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人民褓姆延退,五千菜鳥警察沒處去

2019-02-21 19:00

? 人氣

警察長時間執勤,累積下來對身體造成不小傷害。(柯承惠攝)

警察長時間執勤,累積下來對身體造成不小傷害。(柯承惠攝)

年金改革後,年紀大的警察不退休、年紀輕的警察無法遞補,出現了「老警察」現象。過去因警力不足培訓的近六千名警力,因年改後基層員警無人自願離退,致警力水位瞬間「滿潮」,培訓警力無處去,地方視中央撥補警力如畏途,六都市長都擺明不想要,菜鳥警察已「人在冏途」。

寧可拖著病體也要熬到屆退

二月十四日的行政院會上,六都有五都市長罕見地集體發聲,反映警力難消化問題,台北市長未發聲是因「台北市已拒絕接收了。」台南市長黃偉哲說。綠營陣線的黃偉哲與桃園市長鄭文燦,對警力撥補也大膽向中央say no,要求行政院出面解決超額危機,否則未來台灣將出現「五千多位流浪警察。」

突如其來的燙手山芋,讓行政院長蘇貞昌著實嚇了一跳,當場要求內政部會同主計處等,就經費與未來警力需求模式,深入探討尋求解決。十七日行政院並發出新聞稿指出,內政部長徐國勇強調沒有「流浪警察」的問題,「每一位訓練合格員警,一定會依法任用,一切待遇及福利,不受任何影響。」

五位發聲的直轄市長中,出身警界的新北市長侯友宜認為是粗糙的年改所造成,致培訓的警力難以消化。未來的問題將慢慢出現,很麻煩。

前警大教授葉毓蘭也呼應侯友宜的說法。她說,年改破壞了警力的新陳代謝,老警察不敢退,才會產生超額危機。黃偉哲所提「流浪警察」問題,早在推動年改時就已說破嘴,但總統蔡英文仍一意孤行,「今日之果已是昨日之因」。

警消人員月入約六萬元,但其實本俸很低,是靠各種加給(如首都加給、警勤加給、危險加給等)墊高,年改以本俸為改革標準,現職與月退金差距約二、三萬元。為維持一定生活,年改後警員都不輕言申退。二○一七年申請自願退休員警甚至「掛零」,寧可「拖著病體」也要「熬」到屆退。

「三寶」身體怎麼抓賊

年改前,警察退休年齡為五十歲,年改後退休改為五十五歲 (均為月退起支年齡),屆齡退休的外勤警察為五十九歲、內勤警察為六十五歲。

年改將退休年齡延後,對基層員警有不可承受之重。保六總隊葉姓警員受訪表示,警察執勤常日夜顛倒,健康情況普遍拉警報,加上陳抗事件、學運發生時,執勤時間一再加長,頻頻傳出有員警爆肝或猝死情形,令他們心有疑懼。

葉姓警員也說,很多員警才邁入五十歲,就已感到力不從心,傳統所謂的「警察抓小偷」,以這種「三寶」身體怎麼抓?儘管年改後超勤負擔仍難改善,但退休收入驟減,只好續留原職「能混就混」。

一位黃姓員警表示,學運陳抗期間曾一天值勤十二小時以上,下午四時至凌晨四時,隔天清晨八時又得值勤,「睡眠時間真的很少。」這種缺睡眠、日復一日的工作,鐵打的身體也撐不住,警消已是個高風險行業。

年改問題其實在國民黨主政時即已浮現。前總統馬英九開始研議並曾提出年改方案(未實施)。依年改研訂的退休法,一五年是滿五十歲可申退的最後一年,當年申退三二三八人,達到高峰;一六年雖降至二○一二人,但無人「自願退休」,多為屆齡退休。

「原警力不足現象,年改後反而呈現警力過剩。」行政院資深官員說。回顧四、五年前,因陳抗事件頻繁、警察過勞申退者眾,造成警力不足,一五年約不足警力六、七千人,行政院為此研議「快速補足警力方案」,由警專等單位快速培訓警力(採內外軌制),每年培訓約二、三千人。

警政署說,中央與地方警察預算員額共八萬六千人,均已於今年一月補滿缺額。但今、明兩年已培訓警力五八一一人,分發開始出現難題,撥補給六都遭拒主要涉及地方人事費負擔,增加一名警力所需經費一年至少需一百萬元,總經費至少五十億元,六都市長都要求中央埋單。

還有老公務員、老老師可能出現

台中市長盧秀燕在院會上說得最直接。她說,中央可派駐警察到台中市,並附上人事經費當「嫁妝」,或新進警察先歸屬中央保警,再以借調方式到六都工作,新進警力配置即可解決,也不致出現流浪警察的尷尬問題。

年改帶來的「老警察」現象,不僅年紀與效率成反比,警察抓不到小偷或強盜,全國公務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也說,年改為了改善財政的本意恐怕會落空,因警察愈資深薪水就愈高,大家都不走,年金破產就愈可能。且不僅老警察,接踵而至的還可能出現老公務員、老老師的現象。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順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