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白菜所得、白粉風險,獨董成高風險行業

2019-05-08 06:20

? 人氣

獨董成高風險工作,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要獨董善用公司治理主管。(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獨董成高風險工作,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要獨董善用公司治理主管。(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曾有大陸銀行來台參訪,了解台灣銀行處境後稱奇的說:台灣銀行是賣白菜的獲利、賣白粉的風險;曾被一般民眾視為最肥、「錢多事少」代表的獨董,顯然已有「白菜所得、白粉風險」的味道了,而金管會正計劃「強化獨董職權」,這樣對嗎?

日前金管會到立法院財委會報告「如何強化公司治理、提升獨董職權」,立委詢問獨董是否變高危險行業,導致辭職率增加、公司越來越難找到獨董;金管會則以離任率都在2%左右,並未提高回應。

不過,如果以人數看,辭獨董人數確實是在上升中。根據金管會統計,從2014年到2018年,辭上市櫃獨董的人數「蒸蒸日上」:從55人、71人到93人,前年小降為90人,但2018年再增至132人,5年來已有441位獨董請辭。在金管會要繼續「推廣獨董制」─例如要所有掛牌公司用獨董組成審訊委員會來取代監察人,已經有上市公司發出獨董越來越難找到的警語。

對一般民眾而言,獨董難尋乃至出現辭職的「逃亡潮」,是不合常理又難以理解;因為印象中,獨董大概就是一年參加幾次董事會,就可以爽領數百甚至上千萬元的董事報酬。法令規定至少每季召開一次董事會,有些公司或許1-2個月開一次,但再怎麼樣就是一年幾次會,這是完美的「錢多事少」職位,怎麼會找不到人呢?

原因是獨董的風險越來越高,萬一公司出問題,獨董往往成為眾之的,外界時常指獨董領高薪、不作事、甚至認為與公司派勾結欺騙投資人;情況好的只是「名聲受挫」─如曾有台大管理學院著名學者擔任學生所成立公司獨董,結果還是「被賣了」,公司出事前趕快辭職,但名聲已挫。倒楣的就是被訴訟纏身、財產被扣,幾年前樂陞案爆發,擔任其獨董的前經濟部長尹啟銘等3位名人,全部被投保中心告上法院、列為求償對象,被懷疑有脫產之嫌者,還被投保中心向法院申請假扣押獲准。

獨董成為高危險工作,可由金管會今年新實施的一項務實又可笑的規定看出:為了緩解董監事壓力,今年起所有上市櫃公司都必須投保「董監責任險」。

而外界視為高薪酬的「錢多事少」,也並非全然如何;依照官方資料,2017年上市櫃公司有4,219位獨董,其中董事薪酬逾200萬元以上者,有300位,占率約7%,甚至有18位年薪千萬以上,其中包含破億元者,這些確實是可歸類為高薪酬的獨董。

但實際上,大部分的獨董領的都是車馬費,年收入50萬元以下,有2,352人,比率為55.75%,50萬到100萬元者則有1,054人占24.98%,因此有8成獨董的報酬在100萬元以下。如果考慮到擔任獨董者大多在原有領域已有相當資望、所得亦為較高所得族群,在其認知中,這個報酬與所承擔的風險,恐怕未必能匹配。

國內仿效國外引入獨董制,是為了以外部力量加強對公司監督;不過,與國外所有權與經營權分界更清楚,董事會也遠離日常營運而以監督與重大決策為主不同,台灣上市公司其實還是「董事長制」為主,董事會成員時常包括經營團隊,經營權變成在董事會手上。

在此結構下,獨董如果倒楣碰上一家不正派、舞弊的公司,從經營團隊給的財報、資訊、決策評估報告等全部都滲水作假,坦白說,獨董要能明察秋毫、窺破玄機、糾出不法,大概不是那麼容易;如果經營者不主動揭露,獨董豈會知道某不知名企業與公司間是否有「關係人交易」問題?一旦公司出問題,獨董又要背上責任,風險確實是高了一點。

其實,對獨董的問題,金管會現在最該作的倒不是強化獨董職權,而是先明確釐清獨董的職權、責任(法律上),不先釐清,以目前公司結構而言,強化獨董職權、賦予更大責任與權利,有可能只是讓獨更容易「死得很難看」。

能被上市櫃公司聘為獨董者,不論是專家學者、或是各行業領域已有成就與聲望者,甚至是退休高官,大體上應該算是學有專長的社會菁英,擁有一定的專業能力與社會地位,同時也有相當的政商人脈關係。

不過,近年社會對獨董的印象卻以負面居多,主要是看到退休高官─特別是財經官員特別搶手,紛紛出任數家企業的獨董或一般董事;民眾未必了解或確定這些退官獨董對監督公司是否有貢獻,但卻「聞到空氣中的錢味」,及感受到「門神」的威嚇力量。金管會其實已有最多兼任3家公司獨董的限制,但形象如何顧,就只能靠自律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