腰部。」

隨後父母又帶她轉診至協和醫院的精神內科,李舜偉醫師發現朱令的病情沒有想像中單純,並告訴她的母親:「這太像60年代清華大學的一例鉈鹽中毒病例了!」,朱令入院時精神狀態良好,還能清楚表達自己的意念,卻嚴重掉髮、四肢不能被人觸碰,指尖和足底呈現紅色,腳踝反射能力低,兩手指甲還有明顯的Mees紋,這些症狀讓醫生不禁懷疑她有鉈中毒的可能,但由於她的父母一直否認曾接觸過鉈鹽,醫院也就沒有為她進行鉈中毒的檢測…

結果就在3月20日這天,朱令陷入了深度昏迷,之後的日子一直靠著呼吸器存活,而且在一次換血的手術中,她甚至還因此感染到C肝。

智力只剩7歲、重度殘廢,透過網路撿回一命…

1995年4月5日,北京的一家報社報導了有關朱令罹患怪病的新聞,很多高中同學看到這則不幸的消息後,都結伴來醫院探望她,貝志成也是朱令的同學,當時就讀北京大學力學系,有一天他接到其他同學打來的電話,同學語重心長的對他說:「你最好來看看朱令,可能這回可能是最後一面了」…

時隔三年,貝志成再次見到朱令時,完全被眼前的震懾住了,朱令已不再是坐在他前面,那位活潑、健康的女孩了,如今成了全身赤裸、插滿管子的模樣,讓他嚇得立刻想奪門而出。然而,他看著朱令父母親,內心既心疼又無奈,決定與幾位同學聯手一起幫助朱令,找出真正的病因。

貝志成告訴朱令的父母親,他可以聯繫一名在北京大學研究網際網路的教授,並請求他將朱令的病歷發佈給全世界,看能不能找出病源。幾日內,貝志成等人連夜蒐集資料,還將這個不明的怪病翻譯成英文,透過互聯網把資訊傳向全世界,沒過多久回信如雪片般飛來,來自各醫學界的3千多封的信件中,有近1千封都提到了鉈中毒現象。

隨後,貝志成興高采烈地將翻譯好的電子郵件拿到醫院去,希望醫生看完能夠做出正確的治療。結果卻不盡理想,沒有一位醫生肯採納這些來自海外醫生的意見,可是他與朱令的父母親都不肯放棄,因得知北京市勞動衛生職業病防治研究所的陳震陽教授可作做鉈中毒鑑定後,在一位協和醫生的暗中幫助下,取得朱令的尿液,腦脊液,血液,指甲和頭髮,於1995年4月28日來到研究室進行檢驗,檢驗結果確實是鉈中毒,而且還高於一般人體的千百倍,非常驚人!

第三次中毒遠遠高出致死量,陳教授懷疑有人蓄意下毒,根本是想置朱令於死地,趕緊建議她對症下藥,服用普魯士藍解毒。果真服用藥物後,她體內的鉈含量大幅降低,最後也順利將她體內所有的鉈都排出。

歷經長達5個月的昏迷,朱令甦醒了,可是她已經不如以前那般伶牙俐齒,由於中毒過重,昏迷時間太長,她的中樞和周圍神經系統都受到嚴重破壞,除了依稀記得國中發生的事,還有能做出彈奏鋼琴的動作外,她幾乎無法清楚表達自己的意思,兩腿、大腦皆萎縮,視力也逐漸減退,智力甚至退回了7歲,後半輩子只能依靠年邁的老父母,大好前程就這樣毀了!

朱令被下毒後重度殘廢、智力只剩7歲。(圖/百度百科)
朱令被下毒後重度殘廢、智力只剩7歲。(圖/百度百科)

疑遭室友下毒陷害,警方調查卻沒下文…

原本平靜的清大校園竟傳出如此駭人的慘案,在法律尚未介入之時,輿論已在網路上傳開了,據說是朱令的室友孫維下毒、蓄意謀殺朱令,並加以批評孫維的品性等,在網路上未審先判…

當年4月28日,朱令被確診鉈中毒後,其父母就立即向學校提出報案的請求。學校為配合警方調查,將朱令同宿舍的同班同學孫維列為最大的嫌疑犯,因為她是唯一在實驗時接觸過「鉈」的人,還是朱令的室友,據熟人得知,孫維家庭背景顯赫,兩人的父親都曾在北京國家地震局工作,不過由於他們家世懸殊,孫維的爸爸一直都很瞧不起朱令一家,每次都愛拿朱令和孫維比較,造成了孫維對她產生恨意…

朱令病危期間,宿舍曾發生一起竊盜案,除了金錢之外,朱令部分的私人用品都被偷走了,包括隱形眼鏡小盒、口紅、洗髮精和水杯等,皆是能直接接觸到皮膚、眼睛的用品,其餘室友的東西都沒被偷走,讓人不禁聯想到這是孫維想要洗刷罪刑的手法。

1997年4月2日,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將孫維從實驗室帶走訊問,不到12小時就把她放了,然而,這卻是公安部門對孫維進行的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審問。到底是排除嫌疑,還是另有隱情?再也沒有人知道。

1998年8月25日,公安機關宣布結案,並以超過法定期限為由,解除對孫維實行的強制措施,此案在法律上就此了結。而公安在偵辦的過程中,也沒有對案情透露太多細節,從頭到尾都是謎。20多年過去了,父母很擔心自己如果走了,朱令該何去何從,這段悲慘的人生何時才會獲得解答?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