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真人版鷹眼?一箭射下指揮官、持劍闖敵營生擒數十士兵…揭秘二戰最狂軍官不拿槍傳說

2019-05-07 17:32

? 人氣

真人版鷹眼?「瘋子傑克」只有更狂沒有最狂......(圖/截自網路)

真人版鷹眼?「瘋子傑克」只有更狂沒有最狂......(圖/截自網路)

《復仇者聯盟系列》的神射手鷹眼,雖然沒有超能力,但是他冷靜且能夠綜觀全局的眼光,是在戰場上千錘百鍊才可以擁有的實力。二戰的戰場上,也有一位「神射手」,即使在槍林彈雨中,他仍然堅持使用冷兵器,因此被稱作「瘋子傑克」。

約翰.邱吉爾上戰場時,只帶長弓、蘇格蘭大劍和風笛,這樣找死的奇葩不但沒有戰死沙場,更是屢屢立下軍功,單靠大劍生擒42個敵人,甚至在被敵軍包圍時,吹起了蒼涼的風笛……

從小就很狂的「瘋子傑克」

約翰.邱吉爾是個道地的英國人,從英國皇家軍事學院畢業後就到緬甸服役,並且在緬甸學騎摩托車,幾乎繞了印度一圈。服役十年後,他退役回到英國,不但當報紙編輯,還兼職男模特,更靠著天才般的技巧在牛津舉辦的風笛比賽中獲得第二名。

這項榮譽為他帶來了一些麻煩,因為風笛是蘇格蘭的傳統樂器,蘇格蘭人認為一個英格蘭人的風笛贏過蘇格蘭人很丟臉,就攻擊他走後門等等。約翰想說,老子只要練好,管他英格蘭還蘇格蘭,都能做到最好!於是他就去練英國的特色項目──射箭,這一練果然又成功了,甚至代表英國參加世界射箭錦標賽。

如果沒有戰爭,約翰或許會成為風笛藝術家或是射箭選手,在生活中尋找瘋狂,只是1939年二戰爆發,約翰隨即加入了軍隊,還說:「看看我不在的時候,英國軍隊都變成什麼鬼樣子了!」

「用槍的都是娘砲,有志氣的人都該揮劍」

蘇格蘭大劍(圖/維基百科)
蘇格蘭大劍(圖/維基百科)

別人拿槍,約翰卻只帶著弓箭、蘇格蘭大劍和風笛踏上法國協防,長官問他為什麼要帶劍,他回答:「不帶劍上場的指揮官成何體統!」雖然說英國軍官要象徵性地帶著弓箭和劍,當作指揮儀仗(就像軍刀),但要殺敵的時候當然是用槍啊,只有約翰這種奇葩會把大劍帶上前線。

身為副連長的約翰,和戰友們一起執行伏擊行動時,傳說他在這場戰役以射箭作為開戰信號,沒想到卻一箭射死對方指揮官。不過這個「二戰冷兵器首殺」的故事其實是謠傳,丘吉爾後來坦誠,他確實曾打算這樣做,但他的弓箭在戰役前期就被一輛卡車輾暴了,無緣參與開戰訊號。

敦克爾克大撤退後,約翰自願加入了「突擊隊」,只因為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刺激,這位大哥經常在和戰友前往戰區的途中舉著大劍,嘴裡喊著「Commando(突擊隊)」,也因此贏得了「瘋子傑克」的名字。

不僅如此,他還帶著他的劍滲入德軍陣營,生擒了40多個士兵和一個迫擊砲小隊。當然不是一個個拿劍砍傷他們,而是先砍死兩人一組的德軍巡邏小隊,再用德文命令另一個投降,並讓這個俘虜走在前面、降低德軍戒心,逐個命令他們投降。當40多個士兵奏來命令迫擊砲小隊投降,他們也只能照做。約翰還說:「這要感謝德國人把他們的士兵都訓練成聽話的狗,大聲講德文命令,他們就會照做。」

上岸搶灘時,別人拿著槍或梯子,就約翰一個人拿著劍往前衝。(圖/維基百科)
上岸搶灘時,別人拿著槍或梯子,就約翰一個人拿著劍往前衝。(圖/維基百科)

戰場吹笛、二次逃獄......沒有什麼是沒做過的

「瘋子傑克」的三個象徵物中的風笛自然是不能拿來做武器,但是可以鼓舞士氣!對於英軍中的蘇格蘭部隊而言,好的風笛手和稱職的指揮官一樣重要。1941年他參加弓箭行動,要摧毀挪威地區的德軍軍營,他就頂著德軍的火力,站在船頭吹奏著風笛,鼓舞戰士們。

只是瘋子也有踢到鐵板的時候,在南斯拉夫的布拉奇島上,約翰帶著43名突擊隊員向德軍發起攻擊,德軍也不甘示弱地以砲彈掃射,身邊的隊員一個個倒下,行動即將失敗,而約翰卻放下手中的大劍,獨自站在戰場上吹奏起《Will Ye No Come Back Again》,笛聲瀟灑而悲戚,最後一顆手榴彈飛來,當場把他炸暈。

等約翰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德軍俘虜了。而因為他姓邱吉爾,軍銜又高,在集中營的生活比一般人好,當然這位瘋子不願意老實待著。1944年,他和一個獄友一起從下水道越獄,卻立刻被抓回去了,轉送到管制更嚴格的奧地利集中營。1945年,約翰趁著奧地利集中營的燈壞掉時,直接跑出集中營,走了整整8天、150英哩的路,才遇到了美軍,送返回英國

你以為瘋子的「事蹟」只到這裡嗎?不,回到故鄉後他不打算安度晚年,而是主動要求去緬甸打日本兵,結果等他好不容易從英國到緬甸的時候,美國就投下原子彈、日本已經投降了,他氣得大罵:「懦弱的美國佬!要不是他們,我還能再戰十年!」

二戰結束後,還沒打夠的瘋子參加了傘兵訓練,又跑去巴勒斯坦從軍,當到陸軍第一旅的副旅長,又跑去澳洲當高級作戰顧問、順便學了衝浪,1959年才退役。約翰退伍後仍保持著這般瀟灑的心態,據說他下班搭火車回家時,會把公文包從車窗丟出去、丟進他家的後花園,嚇壞了乘客和乘務員,只因為他不想拿著包回家!

他在1996年過世於英國,享年89歲,在家鄉結束了瘋狂的一生。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佳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