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趙春山觀點:先談和平再論協議

2019-02-22 06:5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拋出和平協議的議題,頗讓人錯愕。(甘岱民攝)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拋出和平協議的議題,頗讓人錯愕。(甘岱民攝)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於2月14日提出有關兩岸簽署和平協議的一席話,引來朝野雙方的爭議。吳敦義說,國民黨若重返執政,將在確保中華民國尊嚴、獨立自主主權,以及維護中華民國權利的前提下,與中國大陸洽簽和平協議。陸委會立刻見縫插針,擬提出各種因應對策,包括以公投來徵詢民意,顯然把這場兩黨的政治角力擴大到國家的大政方針問題。 

蔡總統則在20日發表迴廊談話,指出在中國不放棄武力犯臺,強推「一國兩制」框架的情況下,沒有所謂對等的談判,也不會有真正的和平。臺灣社會不會接受任何會消滅或傷害國家主權,或是消滅臺灣民主的任何政治協議。其實,吳敦義和蔡英文的說法並沒有矛盾之處,都是站在臺灣的主體利益上來思考問題。 


我們不了解吳主席此時談和平協議的目的何在?是為他爭取代表國民黨參與總統大選的入場券?或是代表國民黨挑戰民進黨的競選政見?九合一選舉結果已明白顯示,臺灣民眾的主要需求就是「人進來、貨出去,大家發財」。民進黨執政沒有滿足人民的需求,所以才會嚐到失敗的苦果;國民黨能否持續勝選的光芒,還要看能否把選戰中給與支持者的承諾,落實為具體的政策。或許民眾潛意識理解,兩岸關係不好,不可能達到拚經濟的目標;但檯面上,他們不願見到兩岸議題在無限上綱的操作下,造成捨本逐未的結果,使「拚經濟」變成「講政治」的祭品。 

所以,在代表國民黨角逐大位的人選尚未出爐,以及總統選戰還沒有開打的情況下,抛出和平協議這類具高度敏感性的議題,絕非明智之舉。和平協議不是不可以談,但問題是和誰談?什麼時機談?要談些什麼?這些問題都必須經過詳細規劃,才能獲致具體成果。就國民黨而言,和平協議當初就是馬英九競選時的重大政見,但他執政八年,並未與對岸簽署形式上的和平協議。馬把他任內和對岸簽的任何協議,都視為和平協議的一部份,認為沒有和平,不可能產生這些協議;而協議的談判過程,因有政府公權力介入,故也可以視為政治談判,不能簡單地說成「只經不政」。 

然而,除非民共對九二共識建立共識,否則在民進黨執政下,雙方的接觸只停留在「已讀不回」,甚至「不讀不回」,怎麼有可能簽署和平協議?我們當然同意蔡總統所說,只有具公權力的政府,才能簽和平協議;否則,大家「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豈不是天下大亂了!但政黨有權提出它的政策主張,和平協議在2016年就已寫入國民黨的黨綱;民進黨也有它的「臺獨黨綱」,然而取得執政地位後,就像阿扁所說,要改國號,連李登輝執政十二年都做不到的事,他也做不到。同樣道理,將來如果國民黨再度執政,連馬英九執政八年都做不到的事,吳敦義或是其他人,能做到嗎?那就要看他的本事,最重要的是,看那時民意的趨向了! 

公投是展現民意的一種形式,對政府的施政不應構成制約,否則,看報辦事或依民調辦事就好了。在臺灣,搞政治性公投,特別是涉及兩岸的統獨公投是非常危險的,容易被外界誤判。美國知名兩岸關係研究學者卜睿哲最近就已提出警告,利弊得失需要政治人物審慎考量。蔡英文說,臺灣社會不會接受傷害主權或是消滅民主的政治協議,這是理所當然。 

龍應台主持 台灣未來 老卜怎麼看  卜睿哲演講。(王德為攝)
卜睿哲對統獨(制憲正名)公投提出警告。(王德為攝)

我也深信,臺灣民智已開,又有現行立法監督機制,沒有人敢大膽簽署任何喪權辱國的條約。馬政府任內與對岸簽的協議,包括ECFA在內,都是為了臺灣的利益出發。然而服貿及貨貿因受政治因素影響,最後胎死腹中,臺灣喪失了經濟發展的有利契機。對於這樣的結果,馬英九深感不以為然;他多次反問那些指控他「親中賣臺」的人說「拿出證據來!」 

兩岸目前的問題是和平,而不是協議;沒有和平的環境,不可能簽署任何性質的協議。更重要的是,雙方沒有互信,簽了協議也僅是一張白紙而已。在現代國際關係史上,毀約看來比簽約簡單的多,例如1939年8月,德蘇簽署《互不侵犯條約》,但納粹在簽約後一個月即入侵波蘭,蘇聯也在同年11月入侵芬蘭。雙方都把簽約之舉當成是一場爾虞我詐的政治遊戲。川普日前退出《中程飛彈條約》(INF),理由是俄羅斯不守協議,加強飛彈實力;條約也對非簽約國沒有拘束力,讓這些國家有發展軍力的空間。經濟方面,川普也在「美國優先」的考慮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 

坦白說,目前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已經錯過了最好的黃金時機;對中共而言,和平協議的邊際效用已大不如前。從習近平在中共發表《告臺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我們了解中共的對臺政策,已經朝和平統一的道路逐步前進。中共目前感興趣的是,臺灣對於「一國兩制」會提出什麼方案,以及對於「民主協商」採取的態度是什麼。對中共而言,和平協議必須為統一的目標服務,它的功能不是止於和平而已;換言之,兩岸必須朝統一的目標相向而行,這樣才會有和平。至於有無協議,已是無關宏旨的問題。 

對民進黨而言,最主要的工作是如何排除「臺獨」的選項,接受九二共識,或根據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建立與對岸的新共識。對國民黨而言,當務之急是儘快提出參與總統選舉的人選,然後提出符合民意的兩岸政策主張。如果未能掌握權力,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都只落得空談而已。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