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美奧運選手二戰被俘,慘遭日軍虐打、在糞堆伏立挺身1千下!揭路易斯•讚佩里尼傳奇人生

2019-04-20 07:00

? 人氣

路易斯•讚佩里尼的傳奇一生十分振奮人心。(圖/維基百科)

路易斯•讚佩里尼的傳奇一生十分振奮人心。(圖/維基百科)

路易斯 • 讚佩里尼(Louis Zamperini)可以說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長跑選手之一,但他的名氣並不是因為他跑地有多快、紀錄有多傲人,而是他的經歷有多振奮人心,他在二戰其實不幸被日軍俘,遭受非人的待遇。那麼他是如何憑著毅力撐過重重難關,突破心理障礙,活著回到美國、更圓了自己的奧運夢呢?

「短暫的痛苦成就終身的榮耀」這句話讓年僅19歲的他,站上了人生最高峰

路易斯 • 讚佩里尼出生於美國紐約,當時正值經濟大恐慌的時期,雖然家庭貧窮、但還算幸福美滿。小時候,他在學校經常到處惡作劇,甚至偷抽菸、喝酒,有時還偷東西跑給警察追,可說是家長、老師和同學眼中的壞孩子。

一直到上了高中,仍然不改到處惹事的本性,偷東西、打架、刺破車輪等,做盡各種壞事,每次做完壞事跑得比誰都還快,逃跑技術堪稱一流,是個全鎮都知道的頭痛人物,然而,哥哥彼得再也看不下去了,將他抓進高中田徑校隊,要他把逃跑的技能用在田徑比賽上,每天逼迫他在操場上練跑,哥哥也跟在他身旁,只要他慢下來就一棒打下去。讚佩里尼跑步速度因此越來越快,快到成為全校第一、全國高中生第一。

就在1936年,他進入了南加州大學,年僅19歲的他,已成為眾所皆知的田徑明星,之後,決定代表美國參加柏林奧運5000公尺田徑比賽,成為美國最年輕的長跑奧運選手,這場比賽的過程,高潮迭起,原本一開始與名次無緣,連第8名的背影都看不到,灰心喪志的他,想起哥哥說過的話:「短暫的痛苦成就終身的榮耀」,只剩下最後一圈,他開始衝刺,超越眼前的參賽者,獲得了第8名,全場觀眾看到這激勵人心的畫面,不禁群起鼓掌、歡聲雷動,永不放棄的精神,讓他從一名不良少年,蛻變成奧運新星。

二戰時投入軍隊,沒想到一腳踏入人間煉獄

1939年,二戰爆發了,奧運會也被迫取消,原本準備在東京奧運上大放異彩的讚佩里尼,沒有機會再次站在場上跑步。在1941年,他選擇和其他熱血男兒一樣,參軍加入了美國陸軍航空隊。

1943年5月27日,這天讚佩里尼接受上級命令,在此次任務中,他擔任投彈手,乘駕綽號為青蜂俠的B-24轟炸機上,去搶救一架墜海的轟炸機。不過,他所在的這架飛機,明明故障卻勉強飛行,結果急速墜海,機身在水中斷裂,機中的十一名組員,只有三人生還。

路易斯•讚佩里尼、副駕駛員以及機尾射手,就這樣被困在一艘救生艇上,當時只有讚佩里斯沒有受傷,因此他擔任照顧者的角色,他們在大海中載浮載沉,忍受著飢餓、口渴、炎熱,還要冒著暴風雨,甚至是鯊魚的死亡威脅、日軍的掃射,用僅剩的力氣捕魚,喝下難得的雨水來維持生命,這也讓170公分的讚佩里尼體重急速下降,從57公斤掉到34公斤,成了皮包骨。

一個多月後,其中一名士兵不堪負荷,就這樣葬身於大海。當時的情形下,沒人找得到他們,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已經給他們父母發出了官方的唁電,通報死訊。

成為日軍戰俘,每天遭受「非人」身心虐待

「我可以忍受毆打和身體上的懲罰,但最難以忍受的,是那些企圖毀掉你尊嚴、讓你變得無足輕重的企圖。」--路易斯•讚佩里尼

在海上漂流的第47天,他們終於到達了馬歇爾群島,非常不幸的被日軍逮個正著,成為了戰俘後,沒過上幾天平穩的日子,就被送到日本橫須賀海軍基地,戰俘的生活極其低賤,食物相當不衛生,許多人的體重只剩原來的一半,衣服簡陋至極,同時慘遭日軍無情的虐待。

而後讚佩里尼等11人又被送到橫濱和東京之間的大森集中營,在那裡,他遇到了渡邊睦裕中士。渡邊睦裕是出了名的暴力、變態,以自己虐待狂的名號為榮,他不只會虐打戰俘的身體,還會削弱戰俘的心智。

尤其是讚佩里尼,成了他最愛的虐待對象,因為聽聞他是名奧運選手,又討厭看不慣他的傲骨和愛國情操,每天暴打他還不夠,有一天,他將讚佩里尼帶到一間小如狗舍的屋子裡,要他在充斥著糞便的地板上,做伏立挺身1000下,不過,對已經瘦如材骨的他實在是一項折磨,他咬牙做了500下後,不支倒地,渡邊就走向前,用皮帶大力抽打他的太陽穴,直到他昏厥過去……

當時,日軍正在研製登革熱病毒疫苗,還沒有進行人體研究,於是他們就將赴讚佩里尼拖過來,綁在木樁上,強行注射了兩針,使得他全身抽蓄長達一星期之久。

此外,渡邊中士還會出現異常的舉動,在虐打戰俘的片刻,他會突然停下來向戰俘道歉,而後就是一陣暴打;夜晚時分,他還會叫醒幾位戰俘,把他帶到房間裡,給他們吃甜食,與他們談論文學或是一起唱歌,這些舉動並不會帶給戰俘心靈上的撫慰,反而如履薄冰似的,膽戰心驚地應付渡邊,並且害怕他如其來的暴打。

路易斯•讚佩里尼為了保住性命,每天勤勞地鍛鍊自己的身體,在看守不注意之時,偷吃路邊的植物,在村子附近幫忙做事,換取食物,就在日日身心疲憊的非人生活中,兩年過去了,日本戰敗了,這場仗也打完了。

1945年戰爭結束時,讚佩里尼和其他數百名戰俘被釋放,儘管他仍生著病,憔悴而虛弱,卻表露出了自己人生中從未有過的狂喜。

(圖/渡邊睦裕@維基百科)
渡邊睦裕(圖/維基百科)
(圖/ Colton Kent@youtube)
(圖/ Colton Kent@youtube)

揮別過去的夢靨,圓了自己的奧運夢

回到故鄉後,迎接卻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每天睡覺,他都會做著相同的惡夢,夢到他在日本戰俘營,被毆打、辱罵的日子,夜夜不得好眠,精神受到嚴重壓迫,所以他有一段時間日日酗酒、暴躁易易怒,試圖逃避痛苦的記憶,妻子曾經一度受不了他不斷失控的怒氣,婚姻瀕臨破裂,但妻子經朋友引介參加了一場佈道會,讓她決定不離婚,轉而希望讚佩里尼能夠振作起來,與她一同參加佈道會。

連續去聽了兩場佈道會,他的內心終於得到了解脫,原本他覺得自己是被上天遺棄的人,過得渾渾噩噩,不想面對自己,結果在佈道會之後,他找到了人生的出口,找到了一個支持他活下去的方向,他重新振作,將家裡囤積的酒清空,開始願意與別人分享自己的這段傳奇,常常以「寬恕」的主題進行巡迴演講,教別人面對人生的瘡疤。

1950年,讚帕里尼存了足夠的錢後,他決定前往那個曾經帶給他傷痛的日本,探望那些曾經虐待他的守衛,如今的他們,已經成了東京的巢鴨監獄的囚犯,他與那些曾經憎恨過的人分享他在戰後所領悟的一切,因為上天的啟示,找到了新生命。

另外,作為二戰戰犯的渡邊,他隱姓埋名了數十年,最後他逃不過內心的譴責,公開向曾經被他虐待過的戰俘道歉。讚帕里尼曾捎信給他,內容寫道:「因為我的戰俘經歷,以及遭受了你無端的懲罰,我的戰後生活一度變成噩夢,但我現在用愛而不是恨來對待你,我已原諒你,希望你也能成為基督徒。」後來,讚帕里尼一度想登門拜訪渡邊睦裕,卻遭到渡邊的家人拒絕,然而,此時的讚帕里尼已經和自己和解,不再糾結於過去,因此對方的親自道歉已經不在重要。

1998年,80歲的路易·讚佩里尼受邀擔出任了日本冬季奧運會的火炬手,所跑的正是直江津戰俘營所在城市的那一段,完成了自己50多年前的奧運夢,2014年,他以97歲的高齡辭世。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