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畫讓我變得更帥了!」超夯德劇《巴比倫柏林》圖像小說作者首度來台 揭露德國漫畫界秘辛

2019-02-22 09:10

? 人氣

德國漫畫家意許受邀出席「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並接受《風傳媒》專訪。(蔡親傑攝)

德國漫畫家意許受邀出席「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並接受《風傳媒》專訪。(蔡親傑攝)

「在德國,全職漫畫家用5根手指頭就能數完。」德國圖像小說家阿諾・意許出席台北國際書展,15日接受《風傳媒》專訪時,感慨揭露德國漫畫界的辛酸,當地社會更注重電影、劇場等「認真的藝術」,而較為通俗的漫畫、圖像創作則被視為「娛樂的藝術」。

但熱愛繪畫的意許(Arne Jysch)認為必須堅持下去,才有機會打破外界刻板印象。近年來,意許終於憑藉圖像小說(Graphic Novel)代表作《巴比倫柏林:潮濕的魚》(暫譯,Babylon Berlin: Der nasse Fisch)熬出頭,躍升為德國暢銷漫畫家,他開玩笑稱:「畫畫多好啊,讓我變得更帥了!」

20190215-「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漫畫家意許專訪。(蔡親傑攝)
德國漫畫家意許受邀出席「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並接受《風傳媒》專訪。(蔡親傑攝)

希特勒掌權前的黃金年代,《巴比倫柏林》完美還原1929年

意許1973年出生於德國北部港口城市不來梅(Bremen),大學時期在漢堡(Hamburg)與波茨坦(Potsdam)攻讀圖像設計與電影動畫,後來卻捨棄專業,到柏林成為漫畫和影視分鏡繪製的自由工作者,並在巴柏斯堡影劇大學(Filmuniversität Babelsberg)擔任客座講師來維持收入。2017年,意許靠著代表作《巴比倫柏林:潮濕的魚》一炮而紅,終於初嘗成功滋味。

說到《巴比倫柏林》,人們第一時間或許會想到德國大導演湯姆提克威(Tom Tykwer)重金打造的同名高質感德劇,該劇重現了1929年的威瑪共和(Weimar Republic)時期,柏林夜夜笙歌、紙醉金迷的景象,以及暗藏在角落的危險色情犯罪。但這不是湯姆提克威一個人的壯舉,意許透過大量考據來重現遭二戰破壞的歷史原景,將500頁原著小說改編成200頁的圖像小說《巴比倫柏林:潮濕的魚》,而且幾乎是自己一個人完成。

原著小說的作者是德國知名作家庫徹爾(Volker Kutscher),2008年出版後吸引意許和電視劇製作方的興趣。談到自己是如何說服庫徹爾給予版權,意許笑道:「他那時還沒那麼紅,我透過出版社打了一通電話給他,他立刻爽快答應。」意許指出,小說的主角是一名警探,但他並非「好人」,一直在權威與道德良知間掙扎,故事也描繪出1929年民主體制崩壞、共產主義及納粹主義興起的氛圍,有藉古喻今的用意。

意許解釋《巴比倫柏林》爆紅的原因:「很多德國人都對1920年代有興趣,那是黃金年代,也是導致納粹掌權的源頭,令我們匪夷所思,也難以釋懷。政治上,國家第一次嘗試民主體制;文化上,一切都如此蓬勃、解放,但是後來希特勒(Adolf Hitler)掌權並衍伸出大災難…」

意許的圖像創作過程展現了德國人注重細節、要求完美的工作態度。他為了將文字改編為視覺創作,花費很大的工夫去研究當時的室內設計、時尚風格、都市場景等。意許說;「我還鑽研歷史照片裡衣服的摺痕,來了解當時衣服的材質,也觀察當時人們習慣做什麼肢體動作,之後再做大量的速寫練習並轉化為畫面。」

20190215-「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漫畫家意許專訪,圖為意許手稿。(蔡親傑攝)
「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邀請漫畫家意許來台分享創作歷程,圖為意許手稿。(蔡親傑攝)

德國藝術界打拼不易,漫畫背負「通俗」刻板印象

在藝術界打拼相當不容易,任何國家都是一樣的。意許捨棄電影動畫專長,轉行去畫漫畫,是因為「2010年準備一部長片時籌不到錢」,後來他索性將手頭製作的漫畫寄給出版社,並2012年出版了第一部原創漫畫《揮手與微笑》(Wave and Smile),講述阿富汗戰爭期間,聯軍德國士兵在當地的所見所聞。

回憶當時面臨的人生轉折,意許表示:「我總覺得自己不只有一條路可走,電影、漫畫,總有一條會是康莊大道」。但目前意許也並非全職漫畫家,他在創作之餘,還是必須接洽電影分鏡、廣告等外務來做,他坦言:「只靠畫漫畫是很難維生的,德國全職漫畫家大概只用5根手指頭就能數出來,因為這市場太小了。

20190215-「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漫畫家意許專訪,圖為意許手稿。(蔡親傑攝)
「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邀請漫畫家意許來台分享創作歷程,圖為意許手稿。(蔡親傑攝)

今年45歲的意許是第一次來台灣,他表示:「台灣帶給我許多驚喜,台北一切都非常進步、實際而有效率,比如說台灣人會排隊搭捷運,悠遊卡也讓我覺得很棒,並反思柏林為什麼沒有這種設計,還要民眾買票?」台灣漫畫家在創作歷史題材時常有官方協助史料搜集,文化部去年也設立「漫畫輔導金」協助拓展漫畫內容多元性。對此意許說:「德國政府也會給予漫畫家協助,但也是去年才第一次有漫畫補助這回事,而且名額很少。」

意許感慨表示,德國藝術文化確實非常發達,電影、劇場、攝影、畫作等類別的藝術往往被視為「認真」、「高端」的藝術,而漫畫則被視為「娛樂」的藝術,地位完全不同。他說:「社會把藝術類別分了高下,我很討厭這種刻板印象。但這也是為什麼『把作品稱為圖像小說、以精裝本來包裝』非常重要。」

20190215-「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漫畫家意許專訪。(蔡親傑攝)
「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邀請漫畫家意許來台分享創作歷程。(蔡親傑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