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擺在柯文哲前解套大巨蛋的幾道難題

2019-02-22 07:30

? 人氣

大巨蛋是柯文哲執政以來最大的麻煩事,要找企業接手必須克服多道難題。(資料照片,郭晉瑋攝)

大巨蛋是柯文哲執政以來最大的麻煩事,要找企業接手必須克服多道難題。(資料照片,郭晉瑋攝)

在虛虛實實的明年總統大選話題中,傳出台北市長柯文哲找日本企業接手,想為大巨蛋解套以進軍總統,因為去年的民調顯示有6成民眾不滿意大巨蛋的處理。不過,找企業接手解套的想法3年多前就已有,但一直無法成功,這次再傳出找企業接手解套,同樣要面對與克服多道難題。

去年10月就曾有傳聞指有知名的日商與台灣壽險業者,有意接手大巨蛋經營權;本周則傳出農曆年前柯文哲為大巨蛋解套私下拜訪企業主,找來日商軟銀等大企業,同時表態6月會解決大巨蛋續建問題。被指陪同柯文哲拜訪企業的捷運公司董事長李文宗則僅承認有拜訪企業,但未談到買賣大巨蛋。

要找企業接手大巨蛋以解套的方式,面臨的第一個難題是:法令適法性,或直白的說是:財政部的態度。3年多前,就已傳出市府找幾家本土金控,詢問其接手大巨蛋的意願與可能。不過,當時《促參法》的主管單位財政部就直接表示:違法、不行;理由是依據BOT的法令與精神,BOT合約不能「私相授受」。同一時間另外一個柯P力打的松菸BOT案,誠品一度有意買下松菸文創的百貨和旅館,財政部與北市財政局也都表示,依照《促參法》,BOT產權不能任意移轉買賣而打了回票。

因此,要找企業接手大巨蛋,要先過財政部對適法性看法這道關卡;3年多前持反對法令見解的是馬政府時代的財政部,蔡政府時代的財政部是否有不同看法、見解?甚至以政治解讀來看,蔡政府有「協助還是卡死」柯文哲解套、解決大巨蛋問題的誘因與動機?以政治面看,財政部協助柯P解套的可能應該不高吧?

但實際上法令這關不是不能過,可以引用促參法第52、53條的除外規定,「經主辦機關同意」而轉讓,因此是有轉手由其它企業接手的可行性。此外,以公司法人觀點看,與市府簽約的是遠雄巨蛋事業公司,這家公司股權即使轉讓,但市府大巨蛋BOT權利並未轉手,仍在遠雄巨蛋這家公司手上。

而依照當初的合約,即使大巨蛋尚未完成拿到使用執照,股權還是可出售50%,唯一的限制是:增資後原始投資人(指遠雄)持股不能低於40%,但完工拿到使用執照後則持股轉售不再受限。因此用釋出股權、及買賣雙方對完工後出售股權先訂下合約,都能達成實質換手又不違反促參法的目的。

不過,即使打通法令這個關卡,接下來的難題是:市府缺乏施力點。股權買賣是純粹商業行為,價格高低由雙方議價談定;對遠雄而言,至少希望最後能拿回所有投資花下去的錢;但對買方而言,這筆交易的成本除了買股的花費外,還要加上預估未來後續需要的投資,如果超過預期收益─這是幾乎可肯定的結果,除非遠雄認賠降價,或市府私下承諾給予「暗盤」,否則很難成交─但市府顯然不能也不敢私下給買家暗盤承諾。

如果一切順利、交易完成,遠雄巨蛋公司引進新的企業、淡化遠雄色彩,市府還是要面對兩個問題:一個是當初調子拉很高的「公安」問題如何解套,這點只能預期與期待新接手者,因為對公安問題已有了解而能接受市府標準;或是因淡化遠雄色彩,市府即使在公安上「放點水」,也能被接受,不會被罵是「趙友友們搞鬼」。

第二個問題則是求償問題;如果市府要大巨蛋停工造成遠雄巨蛋公司的鉅額損失,即使公司股權變化,公司還是承受損失;新的經營者是否願意吞下停工損失不求償,還是在股權買賣中,這筆損失已有所反映,都是未知數,因此即使引進新團隊,市府仍要面對求償風險。

而對柯文哲而言,不論是真有意進軍總統大選,或只是單純的要解決大巨蛋、別留一個爛攤子給後任,都必須早早處理、解決大巨蛋問題,因為越拖代價越高、也越難解決。柯文哲說,「大巨蛋是歷史共業,罵也沒有用,做醫生的角度就是善後」,這句話並不真確,大巨蛋會成為問題,不是歷史共業,頂多只能算是「柯市府的共業」,因為是柯市府新接手時缺乏專業、所用非人、處理不當造成的問題。

無論如何,大巨蛋問題終究要解決;在台北市菁華區放任一個超大爛尾樓存在,是要凸顯政府的無能、還是顯示社會的「寬容」?不論採什麼方式─全部拆除、依原計劃續建、變更設計後續建等,都有不同的利弊見解,社會會承受不同的成本與效益,市府也未必能逃掉需承擔的代價;但不論那個方案,都好過不作決策在那「擺爛」好。這次傳出的找日本企業接手計劃,是否能「關關難過關關過」讓大巨蛋案落幕,且拭目以待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