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暗含「基」情?漫威的下一步可能是一個LGBT超級英雄

2019-05-08 12:0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警告:本文包含《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的劇透內容,不喜慎入

你或許看過之後也沒發現,漫威其實在《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裡加入了他們的第一個LGBT角色。

不,他沒有參加最後的終極大戰,但是誰又能忘記那個在心理諮詢群組裡向「美國隊長」傾訴自己約會經歷的 「傷心人」

為了突出這個角色的重要性,導演喬·羅素(Joe Russo)還決定親自上陣飾演他。

在接受《截止日》(Deadline)雜誌訪問時 ,羅素表示:「這是個絶佳的時間,因為漫威宇宙(Marvel Universe)走下去其中一個吸引人的方面就是它對於多元性的關注。」

影院觀眾是通過一系列的電影來認識「復仇者聯盟」的——2008年的《鋼鐵人》(Iron Man)、2011年的《雷神索爾》(Thor)和《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就是三部非常成功的電影,講述的都是擁有超能力的白人。

直到2018年的《黑豹》(Black Panther)和2019年的《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另譯「漫威隊長」),漫威電影宇宙才出現了由有色人種或者女性擔綱主演的作品。

而11年的「復仇者聯盟」系列22部電影當中,沒有一部出現過「LGBTQ+(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及其他性少數人士)」的主角。

製造話題?

「我覺得羅素兄弟加入這個公開的同性戀角色從而製造話題,這很能說明問題,」伯明翰的流行文化記者菲利普·埃利斯(Philip Ellis)接受BBC第一電台節目《新聞節拍》(Newsbeat)訪問時表示。

「如果他們不對此說什麼,這一幕可能就會被看作是一個小驚喜,但是因為他們對此大加炒作,它就變得有點令人失望。」

The Russo Brothers
喬·羅素(右)在《終局之戰》中親自出演一個同性戀角色。

對於《每日快報》(The Daily Express)的影評人嘉碧莉埃拉·蓋辛格(Gabriella Geisinger)來說,那一幕「並不令人感覺很足夠」。

「它就是一段平常對話當中的一部分,我其實並沒有發現這就是一個那樣的時刻,」她向《新聞節拍》表示。

「它沒有亮出那種霓虹燈招牌,某種程度上這是好的。它將這件平常的事平常化,但是另一方面,電影通篇也沒有足夠的東西令人覺得這是他們真正在乎的事情。」

不過,其實或許在復仇者系列當中可能早就已經有LGBT的人了。泰莎·湯普森(Tessa Thompson)一直都堅持說,她是將女武神瓦爾基麗(Valkyrie) 演成一個雙性戀 的,不管劇本裡有沒有這個設定。

嘉碧莉埃拉說:「我想這某程度上是有意義的,作為表演技法的一部分,她在這個角色身上賦予了那樣的元素。」

「於是,即使劇本裡沒有寫,她與周遭世界互動的方式也是來自一個雙性戀女人的世界。」

Brie Larson and Tessa Thompson
布莉·拉爾森(Brie Larson)和泰莎·湯普森(Tessa Thompson)在推特(Twitter)上開玩笑說,她們在漫威系列裡的角色如果成為一對,將會非常帥。

嘉碧莉埃拉希望漫威能夠因為泰莎對角色的演繹而對他們的電影作一些改變,就像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在第一部《鋼鐵人》當中 即興發揮的那句經典台詞 那樣。

菲利普表示,需要有同志版本的貝克德爾測驗(The Bechdel Test,一個展示女性在電影作品中因性別歧視而存在感較低的著名測驗),供我們應用到電影和文學當中。

「你的同性戀人物需要有名字,並且有與同性成員親吻的畫面,」他說。

「一個意味深長的凝視或者一段對話中不經意間拋出的一句話,在這個年代算不上什麼。」

漫威新作《永恆神族》或將有同性戀角色

但是,在漫威電影宇宙裡,我們仍然是身處一個開創先河的時代——黑人和女性角色只是在過去18個月才有了成為電影主人公的機會。

《黑豹》和《驚奇隊長》兩部電影都在全球收得超過10億美元票房——遠比《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蜘蛛俠:英雄歸來》(Spider Man: Homecoming)或者《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都多。

而其中《驚奇隊長》更是在漫威系列鐵桿粉絲中間引發了強烈反響。


而漫威的下一個第一次,似乎注定會是 一個LGBT人物 。按計劃,這次將會由一個同性戀演員飾演電影《永恆神族》(The Eternals)的主角——故事是關於一個古老的超異能族群,通過一個叫天神族的異類群體所做的實驗而獲得了超級能力。

「如果他們走的路線是一個非常傳統的、雄性化的美國隊長式的人物,僅僅是名義上的同性戀,這將會挺令人失望,」菲利普說。

「不管是在流行文化或是通俗意義上,甚至在LGBT群體裡,白人男性都是一個原始設定。我會直接跳到用一個有色人種的酷兒女性做主角,或者是一個非二元性別的英雄。」

嘉碧莉埃拉說,要在《永恆神族》或者任何其他漫威電影中凖確塑造LGBT角色,關鍵在於寫作者、製片人和導演,以及他們對LGBT群體的理解。

「當你在創作一個LGBTQ+的人物時,要做做資料研究,找那些了解這種體驗的編劇來寫,」她說。


菲利普還補充說,他已經感到沮喪的是,計劃中的《永恆神族》電影將會在中國這樣的地方受到阻力,因為LGBT的電影內容在那裡會受到嚴厲審查。

「事情不應該這樣,但是要講這樣的故事,包含這樣的角色,確實需要某種創造的勇氣,」他說。

「當我們在一個這麼大的系列當中有了第一批這種酷兒角色出現的時候,它將會很有趣,甚至很可能有點瘋狂。」

「哪怕是被大刀闊斧地刪剪過的版本,俄羅斯和中國這樣的地方也會有酷兒和邊緣群體,他們值得在大銀幕上看到自己的同類。」

「我們總是預設片中角色是直的」

雖說「復仇者聯盟」系列講的是銀河系擴張和拯救世界的英雄,在很多角色的故事線當中,情愛關係仍然是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

緋紅女巫(Scarlet Witch)和幻視(Vision)之間的關係,就是《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Infinity War)當中的核心部分,也最終帶來了《終局之戰》當中動作場面最多的一幕。

美國隊長在戰爭年代所愛上的佩姬·卡特(Peggy Carter),最終也令他在最近一部復仇者系列電影中結束了自己的超級英雄生涯。


雖然嘉碧莉埃拉說,她希望看到一部超級英雄電影當中的主角,能夠在習慣自己的超能力的同時,也坦誠面對自己的性別屬性,也希望看到LGBT的戀愛關係能夠和異性戀關係一樣,受到同樣的重視——並且被平常視之。

「我們來看這些電影時,除非有人告訴我們不是,否則我們都預設所有角色都是直的,」她說。

「不幸的是,在我們形成一個不再有這種預設的社會之前,我覺得你都必須要對角色和他們的性向作一點說明。」

《黑豹》和《驚奇隊長》將黑人和女性為主角的電影帶到大銀幕上,而菲利普說,重要的下一步就是讓年輕的漫威粉絲在大銀幕上看到LGBT的英雄。

「看到一個公開同性戀身份的超級英雄拯救宇宙,將會對年輕一代帶來啟示,」他說。

「或者就是和他的男友一起拯救世界,又或者救他的同性愛人一命。就像我們多年來看到美國隊長和鋼鐵人做的事情一樣——就是做一個超級英雄。」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